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家與輸家

出版時間:2007/06/14
產業外移造成台灣人民大量失業,內需市場萎縮。資料照片
產業外移造成台灣人民大量失業,內需市場萎縮。資料照片

陳總統執政的2000到2003年4年經濟平均成長率重挫到2.82%,然而2000年台灣選民只給陳水扁39%的選票,到了2003年,反而給他追加到50.1%,而且還把綠黨立委得票率推升到44%,打破90年代33%的上限。為什麼?通常說法是社會走向台獨化的結果。
其實,台獨上升最快是在90年代而非2000之後,前者在2000年的前7年間從5%上升到45%,而2000年後的7年才從45%上升到55%。

產業外移造成失業

真正原因有二:一,李登輝的本土化使國民黨吸納了台獨選票後;但後李時期藍軍反台獨力量抬頭,又把台獨選票推回民進黨。二,更重要的則是在全球化帶來M型社會後的政治效應。
92年李登輝總統提出「以中國為台灣經濟發展腹地」的構想後,兩岸的經貿成為後冷戰經濟全球化的一環,飛快地成長,96年雖以戒急用忍踩煞車,但一點都未達到降溫的效果,對中國出口佔總體出口持續上揚,到2004年已達38%。
這樣迅猛的兩岸經貿,使得在中國投資運用中國勞動市場的鴻海、華碩成為世界級的大企業,創造了顯赫的贏家,但也如同美、歐各國一樣全球化帶來的產業外移造成了大量的輸家大量失業,內需市場的萎縮和工資的停滯,勞動者實質所得的下滑。這些趨勢從96年開始浮現,但因處於美國科技業10年榮景帶動之下,台灣社會矛盾不至於尖銳化,但從92年到2003年累積的社會痛苦已十分鉅大。
在政權輪替的2000年,失業率已上升到2.99%,2004年則達到了4.44%,工資在90年代初每年上升約2%多,到了95年後降到1%多,到了2000年後,完全陷入停滯,如加計通貨指數,實質工資成長已成負數。

輸家把扁當成救星

面對這痛苦,國民黨努力宣傳加速兩岸經貿和三通,但老百姓的看法是還沒通,經貿還有限制,老闆都跑得那麼快以致我失業了,你還要解除三通和各項限制,豈非不顧我的死活。
於是台灣在兩岸經貿中的下層輸家,就像包括美國在內其他先進國家中社會上的全球化輸家「反全球化」一樣,形成了「反西進」的「經濟民族主義」,把國民黨當敵人,把被批評為鎖國的扁當救星。於是人民愈痛苦,扁愈被佔人口多數的輸者圈支持。
把扁當「反西進」的救星,其實是很奇怪的,因為直到2005前扁是西進派的,他一上台,就宣布四不一沒有、開放小三通、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縮小中國人民來台限制、放鬆對中國各項投資限制、2004年底正式通過「積極開放」計劃……。但他的計劃既受阻於中國的掣肘,又被國民黨不分青紅皂白地批為「鎖國」,從而在民間形成反三通的刻板印象,終於被M型社會的輸家當成經濟民族主義的救星。
在2000年扁的當選主要是因國民黨的分裂,但到了2004年取得過半支持連任,則是因全球化M型社會的效應所致。

痛苦輸家主導政局

M型經濟民族主義的效應持續在台灣升高,終於在民進黨2006年立委和總統初選時發揮強大的力量,既導致民進黨強烈的民粹台獨主義發動與改革派的大對決,並在初選大獲全勝。
台灣在全球化的架構下,固然使贏者圈愈加富裕,總體地也讓台灣經濟維持了適度的成長率,但輸家的痛苦卻主導了台灣政局的動盪,此後,兩岸經貿關係大概還要進一步深化,其對社會政治的影響是我們必須面對的課題。
(扁˙後扁回顧前瞻之三)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