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政產業工會有話說:要談台鐵公司化,莫忘郵局改制的教訓

出版時間: 2021/04/09 14:00
更新時間: 2021/04/09 14:11
論者表示,郵局在公司化後不但須自負盈虧,還得上繳盈餘,而用人費則綁了營收。示意圖。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黃柏維/台灣郵政產業工會副理事長

太魯閣號408次的事故讓台鐵再度受到千夫所指,「公司化」的議題在此時又被政客們趁機炒作,甚至提出要比照郵局改制的模式。台鐵一旦公司化會變成何種局面?關於這一點,不可不提中華郵政公司化的前車之鑑。

每一回台鐵的問題被攤開檢視時,相信看在郵政同仁的眼裡是滿滿的既視感。郵局與台鐵極其相近,不單同樣隸屬於交通部,也同樣有著許多拼湊落伍的作業方式,同樣封閉守舊,還有同樣的組織文化與官僚作風。

交通部郵政總局於民國92年改制為中華郵政公司,由交通部100%持股,董事長、總經理為官派、董事會由政府控制,就連企業工會都是官方傳聲筒,事業單位一眼望去皆為政府官僚,酬庸現象自然無法避免。中華郵政現任的董事長,正是因台鐵普悠瑪案而下台的前交通部長吳宏謀,這樣的「公司」,可有符合你我的想像?

台鐵有窗口與運工機電,郵局有櫃檯跟收封運投,都屬於勞力密集的事業單位,要維持健全營運,人力何其重要。與台鐵同屬交通部旗下事業的中華郵政,在民國92年元月改制為公司之後的第一步,卻是將員工的待遇直接砍掉一半,新制的郵政員工不再是公務人員,還立刻成為次等的廉價勞工。對此,中華郵政在官方網站上卻號稱改制後的薪給「靈活、有彈性、有激勵效果」,根本欺騙社會大眾。

政府這樣的帶頭壓榨,直接導致高流動率,接踵而來的問題可想而知——形成了人力、作業品質與工時問題的惡性循環。在這樣惡劣的情況下,於民國106年時任中華郵政副總經理的江瑞堂(現為總經理),在面對記者採訪時卻這樣回答:「郵局不見得是第一志願,且不少人將郵局當作跳板,中華郵政幫國家訓練人才,為正常良性發展。」

面對地位低落、人才流失的窘境,身為一級主管不但毫無慚愧之意,居然還振振有詞。鄉愿的官僚文化,從這樣的思維與態度便可窺見,郵局把員工當免洗人力,至少不涉及用郵民眾的身家性命;但若台鐵成為郵局的翻版,人員要如何定著?又如何奢望增進交通安全?全民又該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搭上火車?

交通部長林佳龍在4月7日表示「不能要台鐵好,又要台鐵不吃草」,這句話說得冠冕堂皇,對照郵局的實況卻是格外諷刺。郵局在公司化後不但須自負盈虧,還得上繳盈餘,而用人費則綁了營收。為此,郵局幾乎成了雜貨店,賣米賣麵什麼都賣。各責任中心的局長、科長們每天在LINE群組上緊迫盯人除了業績還是業績。大家每天被壽險、金銀鑄幣、郵票冊、水果追著跑……基層主管與同仁早已身心俱疲、苦不堪言。政府對於一手催生的荒唐亂象可曾檢討過?

然而去年郵局受政府指派發售3倍券時,卻被前行政院發言人在媒體上訕笑,還轉述院長說「是否能少賣一點羊奶片或保險?」實在情何以堪!再以郵局的本家業務為例,包裹與快捷幾乎是收1件賠1件。中華郵政於民國108年元月宣布調整包裹及快捷郵件部分的重量級距與資費,不到幾天的時間旋即公告喊停。是何人出手干預的?就是當時新官上任的部長林佳龍。郵局在公司化後的處境如此慘澹,再看台鐵「公司化」的議題,政府的說法又怎能聽信?

中華郵政既要企業化經營,又要承擔國計民生的重任;公司化後有了董事會,卻動輒得「報部同意」、「核轉行政院」。美其名為公司,處處得看政府臉色,毫無自主權。這樣四不像的「公司」有何「治理」可言?別說連調一個包裹快捷資費都不可得,以大眾最熟悉的業務來說,不僅郵資低廉、連儲匯手續費都低於金融業界,如何「增裕營收」?而當政策性虧損發生的時候,政府又何曾貼補過?

