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樹─政治史中的台灣《蘋果日報》(吳叡人)

更新時間: 2021/05/17 03:00
■18年前5月2日凌晨,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右)在印刷廠檢視剛印好的台灣《蘋果日報》創刊號;從此見證了台灣現代史上最動盪的18年政治發展歷程。左為當時的總編輯陳裕鑫。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吳叡人/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

台灣《蘋果日報》自2003年發刊以來,不只見證了台灣現代史上最動盪的18年政治發展歷程,並且以其自由主義立場參與了台灣民主鞏固與國家形成最關鍵的政治工程,最終成為守護台灣主權與民主的自由體制(liberal institution)不可或缺的一員。如此具有公共性的商業媒體,如今卻因不敵資本邏輯與帝國壓力而將消失,確實令人感嘆與不捨。

不過,如果我們冷靜回顧《台蘋》18年來與台灣政治史一路同行的足跡,我們會發現它其實已經完成了重大的歷史使命,那麼我們或許會少一點感傷不捨,並且能用比較積極的心情來面對它的退場與轉型。

台灣《蘋果日報》發刊於2003年,這是一個充滿象徵意義的年度,其主旋律就是中國的崛起與擴張。這一年2、3月,源於中國的SARS危機擴散到香港、台灣。這一年6月29日,中國與香港簽訂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開啟經濟整合之路。兩天之後,50萬市民走上街頭反對23條國安立法,港中政治矛盾浮上檯面。這一年,香港粵語流行文化巔峰期的代表性人物──張國榮和梅艷芳,相繼離世,香港流行文化自此大舉北向追求中國市場。

SARS是「中國因素」全面入侵邊陲的隱喻,CEPA是中國入侵在經濟領域的表現,張國榮與梅艷芳的相繼離世,是一度自主的香港本土流行文化領域棄守的先兆,而50萬人7.1遊行,則是香港人首度公開抗拒中國在政治領域的入侵。2003年,中國透過疫病、經濟、政治與文化,全面在香港展演宗主國對殖民地的入侵、控制,並且不祥地預示了「明日台灣」的場景。

《台蘋》就在這個世界史的時點誕生,此後18年,它將和台灣一起在「中國陰影」這個喧囂的主旋律之下,走過一段捍衛自由與民主獨立的荊棘之路。我們可以分為3個時期,觀察這段歷程。

從第三種聲音到進步本土

第一個時期,是2003年到2008年,也就是陳水扁執政的中後期。這段時期,台灣內部有幾個重要的發展:(1)核四復工問題引發了公民社會與執政黨關係的重構,民進黨流失了傳統盟友與作為進步政黨的正當性。(2)陳水扁貪瀆事件進一步腐蝕了民進黨的正當性,也使政治本土主義路線陷入困境。貪瀆事件同時引爆了(3) 激烈的藍綠衝突與社會分裂性動員。此外,中國藉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浪潮與台灣壟斷資本結合,試圖「以商逼政、以經促統」。整體而言,此時民進黨面對多重困境:中國地緣經濟學的侵略、公民社會的疏離、貪瀆,以及尖銳的政治對立與社會分裂。最終,民進黨失去政權,而支持與中國經濟整合的馬英九當選,主導下一階段政局。

《台蘋》在這個階段以外來者之姿進入台灣公共領域,雖然採取《壹週刊》式揭發弊案的社會暴露(exposé)路線,對陷入弊案的民進黨政府多所抨擊,但在政治言論上則審慎地維持藍綠平衡的現實主義 (或機會主義)策略,無意間扮演了「第三種」聲音的角色,某種程度上發揮了防止藍、綠兩種民族主義在對立的社會動員氛圍中走向極端化的非預期效果。

