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假的平反誰能接受(張大春)

出版時間:2011/05/17

在1999年秋,我進入剛開播的News98電台工作,某日,我注意到一條詭異的新聞,雖然引起軒然大波,但是幾乎沒有任何重要的影音媒體在常識層次上探究其簡單的事理──北花航線立榮班機在降落時爆炸起火的悲劇。十項運動國手古金水在案發後被舉報為嫌犯。在新聞正熱的幾個月裡,所有的媒體都被所謂的專業調查牽著鼻子走,除了當年8月25日、26日的《中時晚報》和《中國時報》的訪查報導指出了電路走火之可能性以外,絕大多數的傳媒都寧願驚詫其不可思議而不以為有冤可伸。

因為根據初步的調查,古金水當天送家人搭飛機時,曾託家人帶了幾瓶漂白水和柔軟精。警方認定漂白水及柔軟精瓶內裝有汽油,又判斷瓶口未密封妥善,於是放置在行李箱內發生溢漏、產生油氣。警方之又改口,行李箱內另有一具機車電瓶,電瓶在飛機降落的震動中造成「電弧」,遂引燃油氣而爆炸。

飛安會隱匿立榮疏失

古金水想要一舉幹掉他的媽媽、哥哥、姪兒,以及一飛機90多個乘客和機組員嗎?媒體當時顯然是帶著這樣的一層幻念去揣測古金水和爆炸案之間的關係的。正因為將一個落拓的運動明星打成瘋狂的恐怖份子正是驚悚的新聞爆點,所以媒體集體地接受了檢調方面積極羅織古金水的「微證據陷阱」。包括兩批從美國請來的專家、飛安會和大批檢警幹員在案發後五天才「赫然發現」,還有另一個到今天為止都只能算是來路不明的「機車電池」。
專家們刻意繞過了電線走火的簡單疑點,直指這電池在高溫密閉的行李箱內受到「溢漏」的汽油引爆,古金水脫不了責任。既沒有人追問:漂白水如何在飛航途中自行變成汽油?也沒有人追問:汽油加機車電池為什麼從未在爾後的情境實驗中真正發生爆炸?
答案可以簡陋到荒謬的地步:因為欺負一個退休的十項全能運動員比得罪一家不肯承認其電器線絕緣材料不佳的飛機製造公司要容易得多。
就是基於這麼簡單的一個道理,另一項明顯的旁證亦為大眾忽略:爆炸案發生之前立榮航空公司分別在7月9日、14日和8月18日、19日、20日、21日、22日、23日共七次,因機件問題導致技術延遲及取消航班。為了替麥道公司與立榮航空脫罪,飛安會至少隱匿了其中的五次。若非「古金水後援會」的持續努力與追蹤,社會大眾恐怕還不會知道: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局多年前已有相關的調查結果,發現MD-80飛機除了此次爆炸外,還有另外31次事故,多與飛機自身電力系統之故障有關。(請參考: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85187
12年前,我請來了前立委紀政上節目討論古金水一案,當時紀政的幾句話令我印象深刻,她說:「毀掉一名優秀的運動員很容易,但是不用常理、常識去看事情,應該是很難的呀!」古金水被重判10年徒刑,紀政的指摘已經算是非常之溫柔敦厚了。她沒有說出來的話其實是:整一個社會被拆爛污的航空公司、粗製濫造而不肯擔責的飛機製造公司、搶功羅織證據的檢警調單位以及頂著專業威權而粗莽偏袒的飛安會等單位,聯手運用法律與知識手段給綁架了。這個共犯結構今天銷聲匿跡,卻試圖以「還古金水一個遲來的清白」了事?明明是構陷入罪,當構陷者沒有被法辦的時候,誰敢聲稱這社會還有公平和正義呢?作為一個卓越的運動選手,古金水被擁有資本和權力的公司與衙門剝奪了的人生,只能以一聲虛假空洞的哀嘆做結嗎?

作者為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