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台與美日抗中 民意為何負轉正(王宏恩、陳方隅、葉耀元、吳冠昇)

更新時間: 2021/04/21 21:00
目前跟美日合作的策略成為多數民意,主要是因為無黨派選民的態度轉變而成。示意圖。資料照片(新華社)

王宏恩/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學助理教授

陳方隅/菜市場政治學及美國台灣觀測站共同編輯

葉耀元/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與當代語言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吳冠昇/美國普渡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美國與日本領導人16日於華府會面,並發表共同聲明,提到將合作維護台灣海峽的穩定。這是美日領導人繼1969年後,52年來,首次在共同聲明中提到台灣。我國除了總統府表示感謝及肯定外,駐日代表處也趁機探詢共同軍事演習的可能性。美國目前和盟友間的互動頻繁,出現了將台灣海峽「國際化」的趨勢。

美國民意對這樣的走向,是不分黨派在背後支持的。台美關係持續穩健發展,更令人欣慰的是,最新訊息顯示,拜登政府將延續川普政府的對台軍售案,出售M109A6自走砲。

既然美國民意不分黨派的支持台灣,那麼台灣民眾是否也同樣支持跟美國、日本一起合作對抗中國呢?事實上,根據學術民調分析的結果,台灣民眾對這個議題的看法,在過去4年有非常大的轉變。

由美國杜克大學贊助、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每年執行的全台電話訪問「台灣國家安全調查」,在2020年10月底與2016年11月底,分別皆問了1000多位台灣民眾下列問題:「有些人主張『台灣應該加強和美國、日本的合作來對抗大陸』,請問您同不同意這種說法?」

在2016年問卷中,僅有38%台灣民眾表示支持。而在2020年底,支持這個策略的台灣民眾比率上升到54%,在這4年內有顯著的改變。兩份問卷中的受訪者在政黨認同、國族認同、社經背景方面都很類似,並沒有顯著改變。假如我們把受訪者區分為不同背景,可以發現各年齡層與各教育程度,對政府跟美日合作抗中的支持程度都普遍提升,所以2020年的結果並不單純是因為世代差異或者教育程度所帶來的改變。那問題就來了,為什麼台灣民眾對於跟美日合作更為支持了呢?

中間選民認同外交政策

從分析的結果看來,主要的變化出現在泛綠的群眾,以及無黨派選民之上。4年之前,泛綠民眾中僅有6成支持跟美日合作抗中,尚有4成反對。但到去年,泛綠選民中支持跟美日合作的比例提高到8成。在泛綠政黨認同者佔全體民調比例維持在3成左右的情況下,可以看出,在蔡英文總統的帶領下,綠營群眾在外交政策方面達成了高度共識。

另一方面,佔全體選民半數的無黨派選民中,4年前支持跟美日合作抗中的比例僅有3成,高達7成反對。但到了2020年,無黨派選民支持跟美日合作抗中的比例大舉提升到5成,與反對者比例相當。換言之,無黨派選民中,至少有2成的選民,在4年前覺得跟美日合作抗中不可行,但隨著過去4年來的觀察,最後決定改變態度,相信跟美日抗中是有希望或者是有必要的。

對比之下,在泛藍選民裡,2016年與2020年都有超過7成的支持者反對跟美日合作抗中。這個分布或許也解釋了最近正要進入黨主席選舉的國民黨,為何在對美政策上進退失據,畢竟黨內支持者的意向與全體選民的中位數不同;假如要繼續討好黨員,排斥與美日合作,就可能會不利於自己在總體民調與對美關係上的表現,反之亦然。

對於執政的民進黨來說,目前跟美日合作的策略,的確跟多數民意站在一起,但這個民意之所以能成為多數,主要是因為無黨派選民的態度轉變而成。這些選民之所以轉變態度,並不是因為支持特定政黨執政,即使現在大部分民眾對外交政策(或其他政策)的共識度愈來愈高,但是對執政的民進黨的政黨認同比例,卻並沒有顯著成長。

單從自認無黨派的選民們來看,這些人改變了在外交政策上的態度,卻沒有形成或改變其獨立的政黨認同,這代表他們的態度形塑與轉變,可能是來自於觀察過去4年美國、日本與中國的實際作為。我們現在看到在許多政策上的討論,都會有一些執政黨的支持者們,使用「不然你要另一黨執政嗎?」這類較為極端的政黨動員認同方式來做動員,試圖穩定民意。

不過,這樣的方式對於原本就沒有特定政黨認同的無黨派選民來說,其實是毫無效果的。對於民進黨的支持者與政治人物來說,這樣的理解如果沒有好好的被建立起來,很可能會因為過度刺激中間選民,進而在總統大選時慘遭滑鐵盧。

話說回來,在外交方面,既然目前多數民意仍支持與美日合作抗中,台灣應多利用這次機會建立更多制度化的合作機制,來進一步強化亞太地區的和平。除了推展與美日之間更加緊密的連結與合作,也應該好好的運用《台灣保證法》等相關法案給予台灣帶來的優勢,還有現在常運用的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等,在國際組織或者多邊國際事務參與上,得到更多的機會。

建立制度化的合作機制

雖然現實主義學派的國際關係學者總是強調,國際關係就是無政府狀態,弱肉強食是叢林內唯一法則,但在國際法與國際組織的引領之下,國與國間的合作也的確屢屢創造佳績,讓多數國家願意繼續擁戴既存的國際制度(雖然不是所有時候都盡如人意)。

是此,當台灣可以透過與美日的合作,在國際組織參與上取得更多進展,這種制度化的參與結果,將有助台灣提升國際能見度。畢竟,現時能在國際組織上與阻擋台灣的中國進行抗衡的國家,除了歐盟和紐澳之外,最主要就是美國與日本了。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