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解法律還是說謊?】不知是現行犯?所以只是壓制……

更新時間: 2021/05/05 15:39
論者質疑,闖進松山分局中崙派出所、並往派出所梯間追逐前教官楊忠蒞的黑衣人,當時難道不是「實施」傷害或妨害自由罪行之「犯罪在實施中」的現行犯?示意圖。資料畫面(警方提供)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簡松柏/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公設辯護人

對日前黑衣人闖進松山分局中崙派出所鬧事,警方沒有將黑衣人逮捕的質疑?新聞報導說,台北市警察局長陳嘉昌表示:當時3名員警離開值班台、跑往梯間,攔阻正在追逐前教官楊忠蒞的黑衣人;這時徐姓黑衣人氣得跑回值班台旁,拿起椅子亂砸;當時中崙所副所長顏OO聞聲出來查看,他的視線被擋住,沒見到徐砸電腦過程,因此只將徐「壓制」、驅離,主觀上並不認為黑衣人是現行犯(所以,沒有「逮捕」……是「壓制」、不是「逮捕」。)

「無愧」是台北市警察局長,在「刑事責任」的追究上,是如此「周全、盡心」地「維護」中崙所副所長顏OO,並且也一併「維護」了所長許OO(註:在這裡,不談顏的「壓制」是不是「逮捕」及這「壓制」是不是偵查的開始…… 「壓制」或「逮捕」這關係到顏OO、許OO等2人是否觸犯「縱放人犯」與「湮滅罪證」的問題)。讓我們來想想:

一、闖進松山分局中崙派出所、追逐前教官楊忠蒞的黑衣人,當時不是「現行犯」?二、拿起椅子亂砸的徐姓黑衣人,只是「毀損公物」的現行犯?三、顏OO聞聲出來查看,他的視線被擋住,沒見到……將徐「壓制」。如果實情是這樣,那顏OO是不是存在妨害自由罪嫌(被害人是徐姓黑衣人)?

《刑事訴訟法》第88條第2項規定:「犯罪在實施中或實施後即時發覺者,為現行犯。」又第3項第1款規定:「被追呼為犯罪人以現行犯論。」筆者要問的是:

(1)闖進松山分局中崙派出所、並往派出所梯間追逐前教官楊忠蒞的黑衣人,當時難道不是「實施」傷害或妨害自由罪行之「犯罪在實施中」的現行犯?(註:「實施」犯罪與「實行」犯罪,在刑法的法律概念是不同的)

(2)「徐姓黑衣人」臨時起意拿起椅子亂砸、當時是毀損公物的現行犯,這是無庸置疑的。他因為被阻止,忿而拿起椅子亂砸勤務檯的設備,這不是更加顯露出他是「實施」傷害或妨害自由罪的現行犯或「實施」傷害或妨害自由罪「後即時(發)發覺」的現行犯嗎?

(3)「顏OO聞聲出來查看」,錄影所紀錄的內容是「顏OO聞聲出來查看」?「他的視線被擋住」,錄影所紀錄的內容真的是「他的視線被擋住」?「沒見到」、卻是如此「精準壓制」臨時起意拿起椅子亂砸的「徐姓黑衣人」?當時不是只有3、2位員警在場,難道沒有任何一位員警厲斥這位「徐姓黑衣人」?「徐姓黑衣人」不也是「被追呼為犯罪人」的現行犯(法律視為「現行犯」的現行犯)?

(4)以上,這是對「現行犯」法律意義的認識錯誤、還是警察局長的謊言?

迫於事件的「突發」,基於派出所當時人力的不足(與闖入派出所的黑衣人人數相比),再加上不願意輕易在派出所內使用槍械,當時顏副所長OO與其他員警只對這些黑衣人進行「壓制」、「驅離」……之後再行追究(包括刑事責任),只要不是「私了」,這或許是可以被接受的……但高階警官為了……一再紋過飾非,謊言一個接著一個來……這不單是卸責,更是陷基層員警於不義的行為,唉!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