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論述>中美匯率混戰中的台灣(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0/03/25

美國重批中國拒絕人民幣自由浮動是保護主義,已使美國對中國連續5年每年有超過2000億美元的入超,未來兩年還將使美國喪失140萬就業機會;中國則說升值將衝擊中國2500萬就業人口,堅持絕不踏上80年代日幣升值倒大楣的覆轍。

雙方對立愈演愈烈,剛在哥本哈根會議因帶領眾新興國家對抗全球環保團體和即將被淹沒的可憐海島小國,更掀起反歐美南北之戰而意氣風發的中國,在匯率大戰中看來很孤單,大家都想佔人民幣升值的便宜,希望中國是輸家。
各國中態度最奇特是台灣。這要繞個彎從美國說起。匯率戰並不是所有美國人都站在歐巴馬和國會那邊。
把電腦委外到中國製造再進口到歐美各地賣的HP、Dell肯定不喜歡人民幣升值,匯率戰他們該是希望自己的國家不要贏,接下來在中國設廠接訂單的台商當然也一樣。中美貿易戰台商站在中方這並不是第一次,以前美國要對中國祭出301條款時,台商就組團到美國遊說反對。

台商是中美連體主動脈

鉅額貿易使美中成了經濟史家所謂Chimerica的離奇連體嬰,更離奇的是,台商是連結畸形連體嬰的主動脈。中國對美出口中,台商佔到難以想像的高比率,不只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世界貿易組織)這樣報告,我們更可以從「蘇州奇蹟」上見其端倪。
蘇州是中國第一大科技城,去年外貿2萬145億美元,佔江蘇59.5%,全國9.1%,真是奇蹟,更奇蹟的是他的出口企業中,台商囊括前三名還在前十大中佔了七大。這對應的就是台灣電子產品2005年竟只剩6.8%在台製造,在中國的高達81%。2008年台商對中國累積的投資佔台對外投資的53.66%,替中國創造出口總額1.8兆以上,僱用勞動力1500萬以上,遠超過台灣的就業人口。
從這裡出發,我們發現如果沒有Taiwan、America和China連不成Chimerica,既然如此,Chimerica根本要改成Chiwanrica才貼切。Chiwanrica既架構造了三方互惠互賴關係,也造成了極端複雜的對立關係。
假使因為中國台商佔台灣經濟分量重大而認定台灣利益,就以中國台商利益為基礎,那麼美中台間就依議題出現了以下三組詭異的聯合和對立關係:
一、美國301條款、人民幣匯率……:台+(聯合)中vs.(對抗)美。
二、智財權、軍售、台灣加入WTO、台入聯功能性機構……:台+美vs.中。
三、台灣公投、制憲、入聯……:美+中vs.台。

匯率戰輸贏台使不上力

這真夠亂,但還不是亂的全貌。因為中國台商利益畢竟不全等於台灣利益,所以國民黨雖把台灣前途全押在中國,看來會站在蘇州外銷台商同一個立場,但這就沒法顧及到想搶佔中國內需市場而希望人民幣增升值的台商立場了;至於從中國撤資到越南甚至台灣的台商和認為台灣把所有雞蛋全放在中國一個籃子風險太大有違做生意常理的人,肯定希望人民幣升值。
這種政治理念、軍事、經濟、政治行動上兩兩分別結盟,彼此矛盾的現象冷戰結束後急速蔓延。
古時戰爭是王公貴族間的有限戰爭,法國大革命後民族戰爭登場,一次世界大戰進入無限戰爭時代,到了希特勒,戰爭成了動員國家一切有形無形資源包括意識形態在內的總體戰。
冷戰前期大家延續總體戰的原則,但冷戰後期,中美聯合抗蘇犧牲台灣,總體戰中意識形態整合戰爭陣營的能量,出現了鬆動。接著冷戰結束,在全球化衝擊下,類似Chiwanrica的架構在各地形成,形塑了難以想像的複雜連結和對立。
匯率大戰的輸贏,台灣絲毫使不上力,但卻無法閃避他的巨大衝擊,台灣怎樣面對這愈來愈複雜的局面,看來角逐台灣政權的領袖們迄今並無準備。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法委員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