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疫苗優先順位 是否漏掉重症病人的「居家支持網絡」人力

出版時間 2021/06/07
筆者認為民間照顧人員穿梭於家戶間,若未施打疫苗,容易成為社區交叉感染的破口。居家長者示意畫面。《香港蘋果動新聞》資料照片
筆者認為民間照顧人員穿梭於家戶間,若未施打疫苗,容易成為社區交叉感染的破口。居家長者示意畫面。《香港蘋果動新聞》資料照片

王品/國立臺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我國的COVID-19社區傳染疫情不降,雙北已於上周宣布將長照機構人力與住民之疫苗施打順序提前,也包含居家服務與送餐人員。日前新北市還將「洗腎患者」之順位也提前,中央政府也擬從善如流,新匡列出「所有75歲長者」都優先施打。但還有一類高風險的人未被納入思考。

那就是名目上非屬長照「居家服務」人員,但實際上一樣穿梭於家戶間,一樣提供陪診與居家服務的工作者,例如「居家支持/陪伴」人員。差別只在於前者照護的對象為「失能者」,所以被納入公費補助的長照系統,而後者照護的對象主要為重症患者,不屬長照,而為自費服務。

由於我國的長照制度資格設定過嚴,必須失能,而且必須失能狀態已達六個月,才符合申請資格。導致洗腎或癌症等重症患者,由於未必「失能」,因此不符合長照資格,也就無法得到政府的居家服務。但這類重症者的免疫力低、體力也衰弱,出門看診或在家生活也都需要幫手,實質上就是會有居家服務的需求,也是傳染病的高風險族群。怎麼辦?

這是為何民間部門應運而生「居家支持/陪伴服務」的自費網絡,而居家陪伴人員也就成為重症患者的好幫手,提供洗腎或看診陪同、術後、病後休養照護等服務。把「健保」與「長照」都漏接的重症病人族群接住,給予安全、有尊嚴的生活。

這類「居家支持/陪伴服務」,每位工作人力都不只服務一個家庭,而是在不同的個案家庭中穿梭,類似於透過共享經濟的方式形成個案可以負擔得起的照顧網絡。這樣的服務,能創造在地的照顧工作機會,也解決在地的照顧需求,更達到預防弱者更弱的公衛與社福目標,一舉三得。

有的國家會將重症病人納入其公共的長照居家服務系統,有的維持自費性質。但不管其名目上是否叫作「長照」或「社福」,台灣民間的這種「居家支持/陪伴服務」實質內涵都是在照顧弱勢的重病者,毫無疑義,也是減輕就業家屬的照顧負擔。

台灣不僅洗腎病人數量冠於全球(多為血液透析,無法在自宅完成),癌症治療中的病人也數量可觀,因此格外仰賴這類「居家支持/陪伴服務」的網絡人力。

民間這種「居家支持/陪伴服務」的人員,實際上與公費長照的「居服員」一樣,穿梭工作於家戶間。也與公費長照的居服員一樣,都以中高齡婦女為主。當雙北的長照人員都已獲優先施打疫苗之安排,民間居家陪伴人力呢?同樣的工作性質、同樣的勞動中染疫風險、同樣的可能染疫給被照護者的風險,卻未獲得同樣防疫政策的同樣關注。

這群同樣穿梭於家戶間的民間照顧人員,若未施打疫苗,容易成為社區交叉感染的破口,甚至可能危及重症患者。但他們的工作又不宜暫停,否則即形同懲罰社會中最弱勢之重症病人。

政府對洗腎病人的疫苗施打順位極為重視,且洗腎中心也已成為重點篩檢處所。但中央的規格是僅1至2周篩一次。全國以基隆市提出的篩檢頻率最高,但也只能做到每3天1篩,且並非全部用PCR(核酸檢測),更不包括篩檢洗腎者的陪同者。

台灣疫情嚴峻,確診者中死亡數已連兩日超過30人,累計死亡達260人,其中9成為60歲以上者,且多有慢性病。建議政府應將「居家支持/陪伴服務」工作者這個族群,視同實質之居家長照工作人員,給予同等之疫苗施打順位,既屬保護重症者,也減少社區傳播風險。


青少年詐欺案件激增 該如何防詐及懲詐?
青少年詐欺案件激增 該如何防詐及懲詐?
出版時間: 2022/08/31 16:34
美軍穿越台海鞏固印太戰略 分析:要台灣走親美路線
美軍穿越台海鞏固印太戰略 分析:要台灣走親美路線
出版時間: 2022/08/30 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