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友不齒「洗白換分數」連署查教授 校方丟給無權單位拿雞毛當令箭?

出版時間: 2021/06/21 17:01
更新時間: 2021/06/21 19:39

胡艾梓/研究人員

「課程涼到蓋棉被」事件竟然可以延燒數天,甚至引出畢業十年以上的系友提出連署要求教育部踹共,真的是匪夷所思。校方(國立中山大學)先以「沒有承諾,沒有自主」表示確保學生受教權益及受教品質,又提出「將召開系課程委員會進行檢討該課程教師的適任性」,端出的擋箭牌更是令人傻眼。中山大學的反應讓人不禁懷疑「蓋棉被事件」不是特例,而是校內系統性問題。

依據中山大學的內規,課程委員會審查的是「課程」本身,如「課程結構與發展方向」、「課程相關之爭議/事宜」,但跟教師有關的如「適任性」則是由教評會處理(教學不力、任教資格是教評會的權責)。中山大學拿著雞毛當令箭,要將依法由教評會處理的教學不力事項,變成是課程結構、開課教師調整等課程委員會處理事項,一則是等風頭過,就不予追究教學不力之責,有包庇之嫌。豈不是先唬弄外界校方會處理,讓大家先不追究、施壓,之後交給無權處理的單位審議,使事件變成無法處理,然後依法結案。

大學自治在於大學「依法」自治。如校方回應新聞事件都已能看得出重大違法事項,又如何能期待中山大學真能合法的進行「大學自治」。此問題或許是校方不願處理教師違法事項(畢竟需要教師在校務會議、校長遴選等事項之配合),所以也沒有比照學生出包時(如李眉蓁論文抄襲)之明快、明確,也沒有要求出問題的教師比照學生修習額外學分。在這些問題下,教育部真的應按照聯署學生之所求,介入調查。

此外,教育部補助中山大學大筆經費作為教學精進、彈性薪資,而被舉發之教師獲選「全校領航教師」、「全院傳授教師」、「全校教學績優獎」、「全院教學績優教師」等獎項,教育部也應秉持補助單位之權責,檢視獎項遴選之弊端,以及調查中山大學各級教評會決議是否有超出授權、藉故拖延、違反規定、下級違法上級不查、以個人喜好取代各項指標等行政法院判例所點出的大學違法問題。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