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皮嫩肉:下流中年拍爽片(黃哲斌)

出版時間 2021/04/28
■丹麥男星麥斯密克生主演的《醉好的時光》。
■丹麥男星麥斯密克生主演的《醉好的時光》。

黃哲斌/自由撰稿人

萬一有天,你變成蹩腳、衰小、槁木死灰的乏味大叔,老婆疏遠你,兒女鄙棄你,爛工作像條狗鍊一樣拴住你,試問該如何自處?兩個建議:一是上班時偷偷灌酒,讓自己處於微嗨狀態;二是在公車上痛揍小混混,最好一個打六個。

我當然是開玩笑的,請勿當真。最近,有兩部話題電影《醉好的時光》、《無名弒》,不約而同,主角都是中年魯蛇,他們都以特殊手段,解決婚姻危機與職場困境。

丹麥片《醉好的時光》創造歐陸電影罕見熱度,在台灣院線連映一個多月。主角是中學老師,多年教學工作磨耗生命熱情,他渾噩度日,只想當薪水小偷。當然,學生、主管、妻兒都不爽他擺爛,讓他腹背受敵,退無可退。同事好友建議他藉「科學實驗」之名,上課前偷偷喝酒,「讓血液保持百分之零點五的酒精濃度」,藉此放鬆自在、談笑風生。

挫折救贖悲欣交集

《無名弒》主角同樣是軟爛歐吉桑,被老婆小孩嫌到流涎,差別在於,他其實是情治機關的退休殺手,身懷絕藝,只因家庭金盆洗手,卻被鄰居同事視為無三小路用。直到一連串意外,喚醒他壓抑已久的怒氣,休眠火山大爆發,衰神變殺神,地表最強老爸降生。

基本設定如此,劇情發展就不爆雷了。總之,《醉好的時光》結局很北歐、《無名弒》情節很好萊塢,重要的是,它們都提出一個有趣假設:看似無可救藥的尾盤人生,是否可能借助外力刺激,出現悲喜交織的髮夾彎?

電影本是「逃脫的藝術」,讓人逃離平凡無趣的日常。這兩部電影同時以中年危機破題,各獲不俗口碑,原因在於:像我這樣氣血日衰的普通歐吉桑,人生像是八局下半、差距十幾分的棒球賽,結局大致已定,剩下垃圾時間,日子像《今天暫時停止》無盡重覆。然而,當你走進影廳,燈光一暗,那些酒瓶與子彈,彷彿是超人換裝的電話亭,讓肉身凡軀找到投射宣洩的出口。

那天,跟老婆大人看完《醉好的時光》,我打趣說,差堪比作丹麥版《同學麥娜斯》,主成分都是唬爛、狂歡、挫折與救贖,同樣悲欣交集,又爽又痛。不過,酒精濃度不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