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北看天下「前途無亮」

出版時間:2004/06/05
為了拓展我國際外交,副總統呂秀蓮展開為期十四天的「人權科技之旅」。資料照片
為了拓展我國際外交,副總統呂秀蓮展開為期十四天的「人權科技之旅」。資料照片

我國的外交重鎮拉丁美洲在呂副總統出訪期間傳出邦交不穩的消息。台灣的外交會走到今天這步田地,北京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固然是重要原因,但「從台北看天下」應該也是「共犯」之一,此一積習至少有以下三重負面影響。
國際局勢認識不清:以近日傳出邦交可能生變的巴拉圭為例,由於現任總統杜瓦德上任十個月來經濟毫無起色而動起台灣的腦筋,這對拉丁美洲國家而言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而台灣之所以願意盡量配合,除因巴國為我南美洲唯一的邦交國具相當象徵意義外,當局欲藉與巴拉圭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拓展與「南錐共同市場」的關係才是一再委曲求全的深層原因。

巴拉圭本身缺影響力

但與南錐共市的成員相較,巴拉圭在人口資源方面比不上巴西和阿根廷,在民主化程度方面更比不上烏拉圭。事實上巴拉圭因千禧年前的幾次暗殺、流產政變還差點被根據南錐共市協定中的「民主條款」被中止會員權利。巴拉圭其實是一個只受鄰國影響而本身卻沒有影響力的國家。繼中國中聯部副部長蔡武率團於四月下旬訪問巴拉圭後,巴西總統魯拉最近也表示會「勸導」巴拉圭和其他南錐共市成員國一起和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因此台灣「從台北看天下」的國際觀到頭來可能是偷雞不著蝕把米。
外交作為進退失據:台灣目前的困境除過境外交邊際效益遞減及金援外交邊際成本遞增外,「從台北看天下」的國際觀更使得外交作為進退失據。遠的不說,去年八月十二日副總統呂秀蓮率團訪問巴拿馬時因巴國政府在發給台灣記者證上我國國旗下方註明China,我總統府高層表明這是嚴重疏失,立即要求我駐巴國大使胡正堯查明原因並自請處分。只怕今年九月一日總統就職典禮人家不改國名而改國旗問題可就大了,此其一。稍後赴巴拉圭參加總統就職典禮又公然與卡斯楚見面,呂副總統除邀其來台外並希望卡斯楚能在兩岸關係上做出積極貢獻。需知前蘇聯解體後,中國除補足大部分俄羅斯停止對古巴的援助外,並接手幾可涵蓋全美的監聽站。卡斯楚可能在兩岸關係上做出對台灣有利的貢獻嗎?此其二。

台商遭污名選擇出走

最近的在六月一日,呂副總統出席薩爾瓦多總統國宴時和美國總統胞弟佛羅里達州長傑布‧布希同桌而座,兩人相談甚歡並互相邀訪。邀請現任總統胞弟來訪固無不妥,但布希州長為爭取古巴裔選票一直強烈反卡斯楚的立場,兩人均受邀於同一人豈不突兀?此其三。
未能善待台商僑胞:台灣貿易依存度在過去四年呈現巨幅變化。以去年為例,兩岸貿易達五百八十三億美元,台灣對大陸順差三百七十一億美元,已遠超過台灣國際貿易順差總額,而台灣對大陸及香港出口合計則佔台灣對外出口百分之三十四點五。大陸成為台灣經濟發展的生命線台商貢獻不小,然因執政黨意識形態作祟台商長期被污名化,其結果是越來越多的台商將「遙望天邊的彩虹,不如親吻身邊的香草」之想法化為實際行動。至於海外僑胞,從此次總統大選前後的表態不難看出民進黨分化僑團力道之深。反觀墨裔在美僑民,由於每年寄回外匯約一百二十億美元已超過國外投資的總額,因此墨西哥政府正在立法為其爭取在國內的選舉權。兩相比較實有天壤之別。
「從台北看天下」就像蒼蠅飛到關閉的玻璃門上──前途光明卻無出路。

向駿
作者為淡江大學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教授、克萊蒙大學政治學博士,曾任國防大學國防管理班班主任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