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使的故事(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1/10/29

中東從來是美國無法完全掌握的複雜地區,阿拉伯之春前是如此,之後也沒改變。有些地方美國花很大的力氣,但是成效不彰;有些國家,軍事經援政策雖達到目的,但經過了阿拉伯之春的席捲,一切似乎全得重來。阿拉伯之春對所有國家的外交政策都是一個空前的考驗,變化來得太快、太大,讓人措手不及。
美國官員目標大,伊斯蘭世界反美情緒一向高漲,當阿拉伯之春衝擊各國時,美國官員都維持低姿態,唯恐成為群眾運動的目標,致使社會運動走到反美的方向。唯一的例外大概是最近被華盛頓召回的駐敘利亞大使福特(Robert Ford)。福特在抗議運動開始時幾乎避開所有鎂光燈,也拒絕對局勢發表看法,因為他被派到敘利亞的目的,是重建美敘關係,而不是替兩國關係製造問題。但7月中福特突然造訪了抗議方興未艾的哈瑪市,公然支持抗議者,獲得群眾熱切歡迎。他的出現讓圍堵群眾的敘利亞安全部隊一時手足無措,暫時停止了鎮壓。之後,福特連續出席許多場合追悼受害者,也與反政府人士見面。

用外交牽制共和黨

美國大使公然支持抗議運動,自然引來敘利亞政府的抗議,也引發親政府民眾不滿。大使館遭襲,大使本人也受到番茄、雞蛋的攻擊。美國政府認為福特的安全已受到威脅,於是調他回國。福特回美受到英雄式歡迎,連共和黨和右派意見領袖都表揚他的無畏精神,和對美國價值的堅持。2009年福特被歐巴馬任命為敘利亞大使時,因共和黨參議員杯葛,人事案遲未通過。到今年初歐巴馬援引特殊法條,才把福特送到大馬士革。但福特7月開始高姿態力挺反抗運動,美國保守派眼睛為之一亮,對他的態度全面翻轉。保守派甚至以福特的勇敢,來凸顯歐巴馬和希拉蕊的謹小慎微。
福特是國務院的阿拉伯專家,曾任職於伊拉克使館,對當地內戰和宗派衝突有一手的經驗,對大中東詭譎複雜的局勢也非常熟悉。但是這並不表示他可以違反國務院政策,在派駐國特立獨行。事實上,福特的一舉一動都反映了美國政策的變化。起初,美國對敘利亞保持觀望,福特自然不能貿然對抗議運動表態。即使敘利亞開始以武力鎮壓群眾時,美國初步的反應還是審慎。到了7月,包括阿塞德總統自己提出的各種改革提議都以失敗告終,美國和國際對敘利亞的制裁愈發嚴厲,福特才開始表態。福特的行動絕對是美國政府經過仔細盤算的結果。
在反抗力量與阿塞德政府僵持不下時,美國必須及早為可能發生的改朝換代預做準備。美國長期對敘利亞海外人士的異議行動給予經濟和技術支持,也試圖透過民間團體與敘國境內的不滿份子建立關係。但是阿拉伯之春突然發生,海外敘利亞反對勢力和內部的抗議團體難以銜接。美國勢必要爭取敘國境內反對派的好感。然而另一方面,美國又反對武裝敘利亞的抗爭勢力。敘利亞情勢是否會失控固然是重要的考量,留下與阿塞德政權斡旋的餘地,也必須予以同等重視。但全盤綜覽整個阿拉伯世界情勢後做出判斷,絕不是一個大使的個人責任。
美國大選已近,經濟問題無可避免是選舉主軸,但歐巴馬也不願在外交問題上失分。歐巴馬的敘利亞政策過去飽受共和黨批評,利用駐敘利亞大使的光榮行動堵住共和黨的嘴,是選前必要手段。至於大中東的未來,由於變數太多,目前誰也看不清楚,乾脆就等選後再說吧。

<GOOGLE地球>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