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心聲:我們社會如此粗暴對待弱勢者的性

出版時間: 2021/05/15 11:35
更新時間: 2021/05/15 13:08
論者表示,在體制的「專業」評估下,人往往成為「受服務的對象」而不是一個完整的人,除了吃得飽、能呼吸之外,體制忽略了人與生俱來的情慾想像,也忽視弱勢者對於親密關係的渴望。示意圖,為萬華三水街茶室。資料照片(劉耿豪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手天使

本土疫情爆發,除了確診者的足跡引發大眾的恐慌,對於其足跡也引發了媒體一陣八卦式的獵奇報導,引出老人情慾的討論,其內容不外乎訕笑老人的「身體健康,需求頻繁」等等。

性權即人權,手天使自2013年成立以來,致力於推展殘障者的性權,服務持有重度障礙證明的肢體及視覺障礙。然而,在多年服務以來,漸漸發現,除了殘障者,老人的情慾需求也漸漸浮現。

「我爸爸在機構被投訴會亂摸服務者的屁股,怎麼辦?手天使可以來服務嗎?」每每接到這類的申請,手天使礙於人力,也只能回絕,也總在拒絕時,試圖找尋解方。不變的是,對於弱勢者的性,我們的社會仍是如此粗暴對待。

本次「人與人的連結」引起廣泛討論,其中不乏針對特定行業以及特定族群性需求的責備與訕笑。手天使一直以來致力於捍衛各種邊緣的性需求,因此不論是同志、女性、身心障礙者或是中老年,我們認為性需求皆應當被合理的正視、對待。

因為 COVID-19 的疫調,導致一些人私生活的情慾實踐被曝光。在國家以及全民的檢視下,這些「連結的人們」必須承擔原本就被極度汙名的中老年情慾,並且又被扣上「防疫破口」的罪名,或被獵奇的「發現」中老年性慾/社交需求的存在。這些反應都顯示了多數人不重視甚至否定了中老年的情慾實踐方式與場域,導致疫情爆發時,這些邊緣的情慾不但沒有辦法被社會安全網接住,除了社會大眾的嘲諷之外,這些空間更被定調為「出入複雜」的場所,這一切都將中老年人情慾實踐的可能與處境變得更為困難,並且也再次加深了社會汙名。

想像一下,若今天確診者常去的店家並不是茶室,而是「一般的正當場所」——例如一位作家每天都去同一間咖啡館工作,而在確診後被公布足跡,大眾還會有這樣的反應嗎?許多提供餐飲、可以久坐的店家都是這樣,對於不能或不願回到「家」裡的人來說,常去的店家就是他們有歸屬感的地方。早在去年就有許多精神與心理領域的專家呼籲過要留意孤獨造成的精神壓力,怎地當社交需求是在茶室被滿足時,就要受到大眾這樣的「關注」呢?只要這樣比較,應該就不難明白,這一波對於中老年人與茶室型態陪侍產業的訕笑,只是拿防疫當藉口在進行獵巫。

防疫很重要,那就專心在防疫上頭。衛服部公布足跡,是要提醒大眾留意自身狀況,不是要進行道德批判。擅自腦補著「去茶室消費那就有性服務,再怎麼樣也有口交」,是對陪侍產業的刻板印象,就跟誤以為「酒店小姐被框出場就是同意性交易」差不多愚蠢。

長照不該只是讓人生存,更是要讓人好好的活著。政府大力推行長照制度。然而,在體制的「專業」評估下,人往往成為「受服務的對象」而不是一個完整的人,除了吃得飽、能呼吸之外,體制忽略了人與生俱來的情慾想像,也忽視弱勢者對於親密關係的渴望,有需求者必須各憑本事滿足自身的情慾需求。

某些人在這不幸的時節裡被出了櫃,茶藝館的櫃、中老年情慾的櫃、(可能)婚外性的櫃,個人性隱私被完整的曝露在大眾面前,這些人被強迫面對性汙名,以及排山倒海的「破口」指控。因此,手天使呼籲社會大眾應當停止汙名中老年人的性需求,不將之特殊化,我們才更能用社會安全網接住這些邊緣的性實踐與空間。畢竟,這幾天的這些嘲笑與謾罵,正是他們繼續躲藏,不願意接受篩檢及治療的原因。

另一方面,茶室的經營,以及從事這些行業的人們,在疫情之後又會如何?去年與今年酒店停業後,無處可去的工作者們逐一轉向非法,無獨有偶,茶室經此一事也暫時不能營業,那麼原本仰賴這些工作的人們要如何維生?紓困的方案是否能夠及時適用這些沒有工作證明、沒有勞健保的人們?篩檢、治療的資訊與資源是否能夠確實傳達給他們?這些也是在這一波性汙名的討論中鮮少被看見的。

長照不只餵食換藥包尿布,更應要有喝茶、跳舞、下棋等的社交需求,甚至撫摸自慰打手鎗的性需求。手天使在2013年即大聲疾呼,希望政府能正視弱勢者的情慾生活,在2021年的今天,仍得不到任何正面回應,手天使看到了這些需求,也希望政府能夠正視它,將弱勢者的情慾與社交生活納入長照制度評估,以促成更完整,人性化的服務。

最後,手天使也呼籲 關心老人福利的團體們,請在此事件上發聲,或至少進行有意義的正向討論。我們的社會總把老、殘視為無性無慾,但我們都知道並不是那樣。那麼,中老年男性的情慾出口何在?以及,更常被無視的女性情慾,又在哪裡呢?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