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都怕染疫、社工減少家訪 別因疫苗造冊斷了弱勢的救命索

更新時間: 2021/06/30 12:38
疫情間社工關懷弱勢不停歇。圖為高市府社會局社工深夜上街頭向街友宣導防疫規定。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陳劭旻/諮商心理師

身為一個在學校領域服務的諮商心理師,我面對的個案都是許多情緒或行為有問題的孩子,而這些孩子很多都是還自社會上較為弱勢的家庭。他們可能是經濟收入不佳,或者是成員關係不睦或組成上有許多複雜的因素,讓這些家庭在教養上遇到許多困難。身為醫事人員的我早在5月就已經接種完疫苗,因此我可以安心的服務這些個案,但有一群同樣也在服務這些個案的人卻沒有像我們這麼幸運,至今仍在染疫的風險中服務個案,他們就是社工人員。

由於我自己親身與社工的合作經驗,我清楚的知道對這些家庭而言,在疫情肆虐的底下社工會有多麼重要。首先疫情對於各行各業幾乎都產生破壞性的影響,連一般的工作都可能面臨到失業了,更不用說是許多依賴打零工的家庭,這幾乎讓許多的中低收入戶或低收入戶經濟狀況雪上加霜;其次是在疫情底下人們面臨很大的壓力,每個人又被迫關在家裡,爭吵與衝突當然就更容易發生在這些案家中,畢竟很多家庭就是因為不會處理情緒與衝突,最後才會演變成家暴或兒虐的狀況,現在的壓力當然對他們更難熬。

對這些家庭而言,社工的介入非常重要。一方面社工可以提供物質的資源,可以直接減少家庭在經濟上的匱乏;一方面可以提供情緒的舒緩或諮詢,讓家庭有辦法處理壓力事件。如果沒有社工的介入,最糟糕的狀況就是再度發生暴力讓家庭成員受到傷害,甚至是某些家庭因此走上絕路都有可能。特別是在疫情期間很多求助管道也因為無法碰面而減少,社工幾乎成員許多家庭唯一的救命繩索。

但偏偏服務弱勢家庭的社工,到現在還沒有成為公費接種疫苗的對象,社工不是因為害怕感染,不得不犧牲家庭的權益來減少自己家訪的頻率,不然就是冒著的風險前往家庭。但即使社工願意,案家也可能因為害怕被社工感染而拒絕家訪,不管是何者最後犧牲到的都是這些家庭。更不用說萬一社工自己染疫,他去家訪時又傳染了不同的案家,這些原本就很弱勢的家庭會變得如何呢?

目前在地方政府工作的社工,有機會以政府機關單位員工的身分接種,而醫院的社工也有機會列入造冊,但除此以外如民間社福單位的社工一樣都服務著弱勢的個案,而且許多在疫情中都仍需為個案奔走,卻仍然沒有機會接種疫苗。身為一個諮商心理師,不只是為了社工夥伴自身的安全,也為了我們一起服務的那些個案,我呼籲政府將社工納入優先接種的對象。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