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蘋果」的甘甜與苦澀( 胡元輝)

更新時間: 2021/05/17 03:00
■當今傳播生態極不利於紙媒發展,然數位蘋果的滋味能否撼動更多閱聽眾的味蕾,需要更具想像、亦更為精緻的破壞式創新。資料照片(杭大鵬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胡元輝/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

台灣《蘋果日報》紙本要停刊了,消息傳來令人驚訝,卻不令人意外。畢竟當今傳播生態極不利於紙媒發展,一旦蘋果的滋味不必然要從紙本品嘗,甚至被許多新興的滋味所遮蔽,紙本《蘋果》的黯淡似乎只是早晚而已。問題是,數位蘋果的滋味能否撼動更多閱聽眾的味蕾?

新聞消費型態劇烈變化

台灣《蘋果日報》創刊於18年前,彼時正值新世紀的開端,雖然網際網路已經展現威力,但仍未成為新聞生態的主流;雖然智慧型手機已然初試啼聲,卻猶在商用的實驗階段。憑藉精準的市場導向,無羈的報導風格,紙本《蘋果》立刻成為台灣閱聽眾的寵兒,加上多元、開放的言論立場,更讓《蘋果日報》在台灣媒體地景中樹立超黨派的獨特形象。但18年後的今天,上述特質已經不是一家報社能否生存的關鍵。

閱聽人最大的媒體使用行為變化就是棄紙本、迎數位。英國牛津大學路透新聞研究中心2019年的全球調查即發現,民眾接觸新聞來源的管道以網路最多(89%),其次是電視71%,印刷媒體只有30%。至於接觸新聞的裝置,則以手機最高(76%),其次是電腦(50%)與平板電腦(17%)。全球如此,台灣亦然,2020年的調查發現,83%的台灣民眾透過網路觸及新聞,電視與印刷媒體分別是62%與21%。在接觸新聞的裝置部分,台灣民眾的排序同樣是手機 (74%)、電腦 (41%)與平板電腦(16%)。

面對閱聽人新聞消費型態的劇烈變化,全球報業儘管使出渾身解數,企圖開源節流,但多數仍難以招架。主因就在於報業擁抱數位的過程中,新的數位收入多半無法彌補傳統收入的大幅縮減,更令報業經營者困擾者猶在於,儘管報業已經盡力開拓數位市場,但閱聽人取得數位新聞的主要來源卻是網路平台而非媒體網站。牛津大學的最新全球調查即顯示,只有28%民眾走「正門」,直接透過新聞媒體的網站或其App來瀏覽新聞,其餘72%的民眾係透過搜尋引擎、社群媒體或新聞聚合網站等「邊門」來接觸新聞。

換言之,民眾的新聞消費愈來愈仰賴大型科技公司以演算法來驅動的網路平台,此種情形尤以年輕世代為甚。報業的數位轉型所需克服的問題已不只是自身產品與服務的品質而已,還須面對以平台為基礎的新聞消費模式。無怪乎,儘管台灣《蘋果日報》已經是台灣媒體諸多轉型策略的先行者,包括動畫、即時新聞與網路訂閱制等,最後仍然無法克服全媒體營運的挑戰。《蘋果日報》的營運挑戰當然不是只有科技衝擊下的商業模式問題,但《蘋果》經驗卻是台灣報業數位轉型的珍貴教材。

數位轉型需破壞式創新

儘管報業前途未卜,牛津大學甫發布的另一項調查仍發現,全球受訪問的報業高層主管中,有四分之三多數認為,COVID-19疫情將加速他們的數位轉型計畫,包括更多的遠距工作模式,以及更快速的轉向以讀者為中心的商業模式。但這些主管所青睞的數位訂閱機制要如何可行?閱聽眾及其資料所顯示的洞見能否有效掌握?AI、5G等新傳播科技能否有效運用?聲音產品如何產生經濟效益?乃至諸如電子商務、活動舉辦等多元營收模式能否成功推動?可信賴的新聞品牌能否鮮明建構?顯然將不只是全球報業主管的課題,也同樣是「數位蘋果」無可迴避的挑戰。

其實,報業棄守紙本、專攻數位者所在多有,亦不乏取得階段性成果者。美國的《猶他新聞》(Deseret News)雖不能視為紙本報業的棄守者,但毫無疑問是數位轉型的範例之一。作為猶他州歷史悠久的報紙之一,《猶他新聞》原本也是一個綜合性的新聞媒體,但廣告營收大幅下降的事實,讓主事者決定進行破壞式轉型。該報社一方面停掉日報,改推出以信仰家庭為目標的全國性周報;另方面則開辦「猶他數位媒體」(Deseret Digital Media),積極運用行動與社群媒體,提供中小型企業所需的線上資訊與服務。結果傳統成本大為下降,數位營收日漸提升,數位轉型成果廣受矚目。

根據金氏世界紀錄的登載,1989年《紐約時報》星期日版頁數曾高達1612頁,重量為5.5公斤,如今俱往矣。毫無疑問,社群媒體與行動傳播所帶來的科技破壞,業已對新聞產業造成劇烈的數位革命,並使傳統新聞產業以廣告為基礎的商業模式遭到巨大衝擊。從報業數位轉型的角度而言,台灣《蘋果日報》決定棄守紙本、專攻數位的策略雖可理解,但挑戰只是開始,如何讓「數位蘋果」脫離苦澀,享受甘甜,顯然需要更具想像、亦更為精緻的破壞式創新。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