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同鮭魚盡」的審判(林臻嫺)

出版時間 2021/03/22
■為了吃免費壽司,全台年輕族群掀起改名為「鮭魚」風,值得省思。資料合成照片(翻攝臉書、民眾提供)
■為了吃免費壽司,全台年輕族群掀起改名為「鮭魚」風,值得省思。資料合成照片(翻攝臉書、民眾提供)

林臻嫺/台南地方法院庭長

這幾天的鮭魚之亂引發熱議,甚至登上國際新聞,展現我國在手機與網路社群媒體發達的年代,充分展現自我的特殊民情,但如果即將上路的國民法官,是由這些無法擺脫手機與社群媒體影響的年輕人來擔任,不曉得會是如何風景。

2010年,路透在11至12月持續監視推特3周後,驚訝地發現,約每3分鐘就有一則推文提到「陪審義務」(jury duty),大部分是抱怨自己被召去陪審,但也有不少具體提到審理中案件的評論。一位專門研究陪審的法學院教授Thaddeus Hoffmeister表示,法院必須承認,有些人就是無法在審判中戒除使用社群媒體。

2012年美國醫師Robert Neulander謀殺案中,儘管法官已指示陪審員不得與任何人討論此案,但其中一名陪審員卻在審判期間發送和接收了7000多個訊息,包括她父親敦促她「要確保判被告有罪」,2015年上訴法院撤銷發回重審該案被告獲釋。而最著名的是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的被告Dzhokhar Tsarnaev經陪審團審判後被判處死刑,但辯方上訴,指出有一名陪審員在審理期間,曾在推特發布22條推文,包括哀悼受難者,稱讚即將作證的警官,還將被告形容為垃圾,2020年聯邦上訴法院因此撤銷原判決。

英國也不遑多讓,2011年一名陪審員Fraill透過臉書,以假名和她正審理中的毒品案件其中一名被告聊天,還提到評議室內的議論和陪審員的構成等,隔天被告告知律師,律師再報告法官,法院隨即終止審判,解散陪審團,重新審理,並將Fraill以藐視法庭罪判處有期徒刑8月。陪審員在審判中,不當使用手機或網路社群軟體的行為,導致被告公平審判權利受損,最後導致案件無效、重審的比例越來越高,陪審審判越來越曠日廢時,卻越來越難被認為是公正。

2014年夏天,美、英、加、澳、紐等採陪審制國家的檢察總長,在倫敦召開會議,議題是「如何使陪審制在網路時代繼續保存下來(how to preserve the jury system in the internet age)」,會議結論提到,若陪審員不遵從法官禁止使用手機等電子設備的指示,應加以刑罰,並應給法官更大的權力,在審判期間可搜索、扣押陪審員的手機等電子設備。之後美國聯邦和大多數州也紛紛修改法官對陪審團的具體指示,如馬里蘭州要求法官必須明確指示禁止陪審團在審理案件期間,使用網路搜索案情,貼文或其他社交行為,法官也可以沒收陪審員的手機或電子設備。

慎防國民法官手機之亂

而英國則採取更激進的手段,在2015年制訂《刑事司法和法院法案》(Criminal Justice and Courts Act 2015),新增4項與陪審員不當行為的刑事處罰,最高可判處2年徒刑,該法也允許法官要求陪審員在審判期間交出手機或電子設備,必要時亦可沒收。司法部長Chris Grayling表示這項改革,是因人們利用現代技術,對審判的公正性已造成巨大威脅所引發。但即便如此,此類案例卻仍層出不窮,2018年,英國卡萊爾皇家法院法官發現有陪審員在評議過程中偷玩手機遊戲,即以藐視法庭罪判處罰金1000英鎊。

而我國現行《國民法官法》,除第97條有對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的洩密行為有刑事處罰外,第102條在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違反審判長所發維持秩序之命令,致妨害審判期日訴訟程序之進行,經制止不聽者,得處3萬元以下罰鍰外,並無其他針對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使用手機或網路社群軟體之特殊規範或指示,將來如何操作,才不會引發法庭上的「手機之亂」導致案件審理「同鮭魚盡」,或許值得未雨綢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