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網打盡老中生代的票?先解決高齡疫苗接種的幾個障礙

更新時間: 2021/06/15 21:53
筆者觀察現今高齡人士接種COVID-19疫苗仍困難重重。圖為北市信義國中長者接種疫苗排隊情況。趙元彬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王品/國立臺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指揮中心於端午連假周末的前一天6月11日宣布,連假後的第一個上班日6月15日,要開始讓「75歲以上長輩」施打COVID-19疫苗,此舉讓地方政府措手不及,迭有怨言。6月15日一早開打,果然出現種種對老人不體貼的失敗安排。但責任在誰?再過4年台灣就是老人占比達20%的超高齡國家,但整個社會竟然還不清楚老人出門的困難嗎?

友善老人,首要「無障礙」

以台北市為例,不體貼老人的做法都是屬於「空間有障礙」問題。台北市第一批施打對象為85歲以上長者,但接種地點竟然安排在3樓卻無電梯之處,里民與里長事前就反映問題,但撼動不了決策,非得等到當天早上才更改為1樓。有的地點雖然有電梯,但電梯狹小、運量有限,老人要排隊站很久才進得了電梯,還是折騰。

台北市還有將接種地點安排在要爬一百公尺「好漢坡」才能抵達之處,同樣是事前忽略里長的提醒,直到當天才安排接駁車。但因為資訊公布太晚,使用接駁車的民眾並不多。再者, 接駁車的車型為小巴 ,需要爬個幾階才上得了車,對坐輪椅的老人而言還是障礙。

且小巴的座位與通道都較窄,車尾也無行李空間,對於無法走久,需要且走且坐,所以習慣自己推輪椅或助步車出門的老人而言,上了小巴,他的輪椅要放在哪裡?即便有人幫忙推輪椅,但平地移動都需要使力了,推上坡更是吃力。只能說安排這種地點的人,一定沒有推過輪椅。

即便長輩終於進入接種地點,竟發現堂堂市立高中卻沒有無障礙設施。我大膽推斷該高中的蹲式廁所,可能也沒有設置扶手等安全措施。其實老人出門,最擔心的就是上廁所與沒得坐這兩個問題。

這種種對老年人的不體貼,凸顯出政府對於人口結構已高速高齡化的趨勢,既無知又無情,毫無超前部署。也不懂得善用基層里長的智慧,錯失友善良機。施打之前,更沒有全程坐在輪椅上體驗一趟,像長庚醫院院長的示範。

其實行政院「性別平等會」早自2017年起,就開始推動「強化高齡社會之公共支持」這項重要議題,也以「前瞻預算」舉債,年年挹注經費。但一遇疫情見真章,原來我國連「空間無障礙」都做不到、做不好。

國發會每兩年就做一次未來50年的人口推估,各種人口參數(如生育率、國際遷徙等)每年多少有些變動,唯有老年方面的參數(如預期壽命)歷年不變,表示我國未來50年的老年人口規模已幾乎是事實,不須懷疑。除非很不幸地,我國COVID-19的疫情控制不佳,造成像去年各國的慘狀,老人死亡率大增,才可能影響未來的老人規模。

體貼老人的數位落差

疫苗接種若能用「網路預約」的方法,當然是最有秩序、最能避免群聚感染、也最省彼此時間的做法。但是台灣中老年人的網路使用能力如何?

根據衛福部2017年的《老人狀況調查報告》,55至64歲人口中,在過去3個月從來沒有使用(包含無設備可使用)網路者,有34.5%,65歲以上者更高達73.5%。

新北市最新的《老人生活狀況既福利需求調查報告》,則提供更細緻的老人數位差異:65-69歲者有32.7%會上網查資料或看影片,但70-74歲就降為25.0%,75~79歲再降為14.3%,80-84歲只剩7.0%,85歲以上1.9%。

這表示,如果85歲以上老人施打疫苗的程序必須透過上網預約,這些老人的家庭幾乎都需要動員子女代、甚至孫子女代來幫忙上網。或者就是老人全部湧向里長求助,把里長壓垮。

自立帶來尊嚴

幫老人優先施打疫苗原是人性最光輝的決策,但是執行面一再給老人難堪,凸顯老人的數位無能與行動無能,在在要他出動子孫幫忙上網、子孫接送、子孫陪伴,而不是讓老老夫妻就能互助,這對老人的尊嚴何益?遑論那些沒有子孫在身邊,或沒有車子可接送的長輩,情何以堪?愈想靠自己行事的長輩,結果愈被政策懲罰嗎?究竟政策部署是支持長輩「自立」,還是「依賴」呢?

一位朋友曾說,他的行動不便的母親這輩子每遇選舉,「誰來載她,她就投給誰」。這看似買票的動作,其實是買到老人的心。人都會老,中生代現在為長輩打造怎樣的社會,到未來自己老了,同樣受惠。現在如果對老人不用心,打造出來的社會有何值得期待?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