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獄警:職涯經驗談看守所「特別接見」

更新時間: 2021/05/05 14:35
論者表示,看守所循行政裁量慣例將被告比照一級受刑人,其實兩者並無限制每天只能接見1次,這方面顯然監所都「裁量逾越」了。示意圖,為嘉義看守所會客等待區,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王智勇攝)

呂蓬仁/退休獄警

最近因「警察故事」節外生枝衍生「監獄風雲」插曲,不過兩段劇情與成龍及周潤發電影無關,合先敘明。台北市松山與北投兩分局相繼傳出「警紀之亂」,中崙派出所遭穿黑衣四海幫份子闖入砸毀電腦、踢館鬧場,被嘴上捋虎鬚的老虎非但不發威,所長許書桓還刪監視畫面「自保顏面」,搞得關鍵96秒像洪仲丘案禁閉室黑畫面,千呼萬喚警局終於還原現場鏡頭,警方應變處置虎頭蛇尾。

北投分局發生槍擊犯投案由眾小弟前呼後擁招搖送行,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在臉書爆料3年前趙介佑與借提人犯碰面接頭,繼而驚爆台北監獄特權接見爭議,包括涉及槍擊「館長」陳之漢的竹聯受刑人透過管道辦理特別接見,2年多達16次且事由不明,該當時典獄長謝琨琦與竹聯幫寶和會關係及是否有人牽線特見,北監回覆稱不得而知,這類紀錄簿冊應存查一定年限,倉庫翻出來必可「重播現況」,對此疑涉不法,法務部已指示廉政單位查辦中。

筆者服務矯正機關18年,期間待過兩看守所,監獄、技訓所及輔育院歷練從缺,幸好看守所附設分監,對接見業務略有涉獵,對警察借提人犯尤知之甚詳,僅依經歷賣弄淺見。

法官和檢察官偵審需要可提訊被告,其他司法警察如有調查必要亦得依犯人歸屬向法檢申請核可借提,監所再依憑核准通知書「淨身出借」,除非另案偵查,法檢訊後可能庭釋不還押致「有去無回」,警訊則務必有借有還「物歸原主」,與未來再借與否扯不上干,至於警訊借出發生之一切,概與法檢及監所無關,也管不著,即使人犯溜了也頂多由檢方發拘提或通緝令,監所握「借據」老神在在,免負疏縱脫逃責任,而警方借出去會提供「特殊服務」到何種殷勤程度,各取所需心照不宣也。

接見又稱會客或面會,於接見室監視下為之,律師接見立於「眼能見耳不能聞」位置,禁見被告須鄰近監看並錄影錄音。查《監獄行刑法》受刑人一般接見規定,原則每星期1次、時間30分鐘為限;《行刑累進處遇條例》再細分四級,第四級1星期1次、第三級每星期1次或2次、第二級每3日1次、第一級不予限制;《羈押法》對被告無明確限定次數,僅接見時間仍限30分。看守所循行政裁量慣例將被告比照一級受刑人,其實兩者並無限制每天只能接見1次,這方面顯然監所都「裁量逾越」了。

基於管教方便每日1次之「內規」尚情有可原,但第三級每星期1至2次缺乏明確,若給1次似與第四級無異,若給2次則超越第二級福利,監所乃彈性裁量每5天1次含假日計算,雖不滿意尚可接受,卻也偶生「為何不給2次」爭執,只能因案個別機會開導及透過集體宣導釋疑。

末談特別接見重頭戲,簡稱「特見」為實務稱謂非法律名詞,典獄長於教化或其他事由認為必要時,得准受刑人不受《行刑累進處遇條例》接見對象、時間次數及場所監視之限制,甚至違規受刑人法務部函令也認可斟酌准許,這是典獄長獨一無二法定特權。看守所所長兼分監長,解釋上權限適用,矯正界首長性格影響監獄性格,因之特見浮濫或嚴把關,肇因首長,戒護科長只有增加暨延長接見決定權,筆者跑過兩看守所,剛好碰到一濫作人情及一核准很苛所長,前者交際應酬廣結「善」緣,來者不拒管他阿貓阿狗,特見通常議員立委、鄉鎮長以上輩份級數或媒體記者才敢申請,他居然村長鄉代也准。

「其他事由」認為「必要時」准予特見,立法旨意在使遠途、年邁或上班族等等家屬非不得已情況個案權宜辦理,卻讓某些不肖首長拿其濫施人情,不管申請事由不論必要性,只在乎介紹引薦人「來頭大小」,徒增提帶工作量,基層管理員敢怒不敢言,若平均十幾天一件特見差不多,一天十幾件就超級不正常,國會助理或服務處主任拿著立委名片申請即如朕親臨,立委更算準抵監獄大門才裝模作樣與部長手機通話「狐假虎威」,台灣黑白鮮少不掛鉤,所以民代服務的常是黑道樁腳,選民少見才會多怪,木訥耿直的首長對特見「不速之客」不耐也無奈,順水人情大放送憂食髓知味,審核從嚴等著被叮滿頭包,准駁間造成困擾。

政治會金權掛鉤及官商勾結,警友會顧問通常是哪些人物、經年累月固定捐款圖什麼?違法電動玩具或特種行業,花錢換取轄區警睜一眼閉一眼還通風報信,曾有位組頭炫耀警察是他養的,不敢取締他違規也不會抓他經營六合彩簽賭,當今閣揆蘇貞昌競選省議員時諷刺舊警車漆黑白色象徵「黑白通吃」,車頂閃紅燈嗚嗚作響是提醒「紅包拿來」,前內政部長吳伯雄納悶為何那裡有色情賭場居民一清二楚,唯獨警察蒙在鼓裡?

目前亂象幾近處於社會無規範的無政府狀態,隔行如隔山且行行有本難念的經,黑白兩道間究竟「共生」到什麼地步,「桃花源內情」實不足為外人道矣!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