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請下的虛幻神話

出版時間:2007/08/09

前幾天,有位來訪的中國學者在談台灣早年所謂的經濟奇蹟時說,其實是在美國這一個資本主義核心國家所邀請下的發展,這一個由左翼學者華勒斯坦提出的概念,在台灣雖然非常陌生,但對一個一直以社會主義為主流的北京學者來說則一點也不新奇。

拉美依賴美國發展

二次戰後,拉丁美洲檢討為何在美國大力協助下,經濟一直毫無進展時,學者提出依賴理論,認為先進國家和落後國家存在中心邊陲宰制關係,拉美依賴美國的發展其實是在美國這種中心國家的資本家和政府共同控制下的發展,只扮演提供先進國家消費的初級產品,是注定不會有前途的。這種理論充滿強烈民族主義,用來解釋拉丁美洲的發展固然沒問題,但四小龍以新興國家姿態崛起之後,便有所窮。於是華勒斯坦認為應在中心──邊緣之間再劃出半邊緣,形成中心──半邊緣──中心的架構,而四小龍便是中心國家邀請下脫離邊緣,而進入半邊緣,但這樣的成績雖被認為是「經濟奇蹟」,華勒斯坦在他的世界體系中卻認為仍在中心國家嚴格管控下的發展,前途有限。
所謂邀請下的發展既然是這樣的「非主動性」,又不怎麼有前途,而且還由中國學者說出,於是我直覺地回應:「其實中國現在的發展恐怕也不外是在美國的和平演變策略下以『交往(engagement)』為名下的邀請發展,只不過,美國邀請台灣的成本較低,邀請中國成本太高,每年要讓中國出超2千億美元,實在負擔得手腳乏力。」(邀請四小龍的成本也低不到哪裡去,當年是以百億計的)。
美國真的有能力以中心──半邊緣──邊緣──的架構完全擺布台灣和中國的發展嗎?恐怕未必,但華勒斯坦「邀請」的概念來解釋台灣早期發展過程,卻有非常犀利貼切之處。
國民黨過去老是把台灣的經濟奇蹟自我宣傳得神乎其神,說是其偉大的技術官僚開天闢地似的貢獻所致。其實,美國政策的強力主導和資金、技術、市場挹注恐怕才是真正關鍵,以國民黨最自傲的農村改造來說,諸如四健會等,無不在美國主導之下,甚至當時的農業部──農復會官員領的薪水根本是美國人發的。
此外,紡織業的興起、電子業的奠基,甚至人口政策,哪一樣美國人不強力主導,事實上國民黨的來台官員,包括李國鼎,篤信的其實都是德國國家社會主義的那一套,對經濟發展有害無利,他們在美國人不斷的糾正和利誘下,才讓台灣的經濟體制逐步地自由化,同時飛躍成長。90年代前,既有美國邀請名為的主導,在國際上,四條小龍進又獨佔先進國家低階產品市場,在冷戰架構下毫無其他競爭,於是成長奇蹟一再令人驚訝。

拼經濟勿沉迷神話

也因為如此,所以一旦美援終止,甚至在80年代末期壓迫台幣上升,而中國又被美國邀請投入全球生產體系,整個90年代,必須自己當家做主,要面臨嚴酷競爭,國民黨就經常不知所云,如力推的亞太六大中心10年一事無成,兩岸共同市場更加令人啼笑皆非,但當時掌握傳媒,教育兩大意識形態機制,宣傳到連扁政府都信以為真。如今選舉到了,國民黨居然仍然沉迷在過去虛幻的經濟神話中,抬出蕭萬長做為拼經濟的號召,沒想到一個共同市場概念就被修理得手足無措令人嘆息。
不論民進黨或國民黨如真要拼經濟,恐怕最該做的是從國民黨編織的神話中覺醒,好好地檢討,而華勒斯坦「邀請下的發展」未嘗不是一個有用的反省概念。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