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偷打疫苗」已既成事實 我們又該如何補救?

出版時間: 2021/06/13 12:43
更新時間: 2021/06/13 15:08
詹宏志承認打尖接種疫苗,並且公開道歉。資料照片

王正彥/台裔旅美學者

這幾天以來,台灣各家媒體開始驚天爆料,原來全台多處都有「有力人士」利用特權、插隊偷打疫苗的情事。在大眾得知這些驚人的真相後,當然民怨沸騰。但更讓人無奈的是,就如當事人之一的詹宏志先生(PChome董事長)自己所說的:「疫苗已經打在身上,再愧疚也很難還回去。」

但是,事實就真的只能是這樣嗎?

首先,我必須要說,在這些「已經成功插隊打到疫苗」的人士之中,其實還是可以再分成三個非常不同的類別來看待的。

第一種人,就是在被踢爆後,迄今仍然堅稱自己就真的是「第一線而有防護需求的人員」。針對這類人士,我們的行政及司法主管機關,其實該做的就是:「嚴厲監督他們落實他們自己所宣稱的第一線業務」。 例如,前立法委員黃昭順迄今仍然堅稱她是執業藥師,她理所當然可以施打疫苗。果真如此,那我們就應該強制她去落實她的宣稱:把她送到第一線,負責監控肺炎重症病人的藥學反應⋯⋯諸如此類才真正第一線藥師所應擔負的工作,不是嗎?

第二種人,則是「想破頭都沒法被算上是第一線而有防疫需求人員」,換句話說,他們就是所謂確證確鑿「插隊偷打疫苗」的人。針對這類人士,我們的行政和司法主管機關,當然應該施予相應的懲戒、甚至是刑事責任。但是最重要的其實還是:如何把他們的「非法所得(即疫苗)」追討回來還給全民?可是,疫苗就已經被他們打到身體裡面去了啊!是要怎麼強制他們償還出來呢?其實很簡單,我們在防疫的第一線可是有很多崗位,本來就是計劃要給有疫苗保護的人才可以擔綱的,所以針對這些已經偷打疫苗而讓我們沒轍的人,理當強制把他們全部送到第一前線去服務,也等於是幫助我們可以大量減少急需施打疫苗的第一線人員配額,這,就是他們最好的償還了!

我必須要強調的是,這並不是因為要對他們做出額外的懲罰,而只是要他們能夠「物歸原主」而已!因為國家準備的這些疫苗本來就是要拿來給最前線的人施打的,你若偷打了一支,那我們就少了一個人可以上前線服務的接種者!所以你理應就是該去「代替償還」這樣的勞務。例如:前縣長張榮味先生,既然已經讓偷打的疫苗在自己身體裡面成為既成事實,那我們就該考慮將他送往第一線,負責諸如搬運醫療器材、清洗病人衣物及環境、清運垃圾、開車載送受檢者或病人……等等此類急需要有疫苗保護的工作崗位。唯有如此,才不會浪費了國家社會的這一劑疫苗。

而第三種人,並不是主動地利用自己的特權、或是金錢,去求取到疫苗來偷打的,反而是「被動地」被某些主事者「提供偷打的機會」,因而就「被動地」接受了疫苗的施打。誠心來說,我覺得這類人的當下決定,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畢竟,在這種生死攸關的關頭,當有人提供給你保命的機會,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忍痛拒絕呢?這是需要過於常人的道德情操的!所以我並不想拿這樣高的道德標準,壓在每個小百姓的身上。在這類情事當中,應該被優先譴責的人,當然是那些「主動去偷疫苗,來做公關」的人!至於那些「被動地無法拒絕」的人,我們應該把重點放在,怎麼幫助他們來彌補這樣的錯誤。我的建議是:其實這些人,真的可以趕快站出來,志願到第一線去做真正的「志工」,去協助很多還沒打到疫苗的第一線人員、幫忙分攤第一線的工作。畢竟疫苗已經打到他們的身體裡去,現在也就只有他們能有保護力可以擔負這樣的工作了。這,就是最好的彌補了! 至於諸如詹宏志先生所說的「自己內心深深愧疚於無法償還」的問題,也就一併解決了。

以上的建言,大都是從「既成事實,如何補救」的考量出發;但是其實,也唯有朝這樣的原則去落實,才能從根本地「事前杜絕」這種偷打疫苗的動機。

畢竟,當國家的戰事吃緊時,每個人都必須要明瞭:「鋼盔」是要保留給上戰場的人,你若要搶「鋼盔」,那就是你要負責上戰場!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