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學合作鬆綁勿忽略中小企業(吳瑞北)

出版時間: 2021/04/19 19:46
更新時間: 2021/04/19 21:24
立法院將立新法,透過沙盒實驗方式鬆綁相關大學法規,促進國家重點領域產學合作,然鬆綁應是手段不是目的。示意圖,為台大校園。資料照片

吳瑞北/台灣大學電機系特聘教授

目前立法院正在審查「國家重點領域產學合作及人才培育創新條例」草案,由於影響深遠,在此提出建議。

首先,鬆綁是手段不是目的。目前台灣半導體代工領域占有全球近7成產值,為穩固此產業的競爭力,政府下重手推出此條例可以理解,但漫天撒網遍投藥石不見得有效,應針對目的在手段上有所選擇。目前所採手段是透過沙盒實驗方式鬆綁相關大學法規,使產業得以有效參與國立大學產學治理,提高其資源投入意願。教育部擬逐步擴大國家重點領域及參與學校,例如半導體、AI、循環經濟、智慧機械、新農業、金融等。

呼應時代新需求,建議台灣應重視5G、AIoT(人工智慧物聯網)及文化創意。考量財團治校的顧慮,金融不宜列入。

新法空白授權校長權大

其次,民主靠制度不能寄望於人治,應落實校園民主,寄望於法治。教育部鬆綁的大方向樂觀其成,對我國半導體產業發展很重要,但它給校長的權利太大了。一旦碰到不適任校長,整個學院會走偏,恐將付出極大代價。

目前大學校務監督的角色已無法發揮,乃根源於民國104年《校務基金設置條例》修法時廢掉經費稽核委員會,改設稽核室隸屬於校長,規定年度稽核計畫需經校長同意,稽核功能破壞殆盡。如今這個新條例更幾乎鬆綁所有法令規範,在完全空白授權下,管理會委員除政府代表以外,其餘都由校長提出人選,而監督會15至21位委員除了占總數三分之一的政府代表外,其餘的三分之二代表(含研究生代表、產業代表、專任教師代表及校外學者專家)竟也均由校長提名,經校務會議同意後聘任之。校長的權力實在太大了!

更離譜的是規定監督會委員要有1至2位會計稽核人員竟然也是由校長提名,怎能確保政府和財團合資經費用於創新,提昇教育品質,強化前瞻領域的人才培育?

過去校長和財團合作曾出現爭議案例,郭台銘和台大前校長李嗣涔曾簽約捐款150億元蓋台大癌醫中心(後追加到250億元),台大師生經過13年還是不知實際捐款多少以及附帶條件為何。現癌醫已使台大校務基金虧損12億元,且多出一個永齡健康學院,師生都不知箇中玄機,實罔顧國立大學的校務資訊公開及公益性。 因此,建議應由大學最高決策單位的校務會議所互選出來的專任教師和學生代表擔任監督會成員,方可代表校方監督產學會的健全運作。

最後,政府不能忽略中小企業的產學合作。中小企業是台灣的根,提供就業的真正大咖。重點領域需要重視,傳統領域也需加值轉型。台大有慶齡中心提供產學合作服務,45年來有700多位老師參與,已嘉惠台灣中小企業效果卓著,也繳交一定比例管理費給校方,不曾出現流弊,圖的只是脫離主計一條鞭,結果現在校方要關掉此小門,政府卻要開此大門歡迎大企業(或有可能是財團),還要用國發基金去加碼,且請莫忘中小企業產學合作也需要鬆綁。

吾人建議只要把《校務基金設置條例》第9條對於民間來源的產學合作經費的會計放寬就好,在原條文:「國立大學校院之一切收支,均應納入校務基金,依法辦理。」加上「但自籌收入中相關推廣教育、產學合作與受捐收入之部分不在此限」的但書,即可以充分達到促成中小企業的產學合作效果。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