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焦與對焦

出版時間:2006/12/07

這次北高兩市選舉是一個多重失焦的選舉。
中央政務涵蓋國防外交、總體教育政策、國家福利、財稅經濟政策,在在涉及到強烈的意識形態取向─無論是統獨或是左翼、右翼;地方政策以鋪橋道路等到地方建設、發展為主軸,多半與意識形態不相干連。中央政策意識形態既濃厚,自然政黨色彩也強烈,地方政治意識形態既淡,政黨色彩相對也較弱。

個人才具被邊緣化

可是這次北高兩市選舉,中央政黨領袖聲望的起伏卻主導了選情的發展,而不是候選人提出的政策,這是一個失焦的地方選舉。
地方選舉固然是未來地方發展願景的選擇,也是選擇候選人的才具,但地方選舉中央化、政黨化之後,個人的才具被邊緣化了,在高雄,連藍軍都承認陳菊是比黃俊英傑出的候選人,在台北,謝長廷也遠優於其對手,更何況他高雄市的建設硬是把馬英九遠遠比下去,但是卻仍然選得辛苦萬分,這是失焦之二。
失焦的,還不只如此,愈到選舉末期,各方政黨天王齊聚北高,儼然成為競選主角,而候選人只是被天王加持提拔的配角,問題是在一對一的選舉中,藍綠兩大天王提拔效率到底如何?
過去馬英九是超人氣王,社會滿意度遠高於綠軍天王,但歷經紅衫軍、三罷、首長特別費一連串事件打擊,人氣鉅幅下滑,在上個月中,根據某偏藍媒體民調,馬的民意不滿意度已經高於滿意度,他的滿意度甚至低於他所要拉拔的候選人的支持度,他到底有什麼拉拔能量,相反的,他的不滿意度那麼高,一旦強力輔選,會不會把他的不滿意度轉嫁到候選人身上,這一來他到底是輔選還是反輔選?這是失焦之三。
當然,以馬這幾天的回馬北市在眷村衝刺,有他的意義,那就是馬宋會後,傳言紛紛,唯恐產生深藍鐵票流失到宋身上,回來打反棄保之戰,往深藍中鑽打棄,而不是向中間及對方陣營攻域略地,這是失焦之四。
在馬宋會後,藍營,尤其是淺藍對馬 頗有意見,於是馬的回馬眷村,也是自救的意思,自救變成重點,鞏固在自己陣營內的領導是優先考量,也不是開拓,這是失焦之五。
選舉若非要天王拼場,按理也要拼天王們誰能力好、人品好、人望好,但天王們如今不滿意度都高於滿意度,在這方面實在比不出什麼來,於是比的是誰不會被檢察官偵辦起訴,選情完全隨著檢察官的指揮棒起伏,比的甚至是僥倖,這是失焦之六。
在多重的失焦之下,候選人再怎樣訴求自己的能力,再提出怎樣好的市政計劃,諸如松山機場、河川整治等建設,婦幼照顧等措施,社區意識的理念,都只有自己陣營在鼓掌,打不動許多心已不在此的市民的心,這樣的失焦是民主政治的不幸。

懲罰的是公民自己

這種不幸其實已經發生過一次了,那就是去年的縣長選舉,比的不是候選人的能力操守,比的是馬天王和扁天王的人氣,在中央凌駕地方的情況下,一些優秀的候選人紛紛中箭落馬;在馬天王「反貪腐」口號的加持下,一些貪腐人士逐一入主縣市政府,而其結局是一上台,就官司纏身。失焦的選舉,造就了錯誤的選擇,結果人民懲罰的不是高捷弊案─因為懲罪已由法院在進行─而是公民自己。失焦的選舉,成了失焦的懲罰。
公民還要再進行失焦錯誤的民主選舉,還是讓選舉回歸民主的常態?就且看後天的投票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