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專欄:給中南海的最後告誡

更新時間: 2021/05/01 20:00
中南海若想要解套,唯一之道就是順應人類潮流、放下「絕對主權」這個概念。示意圖。資料照片

范疇/戰略作家

這是一篇從世界和平角度看台灣地位的文章。或許中南海70年來,即使在最內部、最私密的談話中,都從來沒從世界的角度檢視過台灣的角色。如果連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習近平都從未想到台灣可能有今天這樣一種撬動中共生死的角色,那麼聽命於他們的小圈子的人就更不可能了。

即使如此,這篇文章還是得寫,因為諾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總有一些對世界大勢具有現實感知的人,他們也許不在當前的權力最核心,但是有朝一日當他們在歷史的機遇下成為核心人物時,他們就會需要一個聞所未聞的另類解決方案。總而言之一句話:中南海對台灣地位的思考,遲早需要開一個天大的腦洞,如果自己不開,世界就會強迫它開。

之所以稱為「最後告誡」,因為當下還有機會,事態一閃即過,過了這村恐怕就沒這店了。

這個大腦洞,必須先談大勢,再聚焦於台灣。大勢可以濃縮簡述如下:人類整個文明,正處於數千年來未有的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比起這次,過去什麼工業革命、資本主義、列寧馬克思主義……凡是你說得出來的人類秩序型態,50年之後、甚至僅僅20年之後,都只會是歷史陳跡。

中南海,或者說中國共產黨,今天腦海中的「持續一黨專政」、「中國GDP世界第一」、「稱霸天下」、「統一中國」,即使一時實現了,也不過是建築在浮沙上的城堡,浪頭一來,地基就消失了。別誤會了,同樣的話,應用在美國身上也一樣,這裡談的是整體人類的事,美國也在內。但是,歐美容許談論、思考這個大勢,而在中國不允許思考這件事,因而危險是在中國這一方、時間不在中國這一邊。一旦範式顛覆了,首當其衝的就是金字塔權力結構體的中國。雖然到時各國都會輸,但是,先輸者為寇,後輸者為王。

導致範式顛覆的大趨勢,至少包括以下三方面:一、人類秩序的「集權中心化」與「分權去中心化」之爭;二、全球主義與國家自主之爭;三、始自1648年的「西發利亞絕對主權體制」,與「後西發利亞相對主權思維」之爭。

地球秩序的範式顛覆,其實早已進行了好一陣子。美國的聯邦分權體制,就是對古老歐洲的絕對主權的反彈式創新;歐盟的27國跨主權體制,也是對絕對主權概念的反省。二戰後跨國企業的興起,乃至於國際金融的打通、航空航海公法的制定、會計原則的趨同,全都指向一件事:任何死抱著「絕對主權」意識形態面對世界的國家,都是違反歷史潮流的(何況一個單單用「自古以來」一句話就能違反公約的單一政黨)。

2020年美國大選中的亂象,告訴人類的信息是:連美國這樣一個聯邦分權體制,其傳統的分權機制都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對「權力去中心化」的要求了。歐盟的內部不協調,透露的也是盟內國家對「權力去中心化」的還不適應。

凡堅持集權都自取滅亡

近年來各國新世代對「全球主義」(Globalism)的反彈,不滿的並不是跨國的現象本身,反而是對「以跨國之名、行集權之實」的企業或機構之憎惡。想想看,為什麼麥當勞、星巴克、宜家傢俱等具有「在地」性質的跨國企業並未引起所在國的憂心,而如臉書、微軟、谷歌這樣的跨國企業卻會普遍引起各國的擔憂呢?難道不是因為它們的「數據集權」本質嗎?再進一步說,同樣是科技跨國巨頭的蘋果公司,為何能憑著一招「保障數據隱私權」就行遍天下而未遭敵意呢?

以上現象和案例,都點明了人類下一波文明的鐵律:凡是堅持「集權」和「中心化」的國家、機構、文化,都是在自取滅亡。而「絕對主權」正是集其大成、樣板中之樣板。

中南海,正在對號入座!如果不是「絕對主權」的概念作祟,北京會在整個南海地區遭到如許的抵制嗎?如果不是「自古以來」的可笑說詞,台灣在國際上的獨立地位會日益高漲嗎?如果不是「絕對集權」的毛病,今天需要花上遠超過軍費的社會維穩成本嗎?如果沒有「集權統治技術輸出」之意圖,華為這家公司會被歸類為軍工企業嗎?

早在2015年,作者就在《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這本書中,警示過中南海,若想要解套,唯一之道就是順應人類潮流、放下「絕對主權」這個概念,從世界和平角度接受台灣的中性化(neutralization)國際地位,然後一切其他才可能海闊天空。

6年來,一連串的「絕對主權」作為,從南海到香港,從全黨一言堂到全民管理新疆化,從戰狼外交到武嚇台灣,在在顯示中南海打算一條道走到黑。中國共產黨9800萬黨員,竟無1人是男兒?中南海避免「慈禧時刻」、改弦易轍的機會窗口僅餘2年,勿謂言之不預也。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