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論述>連體巨嬰Chimerica的驚險遊戲(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0/02/04
中美合作又競爭,造就出「Chimerica」新字彙。圖為胡錦濤與歐巴馬。資料照片
中美合作又競爭,造就出「Chimerica」新字彙。圖為胡錦濤與歐巴馬。資料照片

不久前Google事件美國由國務卿希拉蕊親自出手,批評中國的對言論自由的政治控制,北京則由副部長說只是商業問題不會和中美關係掛鉤。一個低調,一個高調,很不搭調。美國批准對台軍售,美國剔除積極防禦最需要的F16C/D和潛艇,只賣防禦用飛彈、博勝案,及兼用來救災的黑鷹,幾乎是20年來攻擊性最低的軍售,低調到不行,結果中國反應的強烈卻反而是20年來最強烈的。同樣很不搭調。

表面看來這很符合一周前北京時殷弘、牛軍等學者說法:今年是多事之秋,中國還有更重要的軍售問題、達賴問題要處理,不會在商業問題上造成中美關係的傷害。這說法似乎也印證了歐胡聯合聲明中,中國說的台灣問題是中美核心問題的說法。只是台灣主權問題再天大地大,也已拖過一甲子,現在為什麼才突然成為急迫性的核心問題?合理的解釋是現在中國相對國力大幅上升,所以理當更強硬些;但更重要的恐怕是兩個沒說出口的理由:
一、扁執政後國民黨由蘇起帶頭把軍購預算擋下,國民黨重獲政權後軍購案又一再推遲,造成外界認為馬雖然一再聲明不放棄軍購,但在「兩岸關係高於國際關係」的承諾下,只是做樣子給台灣民眾看的,並不當真;另一方面美國對台灣軍購也一再推遲批准就像配合演雙簧似的。
這樣的脈絡下,軍售突被批准,逆轉了多年來的戲碼,中國無法適應,因此痛下重手,要把中美台關係拉回已持續10年的「常軌」。於是馬過去的過度順從北京和歐巴馬的過度牽就反而累積了今天中國反彈的強大能量。
二、恰恰和北京學界的說法相反,當前中國最在意的中美核心問題並非台,藏這急切也解決不了的主權問題,而是緊扣住人民生活幸福與痛苦,對政權鞏固有立竿見影效應的商業問題。中國在軍售問題上大大發作,無非是圍魏救趙之計。

台灣淪為中美籌碼

長期以來雙方在人民幣升值、保護主義、智慧財產權、網站審查、關稅和非關稅障礙、傾銷貿易、投資限制……等商業問題上爭得沒完沒了,現在全球經濟情勢惡劣使得爭端更形嚴峻。暖化問題浮出後,並列為世界最大能源消耗國的兩國,為了責任的分擔,兩國從哥本哈根吵到現在,緊張的伊朗問題本質上也是經濟性的能源問題。
商業摩擦固然嚴重,但中美雙方在美國主導的美元本位全球經濟體系下關係已密不可分,史家佛格森創複合字Chimerica比喻雙方簡直是單一經濟體。因此儘管中國用力批評美國金融政策害了全球,但中國對自己崛起的關鍵也心知肚明,那就是投共經濟學家林毅夫說的:「導致金融危機的原因,也是近年來推動全球經濟繁華的源泉。」美國過度操作金融遊戲,過度消費,才讓中國可以在對美國鉅額出超下迅速成長。結果是雙方固然摩擦愈演愈烈卻又愈加難分難捨,中國匯率既死叮住美元不肯放,對美債也不敢不大買特買,Chimerica便像彼此「是一對或一個」痛苦地分不清的連體嬰。連體嬰急迫性、核心性的經濟戰局既然僵持無解,便轉移到台、藏主權問題以求圍魏救趙,既可使對方落入「多線作戰」的處境,也可以轉移內部對經濟窘境不滿的焦點。
中國如此演出,美國選在這時候批准軍售,也是在演同樣的戲碼。台灣主權竟成了中美經濟戰的槓桿籌碼,主導遊戲的連體嬰長成有如巨怪的G2,兇險非同小可,可嘆當家的馬總統混如不覺,還沉醉在美中台三方關係空前美好的大夢中。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法委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