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明天見!(范疇)

更新時間: 2021/05/17 03:00
■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遭港府藉口港版國安法,凍結名下公司財產與持有股份。 資料照片(香港《蘋果日報》)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范疇/戰略作家

壹傳媒在台灣的《蘋果日報》紙版停刊,其中有紙本媒體經營大環境的因素,也有政治預期因素。逃港難民出身的老闆黎智英,長年的反共史人盡皆知,現因政治立場在香港被判刑、凍結個人金融資產,香港《蘋果日報》前途未卜,隔海的台灣紙版經營出現困境,結束是個無奈但理性的決策。

結束台蘋黎選擇體面退場

黎智英有無數機會人生再度逃難、逃離香港,但他選擇了留下。台灣《蘋果日報》紙本若以殘值低價出售,接手方也是有的,但看來他選擇了體面退場這條路。香港在過去20來年,出現了多起立場飄忽的媒體被收購後轉紅、而今依然叱喝風雲於香港、台灣、美國的案例。雖無緣相識,但印象裡黎智英從未立場飄忽,在公義與私利的天秤上,看來他是有所不為的。

發生在黎智英身上的事,與發生在香港身上的事,其實是一個銅板的兩面。這個銅板就是:專制之下無自由。

有人會說,這不是廢話嗎?依照語意學,「專制」與「自由」本來就是兩個對立的詞,有專制就無自由,有了自由,專制就無法存在。如果一般人的腦子真的如此清楚,那的確就是廢話。今天悲哀的是,明明是廢話,卻還需要講,因為幻念的力量是如此巨大。

以香港本身為例佐證多數人的腦子是糊塗的,有點殘忍,但這案例卻很利,不用利刀是切不開思考誤區的。香港當年上街抗議「送中」人數達百萬,震驚了世界。為什麼人數會達到百萬,甚至還有無數人由海外返港參加遊行?因為這些人腦中都還存在一個幻念──在中共專制政權下還有爭取自由的空間。你說是不是這樣?如果不是因為相信在專政之下還有爭取談判的空間,那你上街幹嘛?

這幻念葬送了香港的最後機會,恰似同樣幻念在1945至49年間葬送了民國政府的最後機會。2019年6月至今,香港的「反送中」抗議過程中死了多少青年?由於有幻念者和無幻念者之間的認知差距太大,這裡不想介入無謂的辯論,我們就說死的人數是「X」好了。這也是無奈,因為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北京城內究竟死了多少人,至今都還真相未明,我們只能說六四期間死了「Y」個人。

如果沒有幻念港命運不同

如果香港2019年上街的百萬人,腦袋都早已弄清楚「專制之下無自由」是個定理,他們還會採取上街抗議這種形式嗎?他們之所以上街,是不是大家腦中還有一個潛台詞共識──與專制政權還是有通過談判爭取自由空間的?如果他們當時沒有幻念,或許還不用犧牲到「X」人,香港的命運就可以不同了。

對台灣,這也算是一種「香港啟示錄」吧。篤定「專制之下無自由」的人,遇到專制入侵時,只有3種選擇:(1)立刻走人移民;(2)留下戰鬥;(3)阿Q式的安慰自己:沒有自由又何妨。

選哪一種是你我的自由;唯一不可選的是──以為專制政權進來後可以通過百萬人上街抗議要求自由。或者,你以為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和法治可以保障你的自由?還先不說台灣的法治程度只有60分,摻水摻沙子的縫隙無處不在,即使通過一人一票的操弄,也完全可以剝奪你的自由,而且法條一條都不會少。

保自由不讓專政體制進來

保障自由的方法只有一個:不讓專政體制進來,不管它是武攻還是文滲,或是由你現有的體制內部腐蝕起。

社會保自由的方式只有:自發性的民防、心防、社區互助。記住一位中國學者的告誡:美國的民主能走到現在,乃因為從建國之初開始人人背上背的都是一把來福槍,而中國人得不到民主,乃因為人人背上背的都是一把拖把。

過去的香港在實體上已不存,但香港人終將散至各地形成一個虛擬的夢中香港。明天見,香港。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