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少康傳真:催生「能源高速公路」

出版時間 2021/03/19
■在台灣從南到北建一條「能源高速公路」,不論南氣北送、北水南運、中電北送等都可以畢其功於一役。示意圖。資料照片
■在台灣從南到北建一條「能源高速公路」,不論南氣北送、北水南運、中電北送等都可以畢其功於一役。示意圖。資料照片

趙少康/電視廣播主持人

從藻礁吵到能源配比,從大潭吵到台北港、麥寮,從天然氣的輸送吵到北水南運,台灣這麼小的地方,一條「能源高速公路」可以解決大半問題。

中國大陸那麼大、歐洲那麼大、美國那麼大,都用管線運送天然氣,中國大陸西氣東輸兩條管線分別長4000及8000多公里,管線直徑約100到120公分,設計壓力10MPa,輸氣量各為每年120億及300億立方公尺,「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輸到中國大陸長8000公里,直徑約140公分,年輸氣量380億立方公尺;西伯利亞到歐洲的管線「北溪2號」也有約1222公里長,年出口管線天然氣2800億立方公尺,液化天然氣1110億立方公尺,運送量都十分龐大,距離都非常遙遠,台灣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

中油現在全部加起來大約有2000公里管線(山線)和3條海底直通管(海線)供應全台電廠、工業及民生所需,天然氣主要接收站在台中和永安。

台灣目前進口天然氣1800萬噸,估計2025年會到2500萬噸,80%供應各公私營大小電廠,以管線輸送每立方米重35公斤,每年共運送7億立方公尺,南北各半分別為3.5億方公尺,就算我們所有的天然氣都從台中、永安下船氣化再分往南北方運送,1年3.5億立方公尺,管徑也不必太大,多數地方可以吊在西濱高架橋,露空最安全,也最省錢。有人說中共會炸管線,炸管線不如直接炸工廠省事的多。

中油現在採8字型的山線加海線管線配置運送,雖能滿足一般供氣,但無法南氣北送,就像當年不少縣市自己蓋機場來對外運輸,等有了高速公路和高鐵,對外主要機場就只剩桃園加小港一座半了,有了能源高速公路,三接、四接、五接就不必接了。

有限資源南北靈活調度

台灣從南到北不過短短400公里,如果能有一條幹管,集天然氣、水、電纜、通訊纜共構於一身,不論南氣北送、北水南運、中電北送等都可以畢其功於一役,最近鬧水荒,翡翠水庫水量充沛,如能運用此一共構中的運水幹線,則可解決中南部缺水問題。

從西伯利亞拉1條8000公里的天然氣管線、穿山涉水會是多麼艱辛的工程?在台灣拉一條400公里的幹管把水、電、氣、通訊共構在一起,相對又是多麼容易?「西濱公路」北起新北市八里,南到台南市七股,現成的道路,產權沒問題不需要徵收土地,又靠近海邊,離海港近,可以拉長到高雄港,貫穿南北,沿台61線連結西部沿海主要城市及電廠、只要在台北、台中、高雄等主要港口設天然氣碼頭,不必設置太大貯存空間,即可直接外送到需要的電廠、工廠。

「能源高速公路」其實就是「資源共構幹管」,可以讓有限的寶貴資源南北靈活調整調度,因是沿海邊及西濱公路建設,費用應該最為節省。「能」暢其流,一次解決。不必像現在這樣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打的都是短線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