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投對立走向價值共好的契機(施佳良)

更新時間: 2021/05/03 03:00
■藻礁公投爭論不止,甚至進入藍綠政治口水戰。為施工中的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資料照片(張沛森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施佳良/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兼任助理教授

近來關於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與藻礁的爭論不止。在網路與媒體上,甚至開始進入藍綠政治口水戰。雖然理想的公投是展現社會意志的直接民權表現,但為什麼公投過程往往容易形成對立?

公投制度設計是針對具體「單一方案」表達是否同意的表決。如在能源相關公投,三接公投就是「三接遷離大潭」;核四公投就是「讓核四商轉」,選項也只有針對主文方案表達「同意」與「不同意」。因此,發起公投的領銜人,其態度與立場就必然是清楚且堅定。立場主張就是公投主文;立論內容就是公投理由書,並以此立場號召投票人支持。

找出多元價值可落實方案

這是公投制度設計的結構誘因。但經歷過 2018年11月24日那場混亂的公投經驗後,台灣社會也開始意識到:缺乏問題盤整與充足資訊、缺乏理解的公投,非但無法實踐公投立法原意,更可能傷害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當公投缺乏對話,必然走向對立。

任何公投的連署過程,就是一場大規模倡議行動。而高達數十萬的連署人,簽名理由必然相當多元。有些支持公投主文,有些則希望透過連署,讓大眾有機會進行更多討論。畢竟連署是表態,以表達對問題的重視;投票才是決策,而社會期待在充分資訊下做出決策。

因此當公投成案後,在投票之前,便是開展對話與理解的契機。社會大眾想望著在三接口水戰紛擾當中,詢問關鍵問題:是否真的要在藻礁生態、空污、供電穩定當中做選擇?有沒有兼顧各種價值的作法?這些問題意味著,當社會想認真做出選擇時,就必然產生需要對話及資訊的真實需求。

故而在聯署書送交中選會後,社會也自發開始各種討論。如有學界發起全國近200位學者連署,且中興大學在 3月30日主辦座談會,期盼促成政府、環團及社會的對話,共尋雙贏方案。在尋求對話釐清的氛圍中,地球公民基金會、荒野保護協會等13個環保團體,也在 4月14日主辦能源轉型對焦會議,試著盤點藻礁生態與能源轉型的重要提問。同時,各大學與學生社團也陸續舉辦各種演講或討論會議等。不論是學界、學生、環團或社會大眾,都期待著問題釐清與充分資訊後,在投票時做出抉擇判斷;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民主景像。

公投主文反映了某種社會價值或擔憂,而遍地開花的各式社會討論,顯示著社會對三接若論及的多元價值與資訊廣度,正逐漸拓展。因此即便選擇不同意,表達不認同公投主文方案足以關照自己的關懷,但也不意味著無條件支持政府舊有方案。而是當隨著討論的開展,讓空污減量、能源轉型、生態保育等社會各界所關懷的議題與價值,能共同攤開在檯面上時,就有機會拓展出形成多種方案的空間;故而政府也需要回應社會討論所涵蓋的關懷,找出多元價值兼容並蓄並可落實的新方案。如此一來,公投就有機會跳出單一方案對決的二元對立緊張關係,轉化為促成社會共好的契機。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