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孔子學院有爭議,佛教新祖國呢?(杭之)

更新時間: 2021/04/08 03:00
■中央一元控制,一以貫之,無所逃於天地之間。這樣,「佛教新祖國」是否就會吸引各方?示意圖。資料照片(翻攝中國佛教在線)
圖片來源 : 翻攝中國佛教在線

杭之/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祕書長

最近看到一則報導,說上海有一位研究佛教的學者來台灣參加一項討論中國「佛教公共外交」的學術活動,透露:中共清楚孔子學院是失敗的大外宣工具,正積極發展「佛教新祖國」的概念,除對內進行宣傳,並將內宣的基礎化為經營「公共外交」的工具云云。

我對這課題沒研究,不曉得這是那位學者的研究觀察,還是已在推動的政策。但從很多事實看,這報導提供給我們一些觀察的訊息。我不知道中共清楚不清楚孔子學院是失敗的大外宣工具,但「孔子學院是失敗的大外宣工具」卻是客觀的事實。從2004年第一家孔子學院在首爾開辦,十餘年間幾乎在世界各國都設有孔子學院,總數超過500(主要「掛靠」在大學),還有千餘個設在中小學的「孔子課堂」。一時之間,好像中國的「軟實力」旭日東升,但不旋踵,爭議四起,被封閉的消息此起彼落,原因大多是它干預學術自由,限制有關中國的論述,為中國政府的形像洗白,甚至被指有間諜與情報蒐集的疑慮。

不管從哪方面看,孔子學院是中國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毫無疑義。2018年初,習近平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會議,通過的文件就包括「關於推進孔子學院改革發展的指導意見」,說「推進孔子學院改革發展,要圍繞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服務中國特色大國外交」,說得夠清楚了。

問題是,不管從東方西方哪個文明的歷史來看,文化史提醒我們,文化的吸引力不是來自由上而下控制的意識形態。孔子學院之受爭議抵制,除了跟當前國際戰略秩序新形勢變動有關外,「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這個中央一元化的意識形態,決定了跟不同價值間無可迴旋的衝突。從思想史的角度看,如果不能從具有專制主義成分很重之中國文化的一元思想模式鬆開,設法「創造性轉化」地發展出多元思想模式,那麼,原始的困境是無從解除的。

中央一元控制僧人思想

如果照報導那位學者的說法,孔子學院是失敗的大外宣工具,是因其跨國性不足,所以選中具跨國性的佛教,做為對外拓展影響力的工具,轉而宣傳中國是「佛教新祖國」,那只能說是畫錯重點。問題在你的專制一元意識形態,容不下英國哲學家穆勒(John Stuart Mill)在其《論自由》書前引德國思想家、柏林大學創始人洪博德(Wilhelm Von Humboldt)所強調的,人類文明發展之總體的首要原則,即「豐富而多樣性的發展」。

去秋,中共開五中全會,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五大宗教團體聯席會議,強調「學習宣傳貫徹黨的19屆五中全會精神,是全國性宗教團體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的重要政治任務」;另外,在已有1360餘年歷史,玄奘自印度返回中國後,曾在此譯經長達十餘年,中土佛教代表性極高的西安大慈恩寺,也召集全寺僧人學習「五中全會公報」,要求僧人「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上來」。中央一元控制,一以貫之,無所逃於天地之間。這樣,「佛教新祖國」是否就會吸引各方?自己判斷!

20世紀德國哲學家雅斯培(Karl Jaspers)寫過一本大書《大哲學家》,將各哲學家分3類,最重要的是人類文明軸心時代之思想範式的創造者,他討論了蘇格拉底、佛陀、孔子、耶穌4位。在討論佛陀時,他指出,佛陀對世界完全超脫、對世界徹底寬容的解脫哲學(不執著虛幻的世界,就可以超越虛幻),使得佛教可以無條件地吸收他所遇到的一切宗教、哲學、生活方式。不知道是這樣比較能形成文化的吸引力,還是「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這個思想、那個重要講話精神上來」更能形成文化吸引力?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