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砲東奧食宿的民粹是怎來的?只用「價碼」判好壞、卻欠理解「品質」考量

更新時間: 2021/07/22 18:15
東奧選手村中華會旗。體育署提供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李丁讚/清華大學榮譽退休教授

近日來,輿論對台灣奧運代表隊的交通與食宿問題有很多討論,大部分評論都認為,體育署安排我們的選手坐經濟艙、住三星級飯店,對選手們不夠禮遇。尤其,隨隊長官都做商務艙,住四星級旅館。對比之下,選手們受到的待遇就顯得特別委屈;長官們好像藉著權勢圖謀個人享受,簡直腐敗到底,難怪輿論一片撻伐聲。

有些報導還強調,大陸的選手住在四星期飯店,很多非洲國家的旅館也都比我們高級,這些對照更讓國人憤怒,好像臺灣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有些媒體還貼出選手的便當照,看來很糟。但稍後謝長廷貼出戴資穎的便當照,據報導是日本知名飯店日倉久和的便當,價格是台幣2700元。

量與質的角度分別看三星旅館:價格雖較低,車程卻較短

最後,體育署長出來說明了。他說,安排選手們坐經濟艙,比較能夠採用梅花座,從防疫的角度來說,這比擠在商務艙更為安全。至於三星級飯店的理由,乃是因為這個飯店離比賽館場最近,車程只要10分鐘,這樣可以讓選手有更多時間休息。有些媒體還說,大陸選手住的高等旅館,到比賽館場需要一個小時。

經過這個說明後,本來簡單的圖像──選手們備受冷落,似乎變得複雜許多。這個新的圖像中有兩個元素,一個是「量」,另一個是「質」。經濟餐/商務餐,以及三星/四星飯店的差別,是一種量的差別,因為價碼明顯不同。一般人對量的差別都很清楚,價格比較多的就是比較好,這是市場價格,也是大家熟悉、並以此作為判別好壞的標準。

質又是什麼呢?我們選手們住的三星級旅館的品質在哪裡呢,很明顯就是離館場只有十分鐘,因此選手不必車舟勞頓,可以有更充分的時間來休息,對正在比賽中的選手而言,這個質很重要。梅花座也是一個質,可以降低染疫的風險。在疫情嚴峻的時刻,安全當然是很重要的質地。

「量」一眼分高低易被操弄帶風向;「質」卻需經過解釋才能理解價值

可是,質與量哪一個重要呢?量很容易說服人,價格的差別很明顯,官位的高低也很明顯,我們跟中國的比較更讓人不安。這是不需要說明就能懂得道理,對很多人來說,量的重要性遠大於質,其實,整個社會都已經傾向於用量來衡量好壞與成敗。這也是民粹主義者很喜歡玩弄數字,比較高低強弱,就可以輕易控制群眾的情緒

可是,質就完全不一樣了。她很抽象、隱微,很難被看到。所以,沒有品質的人永遠看不到品質。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新聞記者總是找不到好的故事來報導,最後只能每天報導一些譁眾取寵的新聞,因為這些記者看不到那些比較隱微,但確有深意的品質故事。只有品質才能找到品質。這是勉強不來的。但是,這並不表示體育署就是對的。正因為品質這種東西比較隱微,只能被體會,很難直接言傳。所以,體育署做出這個安排時,不能假定選手們都會自然接受。其實,按照正常的推論,選手們不會接受才是正常的。如果再加上民粹主義者的鼓動,整件事情就會變的天大地大、不可收拾。

體育署最錯或在溝通不良,經過這次政務官應學教訓

因此,體育署應該在這個規劃之前,就應該跟選手們會談討論,把安全、休息這些隱微的東西提出來,讓選手們能真正「看到」這些品質、並樂意接受這個安排之後,再做下決論。而且,體育署沒有預知這種安排沒經過討論是會鬧大事的。當成一個行政官員,這是不及格的。因此,體育署可能用心良苦,但還是要為其所產生的後果負責。每個政務官都應該藉此學習。

如果我們知道品質這個東西的性質之後,就會更清楚為什麼每一樣改革都很困難。每一個具有意義的改革,都在嘗試建立一個更有品質的社會關係,或是讓人性可以有更好的發揮,可是這些目標往往太隱微而無法被看見,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理解。更嚴重的是,很多改革者都很容易假定,他的改革是在為人、為社會著想,一般人都會歡迎接受。因此,這些人通常都沒有經過細密的溝通就進入行動,結果都碰到很多抗拒,最後都以失敗收場。不只沒有帶來好處,甚至帶來惡果。體育署這次安排,雖還不到改革的層次,但卻可以給很多具有改革理想的政治人物參考。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