為求自力更生、上繳國庫,郵局只得「多角化經營」。然受限於郵政三法,開源終究有限,郵政事業的高階主管又是一群經營無方的顢頇官僚,怎敢向上反應實情、據理力爭?於是節流便成了唯一的招數:改制後的中華郵政不但重砍員工待遇,還不時偷斤減兩,更持續以失真的數據來裁減人力,當然也少不了把既有的業務外包。不僅如此,因為政府的矛盾制度,使得郵局在追逐業績的同時,往往只衝營收而不顧盈虧,以各種灌水虛胖的手法營造績效——這就是中華郵政在公司化後的處境。

如今台鐵還是行政機關,便屢屢成為政府精簡人事省成本、討好民眾求政績的對象,公司化後豈不用盡心機、變本加厲?台鐵的財務問題對於政府而言尚是燙手山芋,又豈是一間公司所能負擔?所謂的公司化,只是虛有其表的假議題,說穿了就是政府想省錢的手段。在層層官僚體制下,最後受到剝削與蔑視的便是基層員工。

除了基層員工遭殃之外,「公司」還是規避國會與全民監督的擋箭牌。政府與主管機關得以有權無責,既能下指導棋,卻又能輕易撇清責任。試想今天台鐵如果是一間「公司」,國人豈能咎責到交通部或行政院?政府只須兩手一揮,把責任推給「公司」,便可無事一身輕;眾人就算知其為真正的主事者,又能奈何?這樣的情況,在郵局亦可得到印證。

中華郵政在公司化後至今已逾18年,除了滿足少數的既得利益者、員工更加水深火熱之外,改變了什麼?整間公司被政府呼之即來揮之即去,郵政員工則淪於被無理客訴頤指氣使,卻還得低聲下氣的命運。派系依舊藏污納垢,高層依舊不具素養遠見,錯誤的決策依舊無人負責,基層員工的勞動條件與權益依舊未獲重視。整個體系猶如被政府掏空,何來永續?

為了爭取回復被剝奪已久的職務待遇,由郵政員工自組成立的產業工會在民國108年12月與民國110年2月,二度上街抗議,卻受到中華郵政、交通部、行政院之間互踢皮球,變成「三不管」。長期蒙上血汗臭名的郵局不只苛待自身員工,連中華郵政轉投資的中華快遞都無法倖免。中華快遞所屬員工17年來未獲調薪,底薪連2萬5000元都不到,在忍無可忍之下,終於在3月初站出來向交通部抗議。

社會大眾若對台鐵「公司化」的走向沒有概念,中華郵政便是最好的借鏡。交通部政務次長王國材在本次事故發生後要求台鐵要進行檢討,其實最該檢討的正是交通部自己。身為最沒有勞權觀念的部會,卻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介入航空業的勞資爭議;完全沒有金融專業,卻因郵政專法而坐擁龐大金資;至於交通規劃發展,本應是交通部的專長,但從遊覽車到鐵路,卻一再發生重大事故,就連南方澳大橋都難逃一劫。交通部如此罄竹難書,政客們卻視若無睹,在國內發生如此重大事故的此時炒作台鐵公司化的議題,根本是企圖轉移焦點的行徑。

大家每每談起台鐵最應改革的便是組織文化,但這樣的組織文化其實是政府官僚主義的縮影,這才是真正的沉痾。若不正本清源,從行政院、交通部內部改革做起,那麼喊得再多,都只會是花拳繡腿、緣木求魚。政府要是有心改革,何須將台鐵公司化始能著手?越把公司化吵得震天價響,越是想掩人耳目、別有所圖。

我們的政府,有優秀到能讓一間搖搖欲墜的國營事業,透過它所宣稱的公司化,便搖身一變成為永續健全的企業?其身不正,何以正人?如有人聲稱台鐵公司化便能走出困境、擺脫政府掣肘、迎向美好的未來,無疑是漫天大謊。論及改革,行政院、交通部更應誠實以對、反求諸己。

要談台鐵公司化,豈能忘記郵局改制的教訓?中華郵政公司化的失敗,是郵政員工在犧牲與承擔,但台鐵的問題若只用公司化欺哄社會大眾,便是要全民拿命去賭。政府教人以鴆止渴還用甜言蜜語包裝,廉價的承諾勢必成為揮之不去的惡夢。台鐵員工已極力反抗,你我又豈能不識這場騙局?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