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案王」退場難 司改成功也難(江榮祥)

更新時間: 2021/05/03 03:00
■若法官或檢察官怠忽職守,稽延公務,造成重大不良後果,有確實證據者,是否可以逕予汰除,爭論未歇。圖為司法院外觀。資料照片

江榮祥/台北律師公會司法改革委員會主任委員

報載宜蘭地檢署吳姓資深檢察官涉及多起廢弛職務爭議,並於去(2020)年1至9月間承辦案件遭檢察長和主任檢察官退件高達123件,被媒體謔稱「退案王」,已連續2年職務評定未達良好,照領每月18萬元高薪,引致輿論非難,進而熱議劣檢退場機制。

按《法官法》規定,針對法官(檢察官)的學識能力、品德操守、敬業精神及辦案品質,該管司法(檢察)機關首長應於年終辦理職務評定,報送司法院(法務部)核定。評定結果分為「良好」與「未達良好」二級:年終評定為「良好」,晉一俸級,並給與一個月俸給總額之獎金,相當於公務人員年終考績甲等;評定為「未達良好」者,不晉俸級,不給獎金,相當於公務人員年終考績丙等(留原俸級)。評定結果,除影響晉級給獎外,也會影響司法獎章或公務人員傑出貢獻獎頒發、模範公務人員選拔、服務紀錄良好證明核發、遷調改任、庭長遴任、各種委員會票選代表的參選資格、職務法庭陪席法官遴選。

憲法未保障檢察官終身職

今輿論直觀地將職務評定結果與退場機制相連結,就是要創設相當於「公務人員年終考績列丁等者,應予免職」的評定級別,若法官或檢察官怠忽職守,稽延公務,造成重大不良後果,有確實證據者,逕予汰除;前見考試院於2013年有此提議。當時即遭司法院與法務部同聲反對,理由為:法官、檢察官與國家有特別任用關係,不宜與一般公務員同視;職務評定旨在提高法官、檢察官執行職務品質與效率;汰除不適任的法官與檢察官,應依《法官法》所定個案評鑑及懲戒程序為之。

實則,《憲法》第81條保障「法官」為終身職,非有法定原因,並依法定程序,不得免職,惟此一明文不包含「檢察官」在內。法務部曾於2017年司改國是會議期間建議修憲增訂:「檢察官須公正超然,依據法律對外獨立行使職權;實任檢察官之身分保障,與實任法官同」,然法界對此並未形成共識。

雖司法院大法官於1953年作成釋字第13號解釋稱,實任檢察官之保障,依《憲法》第82條及《法院組織法》相關規定,除轉調外,與實任法官同。惟,《憲法》該條係規定各級法院之組織,以法律定之;而當時有效之《法院組織法》復規定檢察官配置於法院,並規定實任檢察官之保障,除轉調外,準用實任法官相關條文。是可知本號解釋僅係承認實定法有此規定,並非抬升檢察官身分保障至憲法保障的層級。

現行《法官法》係立法院於2011年制定,其中夾帶「檢察官」專章。然而,法務部長有貫徹刑事政策及迅速有效執行檢察事務之行政監督權,檢察機關首長依「檢察一體」原則就偵查刑案有指揮監督、親自處理及指令事務移轉之權,可知檢察官與法官(司法官)有本質上的區別,當另立《檢察官法》,並增訂「比照公務員考績丁等免職」的退場機制,其實是可以考慮的立法政策選項。

權責相符才是司改的核心

不過,如此修法,勢必觸及檢察官究竟是屬於「司法官」或是「行政官」的定位爭議,預期正反意見對峙,聚訟盈庭,終歸無解。管見以為當下實際可行之策有二:一是針對職務評定「未達良好」的檢察官,法務部或該管檢察署應積極輔導改善;若查證確有違反職務上之義務或怠於執行職務而情節重大,應付個案評鑑,啟動懲戒程序,以汰除不適任的檢察官。

二是按新《律師法》第136條規定,法務部應建置「律師及律師懲戒決議書查詢系統」,公開律師姓名、性別、出生年、證書字號及相片、事務所名稱、電郵、地址及電話、所屬地方公會及所受懲戒處分等資料,供民眾上網查詢;在此也可比照建置網站公開揭露檢察官相關資訊及獎懲紀錄,使民眾得以查知並藉由輿論直接監督。

檢察官代表國家依法偵查、追訴及處罰犯罪,維護社會秩序與公共利益,一舉一動影響當事人權利至深且鉅;權力越大,責任就越大;有權無責,司法怎可能獲得人民信賴?比起檢察官群體念茲在茲的「司法官」定位,建構「權責相符」足讓人民信賴的司法,才真正是司法改革的核心課題。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