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中共在西藏開啟新一輪文字獄(丹增潘多)

更新時間: 2021/05/03 03:00
■今年3月以來多名西藏母語作家遭逮捕,由於被捕者均是當地有影響力的人物,被視為是中共統治下對西藏精英的新一輪迫害與文字獄。資料照片(路透)

丹增潘多/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2021年3月23日,西藏東部色達(今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藏人作家崗吉珠巴嘉,在其家中被中共公安人員帶走,至今下落不明。就在珠巴嘉被捕前後,同縣作家塞朗與僧人崗布優博也是被公安人員帶走後失蹤。4月2日,色達縣婦女崗次仁卓瑪遭捕,期間亦有兩名藏人被捕即失蹤,今年3月以來傳出中共在色達縣共拘捕6名藏人,被捕者均是當地有影響力的人物,這是中共統治下對西藏精英的新一輪迫害與文字獄。

中共警方在拘捕時未曾出示任何證件,更未說出理由,家屬至今無法得知他們被關押的地點。早在今年1月西藏東部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僧人果喜饒嘉措在成都市遭中共公安人員祕密拘捕,時隔近4個月後消息才傳出境外。美國之音藏語部在相關報導中指出,拘捕果喜饒嘉措的人員來自西藏自治區情報機構,當局命令果喜饒嘉措的家屬須封鎖消息,恐嚇若消息傳出境外,就以「違法行為」定罪。

西藏被佔領至今最知名的文字獄當屬第十世班禪喇嘛,一本《七萬言書》讓班禪喇嘛在秦城監獄被關押10年之載。2008年西藏全境發生大規模示威遊行後,藏人因言獲罪已常態化。2008年後遭捕藏人作家有扎加(Tragyal)、加羊吉 (Jamyang Kyi)、更嘎倉央、貢卻才培、卓日次成、扎西熱丹、周洛、東科、布旦、尕讓雲巴、白馬仁青、格桑次成、崗吉志巴加、達瓦多傑、根敦倫珠、次仁諾布等等,均為西藏母語文字工作者。

反同化多名母語作家被捕

2008年亦是中共武裝管控西藏的分水嶺,之後逐漸推行網格化監獄式管理模式。而2008年後被捕作家最為廣知的是加羊吉與扎加。知名女作家兼歌手加羊吉是中共體制內文藝工作者,曾任職青海省電視台藏語部,2008年4月遭中共政府莫須有的罪名,刑訊逼供長達20天,獲釋後寫下回憶錄《審訊日誌──一種虐待過程》。扎加亦是中共體制內的作家,曾服務於青海省民族出版社藏文室,2010年因出版母語著作《天地裂變》(另譯《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評論2008年藏人抗爭而遭中共關押及虐待,後受國際輿論壓力獲釋。

2008年西藏全境發生連鎖示威遊行遭中共武力鎮壓,2009年至今獲知西藏境內已有近160名藏人自焚明志,他們的遺願均為「允許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和「西藏要自由」。詭異的是近來拘捕的7名藏人,均曾在2008年參與抗議活動或撰文揭露中共在西藏的罪行而遭遇過牢獄之災。僧人作家果喜饒嘉措是西藏知名教育學者與作家,著作和思想深受境內外藏人喜愛;他與扎加被視為藏區新學派代表,批判西藏社會的陋習和短板(短處),提倡藏人內部的革新。

果喜饒嘉措曾於1998年反對中共當局對阿壩地區僧侶實施「愛國愛教」教育,而被判4年;2008年在西藏三區發生抗議活動時,又被非法關押1年;他和崗吉珠巴嘉、塞朗、崗布優博均為第3度被捕;而崗次仁卓瑪曾於2008年和2012年先後3次被捕,這是第4次。

今年年初開始中共高調宣傳要以「優異」成績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和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為此當局在西藏各地大肆進行所謂「政法隊伍教育整頓運動」為首的多項專題教育和培訓活動,其內容主要為黨史學習,要求「政治標準要更高、黨性要求要更嚴、組織紀律性要更強」和「傳承紅色基因,堅定不移跟黨走」,總而言之是要求藏人對共產黨忠心。

文革復辟要藏人內部舉報

4月2日,西藏自治區第一把手、黨委書記吳英傑在專題會議上指出,嚴肅查處在「五觀」「兩論」上口是心非、陽奉陰違的兩面人和在反分裂鬥爭中立場搖擺、表裡不一的「騎牆派」。4月8日,阿壩州黨組副書記周全壽亦在會議中強調「穩妥有序加強問題查處工作,堅決清除害群之馬。」

近日中共當局亦在西藏各地開展所謂「打擊整治非法社會組織專項行動」。該項整治要求藏人社會自覺抵制非法社會組織,一旦發現線索向當地民政部門舉報。這是繼滿大街紅色標語與學習紅色文化,傳承紅色基因等舉措後,另一個在西藏文革復辟的表現,它是要求藏人內部舉報,是一項針對藏人民間社會的「清洗」行動。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支持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將西藏自治區改造成人間煉獄,陳全國在西藏試手後前往新疆施展高壓手段,他在新疆的「再教育營」種族滅絕政策被人類社會唾棄。之前青海省為首的藏區高層先後前往西藏交流取經,可想而知未來其他藏區也將落入西藏的後路──監獄式管理,情況令人擔憂。

除異己為解放70周年護航

此次果喜饒嘉措等人再度被捕,是因為母語作家撰文批判藏人內部陋習的同時提倡民族覺醒。他們阻礙了習近平「藏傳佛教中國化」和「築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以及普通話推廣等民族同化政策,成為反對中共同化西藏的「害群之馬」,成為要被「清除」的對象。中共是在防範母語作家在「和平解放西藏70周年」之際撰文揭穿西藏真實狀況,所以先下手為強將他們抓捕,給其他母語作家殺雞儆猴的同時,從源頭阻斷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