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台灣障礙(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1/10/05

華人歷史上,第一個以和平合法手段取得政權的政黨,就是寶島台灣的民進黨──最近取得政權的,分別是以革命推翻滿清的國民黨,以及後來打贏內戰的共產黨!單單是這一項,民進黨已享有歷史地位;民進黨的作為,當然也就值得在歷史的高度上計較。

民進黨取得政權,到目前為止前後有兩次: 2000年和2004年。2000年大選,宋楚瑜、連戰和陳水扁三人競爭;連宋瓜分選票,加上選前爆發的興票案,陳水扁獲勝可以說是漁翁得利。2004年大選,陳水扁和連宋對決,以3萬票之差(647萬對644萬)險勝而連任。
2008民進黨已經執政8年,享有在朝的優勢;結果,馬英九大勝謝長廷/蘇貞昌(766對545萬)。短短4年之間,民進黨的得票由647萬變為545萬,流失了103萬票。然而,雖然這種轉折巨大,也透露出兩點重要的訊息:首先,在藍綠兩大陣營裡,各有忠實支持者,無論如何,不會改變投票取向。可是,除此之外,至少有100萬的中間選民,沒有意識形態的包袱,可以在兩黨之間自由取捨。其次,2004年陳水扁險勝,即使有天助「神奇子彈」之譏,事實還是事實:在一對一的全國性選舉裡,民進黨可以得到過半數選民的支持,贏得政權。
可是,在往後的大選裡,民進黨要重新執政,難道還希冀3人競爭或類似兩顆子彈的突發事件嗎?放眼未來之前,不妨轉向過去,回顧一下民進黨在台北市的戰績。由市長民選開始,台北市一直都是由國民黨候選人當選。唯一的例外,是1994年「台灣之子」陳水扁獲勝。然而,這次選舉是藍營分裂,有國民黨的黃大洲和新黨的趙少康參選。3人競爭,藍營選票被瓜分,加上投票前的「棄黃保陳」耳語,陳水扁坐收漁利。

要端出實質牛肉

4年之後,陳水扁和馬英九是一對一的正面對決,陳水扁連任失利。當然,不平之鳴所在多有:「台北市的選民結構就是藍大於綠,陳水扁失利非戰之罪!」表面上看,這句話言之成理;然而,更深層的問題,也就是民進黨值得面對和思索的,至少有一連串問題。
首先,和台灣其他地區一樣,台北市民的省籍結構,是本省籍多於外省籍。因此,形成藍大於綠,表示至少有一部分本省籍市民,政治上傾向於藍。為什麼?其次,台北市是台灣首善地區,居民的平均教育程度最高,平均收入最高。教育程度愈高,通常愈沒有意識形態的包袱,比較容易就事論事。而且,所得╱教育程度愈高,通常愈不排斥革新和變化。對於民進黨求新求變的訴求,台北市應該是最容易響應和開花結果的地方。可是,歷次選舉,除了1994年3人對壘的那一次,民進黨從來沒有得到多數市民的支持!為什麼?
對於國民黨而言,一向有「跨不過濁水溪」之譏;同樣的邏輯也可以問:在台北市二選一的選戰中,民進黨從來沒有出線過,選民總是讓綠軍挫敗;為什麼?對台北選民而言,國民黨官僚老大,不討人喜歡;可是,民進黨卻似乎令人無從喜歡。為什麼?
因此,如果贏得大選、再次政黨輪替、乃至於長期執政,是民進黨的目標;那麼,在台北市贏得一對一的選舉,將是重要的試金石和里程碑。到目前為止,這是民進黨一直未能跨越的障礙。至於如何才能克服這個障礙,表面上的答案很簡單: 不要寄望於對手爛、不要寄望於三人競選╱棄保效應、更不要寄望於不知由何而來的兩顆子彈╱突發事件;深層一點的答案,其實也不複雜:要呼應民眾的需求、要迎合主流民意、要端出實質的牛肉!
無論執政或在野,民進黨除了面對「台灣障礙」之外,還必須面對「大陸障礙」;當然,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熊出沒注意》
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