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置所防疫不收家暴受害人」 社工茫然:我們也怕染疫但不敢停止面訪

更新時間: 2021/07/01 06:42
疫情間弱勢家庭紛紛傳出生活困境,社工仍需進行高風險的面訪工作。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溫世合/中華民國社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

「我同事昨晚載著家暴受害人跟子女,在路邊茫然,因為防疫期間,安置處所不收,旅館不收,又下雨……」

「我是學校社工,大家都以為學生停課了,可是,有自傷、在高危機家庭生活的孩子,我們都還是要去關心,並沒有不面訪。」

「有個兒虐的案家,這禮拜我又去了一次家訪,結果發現孩子的腳真的被燙傷了……」

COVID-19的疫情來的快又急,全國上下為此改變了很多工作與生活習慣。5月14日起第一線服務的社工雖然改成電訪、視訊服務,減少面訪。但隨著疫情的延續,三級警戒又進入第7、8週,我們社會安全網底下的許多家庭真的撐得住嗎?隨著警戒似乎無止盡的延長,公私部門的社工們都感到焦慮,焦慮案家的父母是否有工作?三餐是否面臨無以為繼?無工作加上和配偶、小孩在家長時間相處,是否增加摩擦、家暴、兒虐的風險?甚至原本每天到機構進行日間照顧的身障大朋友,每天待在家裡,年事已高的父母是否照顧得來?弱勢家庭紛紛傳出生活困境、家庭關係緊繃、身心瀕臨危機、保護性個案安全堪慮的狀況。

根據台中市社工師公會及嘉義市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進行的兩項調查中,疫情期間,仍有7成的社工需要進行高風險的面訪工作。社工訪案時,不敢進到戶內,站在戶外,離了一段距離,暫時放下專業要求的關係建立及用心同理,只能說有訪到案看到案家都平安,社工才能心安,訪完案回家前又擔心會不會傳染給家人和孩子。看到案家長失業、生活困頓,又開始募款、募物資,送到案家門口。另一方面更擔心減少面訪,會影響當初與政府委託契約的規定。

過去長照機構由第七類調至第五類時,長照的社工可以打疫苗,6月25日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宣布「同意原民文健站照服員、社工施打疫苗,列為第五類施打對象」。親愛的陳部長,不要像擠牙膏式分批同意給予部份社工們施打疫苗。根據衛福部2020年的統計,台灣共有1萬6186名社工專業人員,守護全國各式弱勢族群的福利服務與社會經濟安全。社工很努力維持國家社會安全機能正常運作,我們強烈要求讓社工全面納入COVID-19公費疫苗優先接種對象,讓福利服務不暫停,社工可以更安全再度啟動生命關懷機制。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