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維族比黑奴 中國自取其辱(王宏恩)

更新時間: 2021/03/28 17:10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日前欲反擊美國曾壓迫黑奴,不但錯誤引用囚犯照片,美國人也多不了解她想要表達什麼。翻攝央視微博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王宏恩/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學助理教授

在中美持續對抗的狀況下,在美國大學教授亞洲政治的筆者,常常就必須肩負起責任,向老美同事、學生、智庫與記者們解釋中國的外交舉措。但上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面對安排好的記者詢問壓迫維吾爾族人的議題時,拿出準備好的美國黑奴歷史照片反過頭來質疑美國。這個舉動居然還獲得台灣深藍及韓粉群組的大力轉載,說中國終於出一口氣。但很抱歉,美國人面對華春瑩的這個舉動,根本不了解中國想要表達什麼。

錯誤類比美國人看不懂

美國過去有沒有壓迫黑奴?當然有,但美國人知道這件事是錯的,所以在150年前,就打了一場內戰作為反省。接著,美國人努力讓非裔取得投票權。我的兒子在美國公立小學一年級的社會課本裡,就用了3周的時間在探討非裔過去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每年2月是非裔平權月,全美都會辦各種活動支持平權。最後,美國人也在2008年選了非裔當選總統。平權這條路走得很慢,各項指標仍透露出族群間的不平等,警察對非裔的暴力仍然存在,非裔入監比例仍然較高。當去年警察不公平對待非裔致死後,造成全美大規模抗議;而目前其家屬已獲得上百萬美元的政府補償以及平反。這就是美國人持續反省的良心。

所以,我的同事就很困惑地問我,當今天中國拿出150年前黑奴的照片(先別提這張相片還是錯的),是想要表達什麼呢?有良心的中國人也要打仗來解放維奴嗎?中國也打算給維吾爾人投票權嗎?當維吾爾人受到監禁、暴力、強迫勞動,也要開放全中國漢人上街聲援嗎?假如有任何維吾爾族人冤死,中國政府也會平反給予上百萬美元的補償金嗎?中國打算選一位維吾爾族人當選國家主席嗎?

「一件都不會!」我如此回答我美國的同事。中國想要表達的是,過去西方也做過這些事,所以沒有道理指責中國。「等等,美國是在指責中國什麼事情?」指責中國正在做「一樣的事」嗎?同樣在150年前,清朝裹小腳、八股文、種族隔離、9成漢人都是佃農、大戶人家都是奴婢,是要怎麼跟當時的美國比呢?假如真的要採取這種邏輯,那不就坐實了中國在2021年做的事、跟1850年美國的黑奴制度以及背後的帝國主義沒有差別嗎?

此時,一些不敢公開支持中國帝國主義的公知跳了出來,說西方靠黑奴才強大。所以,今天的中國必須做一樣的事,才能成為強權。先別提這種說法已經承認中國做了一樣糟糕的事(中國過去也不承認再教育營,直到被衛星拍到了才承認)。重點在於,美國30年前打敗蘇聯成為世界第一時,早就沒有黑奴了。在冷戰時期,少數族裔的平權運動從來沒停止過──當金恩博士1963年在華盛頓發表演說時,前一年才發生古巴飛彈危機。反過來說,難道天安門廣場也要開放維吾爾人演說嗎?

而在冷戰中,蘇聯大規模的種族清洗、種族遷移、計畫經濟,也沒有追上美國。最後蘇聯連傾國之力投入的太空科技也輸給美國的原因,正如同電影《關鍵少數》裡所記錄的,是因為一群非裔數學天才女性協助美國太空總署才成功的。

在各種說詞都禁不起考驗後,這幾天的Clubhouse上,許多中國網友最後提出的說法,是2014年昆明的恐怖攻擊,說當初感到害怕,所以現在自然會支持把全維吾爾人關起來。恐怖攻擊目標是平民有錯、也是一場悲劇,但是這跟絕大多數沒有犯罪的維吾爾人有何關係?這難道有符合比例原則嗎?假如恐怖攻擊可以完全歸咎到種族因素,那這幾年在中國發生的紅黃藍兒童性虐待的是漢人、三聚氰胺始作俑者是漢人(還是政協委員)、受到警方虐待而殺死6名警察的楊佳案參與者全部都是漢人,難道漢人也需要被關起來「再教育」?

港台民眾眼中反面教材

就算在兩國開戰的狀態下,不殺無辜的平民也是現代戰爭一個重要的原則,何況如今新疆跟北京根本沒有開戰,卻仍然透過種族與宗教的理由把人給關起來,讓維吾爾人從2017年開始官方公告的生育率直接砍半?這看在香港人跟台灣人的眼裡,不是很明顯的反面教材嗎?

《華盛頓郵報》的記者朋友曾跟我說,中國外交部記者會的問題都是先設計好的,突襲發問這種狀況根本不可能發生。但即便如此,上個月也發生華春瑩公開質疑為何中國人不能用臉書(之後偷刪文)的笑料,如今又發生錯誤類比黑奴的糗態(因為美國人真的不知道你在類比什麼)。在美國人眼中,這別說是戰狼外交了,說是憨人外交還差不多。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