蘋中信:獨裁者的誤判(苗博雅)

更新時間: 2021/03/18 03:00
■布林肯行前投書媒體的聲明,在在顯示「防中、制中」不只是美國的基本國策,更是美國意圖拉攏盟邦共同參與的戰略。圖為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拜會日本首相菅義偉。資料照片

苗博雅/台北市議員

歷史的前進方向並非僅由客觀物質條件決定。關鍵的判斷常由行動者的主觀認知與意志決定。在開放、自由、民主的體制裡,決策權分散在政府不同部門(公民社會也扮演一定角色),雖然決策過程較冗長,但由於資訊相對充分,觀點相對多元,不易對客觀事實有離譜的誤認,最終決策較少走向極端。在極權獨裁的體制內,個別決策者的權限太大,當少數獨裁者的認知出現偏誤,系統無法矯正,往往會做出關鍵的錯誤判斷,導致賽局逆轉。

獨裁者雖然權傾一時,但終究並非萬能,總是有認知錯誤的時候。二次世界大戰日軍攻擊珍珠港,導致美國民意逆轉,支持美軍全力參戰,注定日本戰敗的結局,就是當時日軍對美國的重大誤判。1980年代的蘇聯未能正確判斷美國的行動和意向,因而在軍備競賽中把自己拖垮。北宋帝國的徽宗因一心想要聯金滅遼,刻意壓制朝臣言論,忽視金國威脅,導致未能準確接收關於金人軍備動向的情報,對金國做出誤判,使徽欽二帝被俘,北宋帝國終結。決策者主觀錯誤判斷導致國家覆滅的案例,所在多有。而共同的特徵在於:都是極權獨裁政治體制之下封閉的決策體系。

歷史殷鑑不遠,而蠢蠢欲動的中國,很有可能就是下一個因獨裁者誤判走進覆滅陷阱的案例。

目前世界的客觀形勢,民主自由國家對中國提高警覺已是共識方向。美國走出總統大選政權交接爭議,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逐漸明朗。國務卿布林肯與國防部長奧斯汀出訪印太盟邦,行前投書媒體定調:「此次出訪是為了重振夥伴關係,維繫印太的自由民主與和平,反制中國的侵略與威脅。」內容直接點名中國「在新疆和西藏侵犯人權,系統性蠶食香港自治,破壞台灣民主,在南海違反國際法」強調美國要果斷行動,領導團結盟邦向中國咎責。美日2+2會談後所發布的聯合聲明強調,必將反制中國危及區域穩定的行為。布林肯行前定調和行程中的聲明,在在顯示「防中、制中」不只是美國的基本國策,更是美國意圖拉攏盟邦共同參與的戰略。而英國首相強森預定於下個月訪問印度,是英國脫歐後首次重大外交出訪行程,也彰顯英國重視印太的戰略方向。

而中國的反應呢?布林肯宣布出訪日韓行程的同時,也宣布回程將在美國阿拉斯加會晤中國代表王毅與楊潔篪。消息一出,中媒立刻宣稱這是「中美高階戰略對話」,然而美國國務院隨即回應「只是一次性的會談」。事實上,國務卿出訪亞洲不造訪中國,也不在華府會面,只選擇阿拉斯加作為與中國會晤的地點,在外交上已然別有意味。但中媒仍然超譯美國的意向,也難怪國務院會立刻出手打臉。而中國對美日2+2會談聲明回應「雙方會談不應損及第三方利益」維持一貫強勢,顯然也沒有要緩和對立的意思。

習是中共最大不穩因子

盱衡世界局勢,當下的美國和盟邦,已承受不起放棄台灣的代價。棄台論或許在十幾年前仍可討論,但現今一旦台灣所掌握的科技製造業關鍵技術落入中國之手,習近平所言「科技第一強國」不再是夢想。至少在美國確信可完全掌控先進科技產業必要資源之前,放棄台灣將直接重傷美國和盟邦的國家利益。因而當中國對台灣越強硬,等同逼迫美國和盟邦採取進一步對抗策略。

簡言之,美國和盟邦本無意和中國對抗,但當中國以包括侵略台灣在內的諸般舉動,觸及美國核心利益,美國就沒有退讓的餘地。但習近平為絕對核心的中共決策小圈圈,有這樣的認知嗎?

民族主義的神話講久了,恐怕獨裁者自己也會深信。習近平從少年時期就浸淫於毛主義所建構的「中國人要站起來」世界觀。習近平恐怕不只想成為毛的傳人,或許更是真心狂熱擁戴「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一切都是美帝的陰謀」或許不只是中共的政治宣傳,更可能是習近平確信的「真實」。而在習近平一人極權的「組織改造」之下,過往共軍蒐集外事情報並做出判斷的流程被改變(例如原屬總參謀部的解放軍外事辦公室改隸中央軍委,因而缺少總參謀部協調訊息的過程)也會降低獨裁者接收正確資訊的能力。許多國家看不懂的中國外交官、解放軍各種奇怪舉動言行,對印度、南海、日本的挑釁,以及對香港、新疆、西藏的鎮壓,很有可能是根植於「美國要顛覆中國,中國必須抵抗」的誤認。

獨裁者的誤認,恰好越加速中國成為世界民主自由同盟的敵人。習近平的民族主義幻想,正是印太地區和平繁榮的最大威脅,也是中國共產黨生存的最大不穩定因子。如何克服「獨裁者的誤判」,將是中共最大的課題。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