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防衛法制的迫切課題(吳宗謀)

更新時間: 2021/05/04 19:56
新黨青年軍共諜案的5位被告一審獲判無罪引發爭議,也引起當前台灣強化民主防衛法制的迫切課題為何的討論。資料照片

吳宗謀/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新黨青年軍共諜案的5位被告一審無罪,王智盛先生投書《蘋果》指出近年法院「思維滯後」,沒跟上民主防衛潮流,所以審理國安類刑案,往往「情重法輕」。法院量刑是否妥當,可以等定讞以後再說。但在通案層次值得反思:法院判得重不重,到底是不是當前台灣強化民主防衛法制的迫切課題?如果這不是的話,什麼才是?

無論是為民主或獨裁服務,刑罰都是笨重的統治工具,因為往往只能在傷害造成之後,對付警察抓得到的人。的確刑罰有嚇阻力量,但是遇上不要臉、不要命、以及不怕被抓的人會打折扣。再者,刑事程序勞師動眾。就算要炮製冤錯假案,演場戲都曠日廢時。況且,執行偵審處罰的政府資源總是有限;資源一旦用盡,「法不責眾」,政權便威信掃地。

民主防衛武器做到一半

因為這些限制,理性的政權不會把刑罰放在治國第一線。過去的極權主義政權,用恐怖來駕馭社會;刑罰不過是製造恐怖的工具之一而已。至於自由與威權體制,在刑罰之前,會藉由行政權的各種調查、監督、干預或是監控等手段,甚至民間資源為槓桿,提早消弭真正的刑案發生的機率,或者在損害尚淺時,就能儘快受到控制。不只是針對境外勢力的滲透與顛覆時,才會這樣做,各先進國打擊組織犯罪與恐怖主義,也是如此。

這些道理卑之無甚高論,在台灣許多方面也已行之有年。王文主張,台灣需要從民主防衛的角度,全面梳理金流、人流,乃至資訊流的法制。脈絡雖然不同,但道理一如家暴不能等到出了人命再辦,而是需要保護令制度,以及鄰人熱心通報。都是同一套先行政、後刑罰的策略。既然如此,王文檢討法院,而不是行政手段做到哪裡,就令人納悶了。

早在2017年,政府已經意識到需要刑罰外的國安工具。調查局因此提出了「保防工作法」草案,然而引起強烈反彈。當時《蘋果》曾引述不具名的行政院高層,稱之為「人權大倒退」,「比白色恐怖還恐怖」。奇怪的是,行政院退回草案以後,關於反制滲透法制,至今沒有下文。究竟是政府缺法律人才,不靠調查局就寫不出保防工作的法條;還是台灣不需要反滲透了?

統促黨涉及《中國新歌聲》鬥毆事件以來3年多,政府都以掃黑來因應。這個「古早味」的策略是兩面刃。固然治安牌可以獲得更多民意支持,也迴避解散政黨的憲法訴訟難題。但是掃黑的定調卻也會去政治化,中國滲透活動的大圖像,被打散成無數個鬥毆、收保護費或是暴力討債的小案件。

國安案件的判刑輕重,無礙於當前台灣民主防衛法制的強化。指望嚴刑峻法會讓中國馬前卒嚇到放棄滲透,未免太天真。更何況,民主防衛的實體處罰規定,現成的外國立法例已經很豐富。比較急迫且重要的問題,恐怕是設計出新的機制,讓威權時期被獨裁者壟斷、欠缺國會與法院制衡的監控制度,能見容於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