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女間諜更要「性朝貢」

出版時間:2011/03/10

繼國軍少將羅賢哲中了中國的美人計,把重要情報交給中國引起軍方大震撼之後,日本、韓國、美國、歐洲(特別是英、法),紛傳很多官員都遭中國女間諜「仙人跳」,以致須提供情報給她們。

女性主義批判不多

三八國際婦女節,自盡兩年的韓星張紫妍生前的手記曝光,憤怒指摘男人們強迫她陪上百男人睡覺,因此她要化為厲鬼報復。這案件說明自古以來女人只有自盡變成厲鬼後才能報復男人,女人生前是沒有能力報復男性的。《聊齋》裡有不少同樣的故事。
女性主義幾乎顛覆了由男性佔領的所有領域,連古典音樂都逃不過女性尖銳的性別歧視批判。可是女性間諜這一塊遭女性主義著墨的不多。女間諜是在男性建構的國族體制裡,被男性以愛國為由洗腦後,潛入他國從事情報工作。男性要求她們使用的工具就是性誘惑,以她們的身體作為套取情報的手段。在那種機構裡沒有自我,或是必須壓抑自我。她們的心靈屬於國家,連乳房、陰道甚至肛門都屬於國家。把自己身體工具化、零件化是女間諜最須突破的「心防」,她們只有靠「愛國」的大帽子來說服自己,欺騙自己。

獻身敵軍內心掙扎

李安拍的電影《色,戒》,女主角為了假扮某某夫人接近對方以便刺殺,必須先破處,於是由一個她完全不愛的男人來執行。女性的身體於是變成國家的工具。她繼承的是西施(埋伏在吳王身邊的間諜)的事業。我們只看到女間諜如何厲害,從不知道她們獻身給敵人時內心的掙扎。在男人互鬥世界裡,女人被利用到身體與靈魂的最深處,只為了男人說的那一套效忠黨國的屁道理。

共諜潛台賣身活命

女作家季季在自傳性質的著作《行走的樹》裡說,她老公是當年名作家何索,但她後來發現老公真的是共諜。解嚴後某天,一個滄桑憔悴、滿臉病容的女人到她家找何索借錢。原來那女人也是共諜,混在遷台人群中來台,被命令在基隆觀察軍艦和軍事活動。可是她沒錢生活,只好在基隆一面當妓女,一面當共諜。染了一身的性病,也沒有等到中共解放台灣,絕望與創傷之情溢於言表。女間諜的身心歷程與男性建構的族國是什麼樣的關係?值得犧牲到那種程度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