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標機關當冤大頭】施工、監造一手包,借牌陋習是大問題

更新時間: 2021/04/09 13:34
論者表示,太魯閣列車案中,工地主任、監工、品管等卻似乎是同一套人馬,誰去管工程品質與施工?示意圖。資料合成畫面

陳文卿/台灣資源再生協會常務理事

太魯閣號列車慘劇,大家把矛頭指向台鐵散漫陳腐的組織文化,其實真正的大問題,是工程業界十分普遍的借牌轉包陋習。而此陋習當然非僅存在於台鐵而已,因此建議工程會必須拿出魄力徹底整頓,確保悲劇不再發生。

闖禍的鐵道邊坡穩定工程,掛名承攬的營造廠是甲級營造,監造的也是赫赫有名財力雄厚的工程顧問公司,但這又如何?一個預算1億多元的工程,工程得標之後,實際施作的竟是一家資本額僅200萬元,且被工程會列為黑名單的「企業社」負責施工。

這個實際施工的小公司本身技術能力較不足,設備機具也簡陋佳,又要負擔營業稅及付給上包公司借牌的「過水費」,成本受壓縮,很多地方當然就因陋就簡了,施工現場連基本的圍籬與安全防護設施都不做,工程品質就更堪慮了。

很多的政府機關標案,投標時廠商擺出的陣容都是一時之選,投標計劃書也寫得鉅細靡遺、頭頭是道,但執行時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借牌是小公司借大公司的牌去承攬標案,之所以要借牌是因小公司資歷不足無法符合投標規定,或是競爭對手強勁必須靠大公司壯聲色。大公司不重視自己的信譽與企業形象,卻靠出借招牌來賺取「過水費」坐享其成獲利,如此短視心態令人難過。

雖然,任何工程發小包是常態,再大的公司也不可能養群龐大工人什麼都自己做,但品管仍是大公司自己要把關,這與借牌完全是兩回事。正常的做法是,大公司得標後,將某些地區性的工作分別轉包給當地的小包施作,自己負責監管小包的施工品質,並面對業主負工程成敗完全的責任。反之,借牌卻是讓小公司直接去面對業主,大公司自己不管。

但大公司為什麼不採雖然責任較大,但利潤可較高的部分轉包方式,卻自甘墮落借牌給小公司?關鍵可能是小公司資本能力雖然不足,但關係好有本事拿標案。大家各取所需,招標機關成了冤大頭。

而公家機關的發包單位大多只管頭(發包階段)、尾(驗收階段),中間的執行過程丟給工程顧問公司去監督。土木施工時,材料是否符合品質要求,作業程序是否符合規範,這些都要靠監造單位派出的監工嚴密監看,並詳實填寫施工日誌。而階段工程完工後,要取樣測試強度,試體取自何處,也都應由監造單位同意,因此監造單位責任十分重大。而太魯閣列車案中,我們看到的工地主任、監工、品管等卻似乎是同一套人馬,誰去管工程品質與施工?而之所以敢如此瞎搞,「關係好」可能是最大的憑恃。

民間工程,業者自己會去監督,公家工程就只能委由顧問公司,若碰到施工、監造一手包的情形,這些都沒人管,慘劇就因此發生了。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