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觀點】警方違法滅證 北檢緩起訴合理嗎?

更新時間: 2021/05/12 14:36
論者表示,許、傅各須支付公庫15萬元,並接受4小時法治教育結案,其緩起訴是否適當,自有公評。示意圖,為監視器拍到所長和巡佐在監視器主機前刪除影片。資料畫面(警方提供)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楊岡儒/執業律師、高雄律師公會第15屆人權委員會召集人

北市松山分局松山之亂,於5月11日經北檢偵查終結,以下筆者特別討論中崙前所長許書桓、巡佐傅榮光二員所涉「湮滅證據罪」部分,經北檢緩起訴處分之妥適性:

依媒體引述,檢方查出許書桓係在巡佐傅榮光提議下,同意刪除關鍵監視器畫面,並由傅將檔案格式化。由此觀之,足認先前許自稱「不慎刪除」應屬謊言,且先前「許、傅二員共議」刪除監視器畫面,在警方還原「兩人站在監視器設備畫面公開前」,二人仍企圖掩蓋,此部分可回頭觀察「歷次的對外說明」及比對「許前說長的前後說詞」。

媒體復載,傅員另於4月23日晚上還傳LINE給許書桓致歉,提到:「老大,對不起害了您,非常抱歉。」許則回覆說:「沒事,我自己判斷的。」據此判斷二人有犯意聯絡,檢方並就許、傅兩人認罪內容,均給予緩起訴處分,各須支付公庫15萬元並接受4小時法治教育。

按《刑法》第165條規定:「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或使用偽造、變造之證據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萬5000元以下罰金。」同法第166條對被告自白設有減輕之規定,但請特別注意,本案許、傅二人為均為公務員(警員身分),依《刑法》第134條規定「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換言之,本案「湮滅證據罪」其法定刑加重後,應屬「得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檢方對兩位被告均為緩起訴處分?(筆者認為本案姑且不另論《刑法》第138條,毀棄、損壞公務上準文書之派出所監視器畫面可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此另涉該監視器畫面後經救回等討論。)

智者以諭而明,請參考實務上北院109年度易字第400號這則刑案判決:「翁OO具有律師身分……竟利用勘驗程序並趁該案承辦檢察官不注意之際,基於隱匿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之犯意,將『本案匯款書2紙』放入其褲子右側口袋內隱匿之。嗣經該案承辦檢察官未見本案匯款書2紙並質問在場之人,翁OO方取出,始悉上情。」

該案涉犯「隱匿公務員職務上掌管之物品罪」被告經檢方起訴,由北院判決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3000元折算1日。請特別注意「該案被告尚且不是公務人員,而且係當場被發覺隱匿公務員職務文書二紙」即被起訴並經「判決有期徒刑6月!」 縱然被告於該案否認犯罪等,但詳其始末、權益輕重等,懇請觀察,檢方係依法起訴!或者檢方抗辯被告否認犯罪,真是如此?

舉輕以明重,松山之亂中,黑衣人是否毀損公物、妨礙公務,均有賴客觀監視器畫面為證,警方違法滅證,無論許、傅二人其理由為何,依法論法,許、傅身為公務員依法應加重其刑二分之一至少應論以湮滅證據罪之法定刑加重為3年以下,故懇請審酌「二人身為警方執法人員」且同謀「格式化犯罪證據影片之違法滅證!」並且先佯稱「不慎刪除」,後因「證據明確,甫俯首認罪!」

卻可獲得檢方緩起訴處分?

或者,如未復原監視器畫面,亦未有「許、傅二人站在中崙所監視器前商議如何滅證之畫面」可做為證據,是否檢方會改採信「不慎刪除」之一連串的掩蓋及謊言?是以,怎堪輕縱,至少應由檢方起訴,是否由法院依法判決為妥?為何逕由北檢對許、傅作成緩起訴處分,讓卷證無法讓法院審查及判斷?檢方是怕什麼?

相較前述北院109年度易字第400號,該案以之比對二者案情輕重、滅證狀況、權益影響及被告身分(許、傅二人為執法人員身分)等,不得不令人深思暨質疑該緩起訴處分之妥適性、正當性或公平性?

再者,本案「(警方)湮滅證據罪」一經「檢方作成緩起訴,請問誰人能聲明不服?」請注意本案「非告訴乃論」並無告訴人,該案既無告訴人,孰人能提出再議?難道只能委由上級高檢署判斷後撤銷發回,有可能嗎?

依《刑事訴訟法》256條第3項規定:「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案件,因犯罪嫌疑不足,經檢察官為不起訴之處分,或第253之1條之案件經檢察官為緩起訴之處分者,如無得聲請再議之人時,原檢察官應依職權逕送直接上級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再議,並通知告發人。」

準此,真相大白,檢方該緩起訴處分如何救濟?或可窺見其端倪,請問北檢是否依法送上級機關之高檢署再議?再議結果如何,懇請拭目以待。或可言許、傅二員之滅證罪逕以緩起訴處分終結?即許、傅各須支付公庫15萬元,並接受4小時法治教育結案。其緩起訴是否適當,自有公評。更顯本案檢方就警方違法湮滅證據罪,僅處以緩起訴處分之失衡,亦啓人疑竇及質疑其緩起訴處分之公正性!

恰如台中地檢盧檢察官偽造公文書之辦案記錄簿偽造、幽靈開庭,台中地檢亦僅處緩起訴處分結案,未經起訴、法院審理、查閱卷證後依法論罪判決,試問:「人民會信賴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