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接是污染與污染的選擇(錢建文)

更新時間: 2021/05/07 03:00
■台灣人民以藻礁公投聯署來展現民意,蔡政府以三接外推來滅火,但論者認為若要外推,怎能不經由當初的環評專家共同討論。圖為大潭藻礁和中油三接站工程。資料照片(張沛森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錢建文/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彰化兒科醫師

蔡政府告訴人民,在藻礁附近建造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是一種環境與環境之間的選擇,原因是蓋了以後可以減少燃煤發電。然而真的是如此嗎?天然氣發電與燃煤發電相比,確實污染少很多,然而造成台灣空氣污染的元凶,是高耗能、高耗水與高污染的三高「褐色產業」,包括鋼鐵、石化與水泥。無論用哪種能源來發電,都是為了提供這些主要集中於中南部的「骯髒產業」來使用,若不做產業轉型,就不會改變太多中南部空污的現況。

過去國民黨政府用核電來支持三高產業,核電的風險雖小,但一旦出事,幅員極小的台灣根本沒地方可撤退。現在民進黨政府則用天然氣與綠能來支持三高產業,繼續放任每年用電量大幅成長,只好不斷在苗栗山區砍樹種光電,也為了縮短時程不選更好的台北港而去破壞千年藻礁。前者把不確定的風險留給後代,後者的破壞環境卻是現在進行式;一個是「以核養褐」,另一個則是「以綠養褐」。因此兩者都一樣在骨子裡是污染與污染的選擇,哪來的環境與環境的選擇 ?

藉藻礁擋三接棄三高產業

台灣人民選擇了廢核,就不能僅以綠能與天然氣來取代核能,還必須做產業的選擇。要把寶貴的能源與水資源留給有「護國神山」效應的產業,因此就須淘汰骯髒產業,這些骯髒產業靠著政治的尋租行為,與過去台灣的政治人物密切合作,把大量的成本外部化:每個台灣人的納稅金都被拿去補貼這些產業的便宜用電與用水,他們卻只能貢獻有限的GDP,製造了大量的疾病與龐大醫療費用支出,也造成了資源排擠效應。廢核之後若不去處理這些產業,就會造成嚴重的環境破壞後果,若人民因此選擇了恢復核電,民進黨不能怪罪藻礁阻擋,而要檢討自己為何依舊擁抱三高產業。

民進黨在過去執政時核定國光石化落腳於彰化大城濕地,蔡英文在競選總統時密訪六輕,當選後說10年不會大幅調漲電費,也把進行了十多年有關六輕污染造成健康危害的研究終止。當廢核政策結合了這樣的領導願景,就已經是一場災難。

三接外推決策,更是如同兒戲。蔡政府在處理重大爭議的手法如出一轍:在萊豬議題上,先把專家解決,諮詢會議只開一場,會議記錄列為密件。在三接環評,也同樣動用政府表決部隊推翻專家結論。後續就輕鬆地把兩個議題的討論焦點,全部都轉移到政黨鬥爭的氛圍上;更把不聽話的黨籍立委以黨紀處分,解決掉最後的阻礙。當初的便宜行事,如今踢到鐵板,人民以公民投票聯署來展現民意,證明了我們的民主素養,讓蔡政府大為驚慌,就以三接外推來滅火;但若要外推,怎能不經由當初的環評專家來共同討論,就逕行由少數人決定?

從來環境運動的成功都是物種保護了人類,而不是人類在保護物種。當年的反國光石化運動以白海豚保護為「藉口」,在強大的民意下成功地讓馬政府改變。表面上是我們保護了白海豚,其實是白海豚保護了我們不再被新的石化產業所大幅增加的空污危害。如今的藻礁也是一樣,若能成功阻擋三接,就會逼使民進黨政府放棄與三高產業的政商關係,合理而大幅地調高用電大戶的電費,大幅調高六輕的水費,停止麥電的燃煤許可使其改為天然氣發電,徵收六輕工業港作為國家使用,以官股的力量停用中鋼落伍的溼式煉焦爐。

如此就能藉由產業政策的轉型所造成的能源負成長效應,來爭取能源轉型的時間,避免限電的政治危機,減少空污與疾病支出,也能讓護國神山產業能源無虞,天然氣接收站也可以有充分的時間在更適合的地點來興建;這才是真正的多贏局面。因此我支持藻礁公投,拒絕污染與污染的選擇,能源轉型必須搭配產業轉型,才有真正的環境與環境的選擇。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