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雅的關鍵時刻(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1/10/26

東西便宜就多買些,貴了就少買一些。這是婦孺皆知的常識,經濟學裡名為「需求法則」。這個無甚高論的概念,不僅放諸四海而皆準,即使在生死攸關的時刻,依然成立!
「鐵達尼號」下水時,號稱世界最豪華的郵輪、沉沒不了;1912年4月10日處女航,由英國南安普敦駛向紐約;14日深夜撞上冰山,2個小時40分鐘之後沉入海底。船上2207名旅客和服務人員,有706人獲救,其餘1501名葬身大海。一世紀以來,鐵達尼號所引發的小說、戲曲、電影、詩歌,幾乎不可勝數。
3年後在愛爾蘭外海,「路西塔尼亞號」(Lusitania)郵輪被德國潛艇的魚雷直接命中,18分鐘後沉入汪洋。船上1959名人員裡,有646人獲救,1313人喪生,也是航運史上最慘重的船難之一。
兩次船難都令人驚心動魄,雖然在知名度上兩者相去很多;對於經濟學者而言,又是可以比較分析的題材。兩艘巨輪沉沒的時間長短不同,可是逃生獲救的比率卻相去不遠(鐵,32.0%;路,32.6%)。然而,仔細深究,獲救人員的結構卻迥然不同。在兩艘客輪裡,都分成頭等艙、二等艙和經濟艙。那麼,不同艙別的旅客和婦孺之間,擠上逃生艇而存活的比率,有沒有明顯的差別呢?

生死關頭拋棄禮節

鐵達尼號上,頭二三等艙的旅客,生存率分別是61.7╱40.4╱25.3%;男性和女性的生存率,分別是20.6╱72.0%;相形之下,路西塔尼亞號上,頭二三等艙的旅客,生存率分別是19.3╱29.5╱32.5%;男性和女性的生存率,分別是34.3╱28.0%。
由這些數字裡可以看出,最明顯的差別有兩點:第一,「鐵」的旅客,艙別愈高存活率愈高;「路」的旅客,艙別和存活率沒有特別明顯的關聯,甚至有點反向相關。第二,婦孺存活的比率,在「鐵」上遠高於在「路」上。最直截了當的解釋,是兩艘船下沉的時間不同。「鐵」的旅客們,可以相對從容地,讓婦孺先上救生艇。「路」的旅客們,比較像戲院失火時的觀眾,大家奪門而出,不分年齡性別身分等等。一言以蔽之,時間充裕時,即使是面對生離死別,社會規範禮教還是有發揮的空間;相對地,生死一瞬間時,優雅變得太貴時,優雅就消失不見!因此,人們在大難臨頭時的行為,也可以由經濟分析來解釋。
這篇生動有趣的論文,發表在2011年第1期的《經濟學視野》(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作者有三位,由著名的瑞士經濟學者布諾佛瑞(Bruno Frey)領銜。然而,2011年第3期裡,刊出了編輯致佛瑞的信;質疑他把幾乎相同的文稿,投到四個不同領域的期刊。因為內容有趣,所以幾乎同時刊載。這是嚴重違反學術倫理的作為,他要求作者解釋。佛瑞的回信,也同時刊出;他坦承錯誤,一肩扛起責任。雖然沒有提出解釋,但是保證以後絕不會再有類似行為。

一稿多投名譽受損

在國際經濟學界,佛瑞是響叮噹的人物,發表過許多既叫好又叫座的論文;和兄弟瑞尼佛瑞(Rene Frey)是著名學術刊物的共同主編,在歐洲經濟學界可以說是呼風喚雨的人物。「一稿多投、同時刊載」的事發生之後,一世英名即使不是毀於一旦,也要大打折扣。
可是,為什麼呢?他早就已經功成名就,不需要靠論文升等爭取經費或爭排名;在學界裡,他應該樹立典範,引領風騷,而不是犯下這種少見的低級錯誤。他有充分的時間取捨,卻在可以優雅的關鍵時刻,留下十分不堪的身影;為什麼?他的作為,似乎令經濟分析詞窮。
鐵達尼號和路西塔尼亞號,都有許多的受害者;但是,同時是這兩艘船的受害者,佛瑞倒是第一位!

<熊出沒注意>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浙江大學經濟學院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