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校退場 犧牲教師勞動權(戴伯芬)

更新時間: 2021/04/29 03:00
■和春技術學院宣布自110學年度停招,成為全台第9所進入退場的私校。資料照片。(翻攝和春技術學院臉書)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戴伯芬/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

和春技術學院宣布自110學年度停招,成為全台第9所進入退場的私校,讓私校籠罩在一片士氣低迷的氣氛。隨著生源減少,備無可備已經成為私校招生的常態,許多位於非都會區的校園失去學生喧鬧聲,顯得格外空蕩冷清。教師忐忑不安,開始未雨綢繆,學生人心惶惶,不知自己是否能從原系所順利畢業,或者需要併系改名,甚至轉學。

私校退場是一個冗長的教育慢性死亡過程,以和春科技大學為例,民國104年即被教育部列為專案輔導學校,民國106年爆發以百餘位原住民充當「人頭學生」,藉此提高註冊率,向教育部詐領上千萬元學雜費補助款,媒體更爆出每逢教育部派員訪查,校方都以學生請假或實習為由,根本找不到這批幽靈學生。

教育部主管官員輕描淡寫表示:「發現學校有增加一些年齡偏高的學生,但沒有司法調查權,難以進一步查核學生身分。」民國107年起,和春連續6次教學品質查核皆未通過,併班上課、學分抵免不當、未依照課表開課,問題嚴重且未改善。設想一位該年度入學的學生,4年都在惡劣的環境下學習,誤人子弟莫過於此。教育部延遲介入,犧牲的是學生受教權。

大專教師在學校系所整併、停招過程中,不僅面臨招生的業績壓力,同時必須面對欠薪、減薪以及資遣的窘境。學校因為生源不足而退場,天經地義,但是教師卻無法比照勞工,受到國家《勞動基準法》保障。《勞基法》規定,需預告終止勞動契約,留給勞工尋找下一份工作的緩衝時間,但教書數年的教師卻可能因為招生不足或開課不成,而隨時面臨停聘、解聘或不續聘的命運。

無法享有勞工失業保險

私校教師的資遣費更遠不及勞工,《勞基法》舊制規定每滿1年發給1個月平均工資的資遣費,同時規定雇主應於終止勞動契約30日內發給。相對來看,教師「資遣慰助金」是以最後在職之每月薪資為基數,每滿1年發給0.5個月基數,最高發給6個月,同時限定發放的教師必須是民國99年元旦私校退撫儲金新制施行後、服務於同一雇主的年資為限,一位教授最高可以拿到70萬元,高中教師則只有45萬元。

而教育部以經費補助35%的方式,「鼓勵」私校加發資遣慰助金,如果學校以負債為由不發,就成為離職教師看得到吃不到的福利。再加上教育部並未限定學校核給慰助金的時間,也無追蹤管考,許多教師被資遣之後可能領不到慰助金。

私校教師離職後,不但無法享有一般勞工的失業保險,也無職業訓練與就業輔導,更不必提創業貸款。如果沒有辦法工作達15年退休,不僅無法領取退休金,私校公保的年資也無法與公保、勞保制度轉銜,連老年生活都可能受到影響。教育部怠忽職守,犧牲的是教師勞動權。

2017年,教育部長潘文忠宣示已研擬私校轉型退場條例草案,不會讓學校一直拖下去。但是4年過去了,退場條例依然攤在立院中,即使通過,對於師生權益保障仍是宣示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教育部未能承擔私校辦學的監督責任,部分無心辦學的私校董事會早已各出奇招,以各種新建工程掏空校產,私下進行董事席位交易,或設法尋找財團脫手。利空出盡之後,留下的是一所空蕩校園,流浪的教師,以及鳥獸散的學生。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