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國海大賽局又一章(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1/10/15

緬甸最近發生許多軍政府執政來難想像的事。當局宣布釋放政治犯,國內外都不可置信。抓人放人司空見慣,然而緬甸政府承認有「政治犯」,甚至「良心犯」,則是前所未有。

結果緬甸政府真的放了人。專家、外交人員和異議份子都跌破眼鏡。眼見數百名政治犯出獄,一向敵視軍政府的人士也開始動搖。老君頭吳登盛去年在舞弊頻傳的選舉中高票當選總統,所有人都認為這只是場為軍事執政團塗脂抹粉的變裝秀,軍人換下軍服,披上西服,以文明姿態繼續不文明統治。3月間吳登盛在就職演說中,強調政府會傾聽民意、力求改革、扶助窮人、打擊腐敗、尋求全國和解、化解族群衝突。當時無人認真對待。
但接下來的發展愈來愈不可思議。6月,政府擴大扶貧計劃,把近百萬貧戶的救濟金提高數百倍,減低各種稅收,取消多種貿易限制,重新制定金融和投資規範,研議新匯率政策。為施行變革,政府向國內外學術機構取經,也和民間商業團體研商。緬甸企業若非軍方的親友經營,就是依附於軍方勢力,鮮有真正獨立經營的企業家。

停建水庫牽制中國

7月,反對陣營領袖翁山蘇姬獲政府邀請參加陣亡將士紀念典禮,紀念在獨立前被暗殺的父親翁山。許多蘇姬的支持者都得以參加遊行,官方控制下的媒體對蘇姬的活動也做了報導。過去這一切都無法想像。
8月,吳登盛邀請翁山蘇姬晤面。蘇姬抵達首都時,高官盡出,熱烈歡迎。同一批人過去20年間兩次讓蘇姬淪為階下囚,如今卻奉她為上賓。顧前思往,蘇姬和反對派的複雜感受,恐怕非外人能夠體會。
9月30日,吳登盛宣布暫停與中國合作興建密松水庫,國際譁然。這項興建案導致上萬居民被迫遷徙,環保人士反對,異議人士認為是降從中國,蘇姬也大力批評。不過反對聲浪由來已久,過去軍政府從不當回事。總統忽然叫停,背景絕不單純,不僅僅是「尊重反對者意見」或「傾聽人民聲音」就可以解釋。
密松水庫興建案早於2006年提出,經3年評估後開始動工,當初雙方做了厚達900多頁的環評,但至今從未公布。近來傳言,這份極為負面的環評報告外洩,引起更強的反對。有趣的是,環評報告如何外洩,時機考量為何?都是值得推敲的問題。
環評不利,引發民怨,表面上當然是暫停興建的好理由。然而緬甸敢得罪中國這個長期的支持者和最密切的經濟夥伴,必須要全國團結做後盾。翁山蘇姬、環保人士、少數民族在此時與政府共同打造了堅固的民族長城。唯有與反對派組成聯合戰線,緬甸政府才能抵擋中國的壓力。長期陷於分裂的緬甸突然出現高漲的民族主義,反而讓中國百般顧忌,不敢輕言報復。
同樣重要因素是美國、印度、日本等國積極支持。就在吳登盛宣布停建水庫的前一天,緬甸外長吳溫納貌倫在華府會見了國務院高層官員,其中包括新緬甸政策的推手東亞助卿坎貝爾、緬甸特使米德偉,和主管人權的助卿波斯納。緬甸外長訪美已屬首例,在敏感時機高調與美方官員會晤,象徵意義不言而喻。目前吳溫納貌倫正在北京向中方簡報停建水庫,但同時間吳登盛總統卻在印度進行國是訪問,簽訂多項協議,中國冷暖在心頭。
曾任聯合國祕書長的緬甸政治家吳丹(早期譯為宇譚)之孫吳丹敏,最近出版了甚受好評的《中國在這裡與印度相遇:緬甸和亞洲的新十字路口》,凸顯緬甸在中印兩強興起時的戰略重要性,緬甸最近對內對外政策的改變,更反映了緬甸靈活因應政治的快速變化,但是吳丹敏沒提到的是,在南海大賽局中,除了中國與印度,美國、日本、東協、澳洲和歐洲都不會缺席,而且會積極強勢的介入緬甸的發展。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