第二個時期是2008年到2016年馬英九執政期間。這個時期,由政商菁英主導的經濟統一路線抬頭,馬英九政府開始正式與中國協商經濟整合,然而從2008年陳雲林來台簽訂兩岸協定所引發的野草莓學運開始,這個路線也在台灣社會激發出新一波反對「中國因素」的社會運動,例如2012年的反媒體壟斷運動,以及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這波本土社會運動取代了陷入低潮的民進黨,成為實質上的在野黨,經由本土論述的重構與社會動員,有效制衡了獨大的馬英九政權,阻擋了「服貿協議」的通過,最終還促成選票轉移與民進黨的復甦,以及2016年該黨的重返執政。

《台蘋》在這個階段秉承一貫的在野揭弊精神,強力報導這一波新社會運動,實質上成為盟友,與社運共同制衡馬英九政權。壹傳媒自身在2012年捲入親中集團併購的危機,成為反媒體壟斷的導火線與當事人,可能也強化了《台蘋》與社會運動合作的動機。無論如何,或出於真實信念,或出於審時度勢,《台蘋》在此過程中逐漸與台灣社會運動界形成某種隱然的「進步本土」同盟關係,成為台灣公民社會的一個重要成員。

與公民形成民主防衛同盟

第三個時期是2016年到2021年。這個時期,在台灣國內,韓國瑜所領導的群眾性經濟民粹主義運動,取代了前一階段馬英九的政商菁英同盟,成為新一波追求與中國整合的主導力量。國際上,美中對立之勢漸成,習近平廢棄九二共識,對台採取強硬擴張路線。2019年6月,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香港市民與北京宗主國全面決裂,正面衝突,這個衝突也加速了美中對抗與新冷戰態勢之形成。

韓國瑜的崛起與習近平的帝國主義路線促成台灣公民社會再度集結,開始推動「民主防衛」運動。史詩般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則透過台灣公民社會的動員與媒體的報導,迅速將反中國侵略的意識擴散到整個台灣社會,逆轉了半年前的經濟民粹浪潮,也促成了蔡英文的高票連任與台灣主權國家的鞏固。

《台蘋》在此一時期,不僅延續先前不分黨派的揭弊精神,率先揭發韓國瑜違法農舍等案,協助遏制經濟民粹主義浪潮的擴張,同時更大篇幅報導、全面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成為台灣公民獲知香港運動訊息最主要來源。對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的信仰,以及對香港唇亡齒寒的關懷,促成了《台蘋》與台灣公民社會之間一個新的民主防衛同盟。

從上面勾勒的軌跡之中,我們可以觀察到18年來《台蘋》在3個時期,3種相關但不同的脈絡下所展現的自由主義立場:(1) 在民進黨首次執政時期,「藍綠平衡」的現實主義不預期地緩和了社會分裂,也防止了極端主義的興起。(2)在馬英九執政時期,與台灣公民社會形成「本土進步」同盟,反抗資本與帝國結合,侵蝕台灣民主自由。(3)2018-19年以來,在日益加深的中國帝國主義侵略陰影下,再與台灣公民社會共構「民主防衛」同盟,捍衛台灣的主權、民主與自由,支持香港,反抗極權帝國侵略。

台灣民主不可分割的部分

這3種自由主義,其實是一種連續的演化過程──代表《台蘋》從現實主義到真實信念,從商業利益到公民社會,從外來到本土的演化過程。來自香港的《蘋果日報》,被移植到台灣的土壤之中,在台灣民主鞏固、深化與國家形成的動盪歲月中,與台灣公民並肩作戰,一同捍衛自由民主,在此過程中逐步演化、轉化、生根,最終變成了台灣民主體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成為台灣的《蘋果》。

《台蘋》在2003年SARS和平醫院封院危機後來到台灣,並且將在2021年5月武漢肺炎肆虐下和平醫院所面對的新挑戰之中落幕,但歷史不會重覆,我們也不必唏噓,因為18年後台灣社會已經成長,和平醫院已轉化成抗疫基地,而同樣地,《台蘋》也已茁壯成熟,準備面對新的生命形式。

一切書寫在紙上的文本都將隨風消逝,然而捍衛自由的記憶如今已長成大樹,大樹成林,在林蔭下自由人生生不息。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