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障犯罪者治療不應拖到判決確定!學者:比照司法「無罪推定」的醫療「無病推定」不合理

出版時間 2021/10/10
論者強調精障犯罪者緊急治療的重要性,不應用暫時隔離安置來迴避拖延問題。圖為去年底司法院刑事廳廳長彭幸鳴解說「緊急監護」草案內容。黃哲民攝資料照片
論者強調精障犯罪者緊急治療的重要性,不應用暫時隔離安置來迴避拖延問題。圖為去年底司法院刑事廳廳長彭幸鳴解說「緊急監護」草案內容。黃哲民攝資料照片

邱忠義/陽明交大科法所兼任副教授

放任有攻擊人身安危的精神障礙患者隨處行兇,被抓後又因為殺人、挖眼時罹患思覺失調症,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而被釋放(因欠缺緊急監護機制),大概是台灣獨有的街景!台北小燈炮案、台中精神異常男子刀殺鐵警案、桃園男子吸毒後精神異常砍母頭顱案、屏東精障因對超商女店員挖眼案,接二連三,難道要等每個縣市都「填滿案例」,衛福、法務機關才有「思覺」嗎?

社會安全網現存執行漏洞,衛福、法務機關須各司其職並互相合作

衛福部對於已經犯案的精障患者,曾有少數人只想甩鍋給司法處理,問題在於司法系統根本不會「治療」病人,甩鍋司法實在「不答不七」(台語:不三不四、不像樣),治病還是要由專業醫生接手,衛福部向來都很願意承擔社會安全網的執行漏洞,老百姓也引頸期待著衛福部的無縫接軌。

關於精障犯案判決確定後,仿性侵害案件的強制治療,必須治療到好而再犯顯著降低為止,這符合民眾的期待,也與國外先進國家(例如英國)相呼應,因為病人何時會好、何時沒有危險性,這是醫療專業問題,當然由專家評估最恰當,難以現行《刑法》第87條的5年來框定。而治療到好本來就沒有預定期限,要看病情而定,這不是關押犯人,完全得尊重專業,療程長短沒有違憲問題。

治病與羈押性質截然不同,緊急監護治療不存在所謂「無病推定」

對還沒有判決確定的精障犯案者,法務部有主張法官應自己去找中途之家來「暫時安置」,比照羈押人犯,還可以折抵刑期,因為精障患者也享有無罪推定,如果判決無罪還要刑事補償等的聲音(等同於另類羈押制度)。不過,這些論點應該大大誤會了治療的本質:治病與羈押性質完全不同!最大的敗筆在於,如把精障犯案患者的緊急監護治療解讀成也要來個「無病推定」,案發後只能暫時安置,不准先行治療!這是我在世界各國中第一次聽到的論調,真的會鬧國際笑話!由國家付費的治療對於患者而言,好比是一種「社會福利的獨享」,強行比做羈押,也是「竹篙套菜刀」張冠李戴,擺明了就是不想緊急治療,只想暫時隔離安置來迴避問題而已。況且,若認只要安置而不監護治療,那真的才有無罪推定、折抵刑期、刑事補償的大問題呢。

把握「對症治療」良機,絕不能拖幾年判決確定才談治療

筆者至英國短期進修發現,英國在判決確定前,有一種暫時或緊急監護治療12週的療程(該國精神衛生法明文),是一種「鑑定加治療」的程序,沒有上開所謂的無病推定等虛無假設。犯案後把他當成病人來治療,才是正本清源之道,絕對不能拖到數年後判決確定了才要談治療,這才是「對症治療」的良機。現行保安處分執行法第4條已有明定緊急必要時可於判決前先治療患者,算是先進立法,司法實務上運用了不少,檢察官們也都負責任地執行,因而起到了防範於未然的功效,值得按讚加分享。

普羅大眾的心聲:我們只求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筆者踏察街坊市場民情,尤其是高中小學的心聲,人民擔心害怕之餘,最希望的是:下班放學後,只求給我一條安全回家的路!法務部、衛福部向來是勇於承擔的機關,我們深深期待著。


青少年詐欺案件激增 該如何防詐及懲詐?
青少年詐欺案件激增 該如何防詐及懲詐?
出版時間: 2022/08/31 16:34
美軍穿越台海鞏固印太戰略 分析:要台灣走親美路線
美軍穿越台海鞏固印太戰略 分析:要台灣走親美路線
出版時間: 2022/08/30 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