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案「救護車路上瞎跑也不好」說 專家打臉:忽略到院前緊急救護重要性

出版時間 2022/07/04
論者表示,有學者針對恩恩案指稱「救護車在路上瞎跑也不是好事」,實則將這二十幾年來緊急救護的發展與努力毀於一旦。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論者表示,有學者針對恩恩案指稱「救護車在路上瞎跑也不是好事」,實則將這二十幾年來緊急救護的發展與努力毀於一旦。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李宗吾/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副理事長

東森新聞雲於6月22日發佈新聞,採訪唐雲明教授(前台中縣消防局局長、前消防署指揮中心主任,現為亞太消防工程師協會理事長)內容指出:唐教授認為,當天情況已超過衛生局人力負荷才會導致恩恩延誤;若消防局先派車但未找到醫院可收治,讓救護車在路上瞎跑也不見得是好事。唐教授言論實需進一步的討論。

一、打臉新北市的「超前部署」

新北市長侯友宜在這幾年疫情下不斷宣稱「超前部署」、「做好準備」,卻在4月14日摔了個跤,牛皮直接戳破。恩恩事件發生後不斷遮遮掩掩,等到被吹哨者一一揭露才說要扛全責,怎麼扛?失去的生命能夠復返?唐教授言沒人樂見、檢討會打擊基層士氣、要向前看。這話,筆者在多場消防員殉職案已聽過多位高官與專家學者說過,人命實輕如鴻毛。

二、緊急救護的根本在哪裡?

到院前緊急救護由消防員負責,目的即是能及時搶救「緊急」傷病患。早期70、80年代,救護車僅一人出勤,到救護現場將病患弄上車直接送醫院,也就是說沒人在後座給予患者適當的救護處置,時常被戲稱為計程車或運屍車。90年代開始,緊急救護才獲得足夠的重視,不斷培訓初級、中級、高級救護技術員(俗稱TP)。TP能替患者插管、注射強心針,注射葡萄糖及給予部分口服藥物,施展高級救命術。而後,推廣自動心肺復甦器,納入12導程心電圖監測等。故緊急救護的根本在於能給予「緊急傷病患」即時處置,盡力讓傷病患能暫時穩定生命徵象,並將傷病情通報醫院預做準備

三、先載患者後尋醫院,不是covid-19的專屬

醫療院所分成診所、地區醫院、區域醫院與醫學中心等4級,救護技術員得將緊急傷病患依其病情送往最近的「適當」醫院。有時最近的適當醫院若當下無法收容,則救護車需持續用無線電聯絡可收容的其它醫院,或請指揮中心協助聯繫。

上述二、三點,與唐教授指稱「救護車在路上瞎跑也不是好事」相論,實則將這二十幾年來緊急救護的發展與努力毀於一旦,今日如值勤員有確實掌握恩恩病情,理應先派車前往緊急處置、建立呼吸道給予氧氣治療,同步協調醫院與衛生單位,或許會有不同結果;衛生單位的因應能力同為一大問題。中央當時訂出的指引也是一樣可先派車,也應是有考量緊急傷病患的問題。根據《醫療法》第60條:醫院、診所遇有危及病人,應先予適當之急救,並即依其人員及設備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無故拖延。《緊急醫療救護法》36條亦有類似規定此條文更說明醫院並沒有拒絕「危急」病人的權力。

然而,政客也好、消防長官也好、部份專家學者也好,有誰真正在注重「緊急救護」的領域?緊急救護一年約110萬件,有八成是「非緊急」,僅有二成為「緊急」的患者,足見緊急救護遭受莫大的濫用,人民的選擇是間接,政令才是直接因素。有多少的政客及消防長官或專家學者,將緊急救護視為為民服務,不時嚷嚷救護技術員不是醫生無從判斷傷病情,真不知訓練的目地何在?將民眾服務好才是首要,才能帶來聲望與選票。但在這樣的濫用下,造就多少真正需要緊急救護的人得苦候它處的救護車支援而看著生命一點一滴的流逝。恩恩事件不是突發之事,是疫情下行政機關應變思維不足所致;但其實在政治的影響下,實需緊急救護的傷病患在被濫用而影響受救權,早已為常態之事

筆者針對是否應成立「緊急救護署」,將到院前的緊急救護與到院後的醫療整合一事,已多次提出建言與投書。從八仙塵爆到covid-19疫情過了七年,多少政治人物喊過要研討與評估,卻始終未見端倪。


北市率先禁一次用塑膠杯 環團盼對替代材質配套「把關健康同時強化減量」
北市率先禁一次用塑膠杯 環團盼對替代材質配套「把關健康同時強化減量」
出版時間: 2022/08/15 13:17
對時事很多話想說? 《蘋果新聞網》「蘋評理」歡迎你投稿
對時事很多話想說? 《蘋果新聞網》「蘋評理」歡迎你投稿
出版時間: 2022/08/15 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