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里長伯的中秋

出版時間:2007/09/27

如果你在台北,月最圓的中秋,你參加了里長伯舉辦的中秋晚會了嗎?如果沒有,左鄰右舍一定有人參加,這是不到10年才在社區時興起來的事。
中秋雖是華人社會的大節日,但經濟起飛後,這個農業社會的節日氣氛就逐年淡了,先是,從中南部到北部討生活的,台北人生地疏,中秋趕回家鄉團圓,當時過年過節活動的,中心卻在寺廟,漸漸地,農村人口外流,空虛了,就在台北過中秋,這時由鄉下迎來台北的神明私壇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氣氛總是差了。等到近10年鄉下人口在台北落地生根,而陳水扁又大幅提高里長辦公室各項費用,本來閒差的里長,大家競爭得很厲害,同時里長在社區各項活動中大為活躍,年節必辦,且力求盛大,於是里辦公室取代了早期台北神明私壇和更早期鄉下廟宇的功能。
里長角色愈來愈吃重,政黨們自然看在眼裡,於是都下令力拼里長席次,台北市綠營從1998年到2003年成長了240%,極為驚人,但從數字上看卻是很可憐,450席左右里長,才41席佔8.8%,到了2006年,還倒退了4席。至於藍軍,也從321掉到267,再落到237。獲勝的是誰?無黨人士,從97上升到142,再跳到175席。
這些里長們,帶領著各式各樣的社區活動,依賴巡守隊和各式各樣的義工,這些基層義工,當然都是地方熱心的人物,高層政治、政黨,他們自然會有比一般大眾有更強的關心,但他們固有藍有綠,在社區巡守等工作都必須合作,於是地方迥異於中央的政治遊戲就此發展下來了。藍綠都在基層褪色,高層政治色彩愈來愈鮮明,無黨無空間,兩者根本背道而馳。

激進黨未來將萎縮

從1995年到2006年,高層選舉,台北藍綠基本盤幾乎是毫不變動(和中南大異其趣)。立委得票率,雙方一直維持在50%╱40%,議員是60%╱35%,而無黨則兩樣都壓在1~2席,得票率8%。
基本盤雖然沒有變化,其內容則千變萬化。95年、2001年,藍軍立委10席中,國民黨都只有4席,其餘6席,95年是新黨,2001年是親民黨,到了2004年,國民黨才光復江山,上升到7席,親民黨3席。至於綠軍8~9席,台聯兩度得一席。
由於台聯、新黨、親民黨都在各自的陣營中屬於激進主義派,因此,台聯、新、親三黨席次和得票率的上升表示台北選民品味愛吃重鹹火辣,反而則表示選民傾向溫和穩健。三個激進黨的高峰從95年維持到2002年,以後就走下坡了。2001年立委最高7席,得票高過35.7%,議員最高2002年13席,得票也高過30.5%,以後就往下掉了。2004年立委才4席,得票23%,議員2006年才8席,得票剩15.0%。
歸納起來,台北10多年的政治態勢在選民態度上是這樣的,在高層愈鬥愈凶,但底層則愈來愈去政黨化。這其實也是先進國家的常態,台灣這一點是符合正確的發展方向了。其次,上層雖愈鬥愈凶,愈兩極化,但選民對高層政治人物的選擇,在2002年以前,固然傾向偏好激進化候選人,但以後,則偏好穩健,這也是好的發展方向。
假使台北這種好的發展方向,有指標性,那麼激進黨未來要進一步萎縮。在這趨勢下,民進黨目前在主席和秘書長主導下,激進派大行其道,以激進主義來決定提名和競選策略,實在令人捏一把冷汗。因此,主席如和基層里長一起過過中秋,恐怕會有好的體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