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逃過了二次衰退(陳文茜)

出版時間:2011/10/29

我們竟然逃過了二次衰退!過去一整個月,歐債危機轟隆轟隆好似要撞個大洞,再把全球捲入史上最大的經濟災難。
我們都在時代的車上,靜靜地等待答案。歐元區大國德國76%民眾反對紓困希臘,芬蘭82%、荷蘭79%……只有瘋子或政治家足以挽救這場政治災難!奇蹟地是地球上消失已久的政治家出現了;驚心動魄中,歐洲兩輪高峰會敲定了解決歐債細節,化解最大的危機。
長達11小時的談判,布魯塞爾26日凌晨4點達成協議。各國同意減記希臘債務50%,意思就是放了希臘一半的債。同一場高峰會上,歐債另一個大地雷義大利則比照德國,承諾退休年齡延至67歲;高峰會並要求眾人憤怒的私人銀行,共70家以削減股息與降低獎金紅利為前提,籌資1060億歐元,防範主權債務減記衝擊;不夠的,才由國庫支付。

台灣政客只想爭權

歐元區領袖在舉世唱衰中,完成不可能的任務。17國沒有人向民粹屈服;他們知道歐元區崩垮的後果,那將是整個歐洲一連串不可預測大災難的開始,而且一發不可收拾;歐洲災難之「經濟洪水」,不只將水淹巴黎、柏林、阿姆斯特丹、羅馬、倫敦……它將一步一步衝破各國經濟的堤防,水漫華爾街……水漫中國、水漫台灣、水漫全亞洲、全世界。歐洲各反對黨也沒有乘機胡鬧,這是一個非常的時刻,以德國為例,610席國會議員四分之三通過紓困案。反對黨理解,此刻政治人物需並肩作戰,一個破洞,即破了整個堤防。沒有一個歐洲國家主要反對黨趁此機會,掠奪一時權力,然後葬送全世界。
歐洲典範政治的櫥窗裡,我試圖尋找我們的影子。我們有不向76%民粹意見投降的政治家嗎?答案,沒有。我們有不藉機奪權的反對黨嗎?答案,沒有。在歐洲高峰會的歷史影子下,我只看見自己國家的蒼白、渺小、與羞恥。
歐債危機中,我們只看到歐洲人的懶,但忽視了這個世界民主起源地實踐民主的偉大過程。以斯洛伐克為例,這個年僅18歲的新生國家,是歐元區第17個最後通過紓困法案的國家。第一輪投票,沒過。民眾包圍議場,大聲敲著鍋子,他們是歐元區第二窮的國家,1993年才從捷克公投獨立。但執政者沒有拿「我們的民主還很年輕」為藉口,執政者理解歐元區EFSF的規定,17個成員國需一致同意。總理看到了歷史的長鏡頭,沒有聚焦自己手中權力的短鏡頭,一天後立刻宣布解散國會,承諾反對黨明年初重新改選;兩天後第二輪投票,紓困案過關了。總理冒著明年失去政權的風險,只為了成全安定的世局。斯洛伐克,一個地圖上小小的點,一個全球不起眼的前東歐地區,其總理以感性的語句告訴國會議員:「歐洲經歷了兩次大戰,我們在座者幾乎都曾在大戰中失去親人,如果斯洛伐克不能從歷史上看見我們先祖的血與淚,那麼我將說你,不是斯洛伐克人。」
愛國不是拿來喊口號、包裝用的;民主不是為了選出國會議員或總統,讓他們享受特權、隨扈簇擁,私帳報國務費的。民主是承擔,是遠見,是專業,是必要時為了挽救國家可犧牲自己的權力,並勇敢對抗過度激情的民粹。
但台灣或亞洲政客邏輯卻相反,頂好群眾或部屬站第一線,自己躲在二、三甚至最後一線。政客是獵豹,等權力成熟時,跳躍而出,奪得獵物。
歐洲挽救了時代的巨輪,儘管英國金融時報社評仍斷定歐債危機尚未結束,但也承認最糟糕的時刻不久將會過去。或許2012年歐洲銀行體系仍有時不免一家又一家拉出一點小警報,全球信心無法百分之百恢復,歐洲明年經濟極有可能僅1%低成長,甚至負成長……但我們可以大膽地宣布,那個打從今年8月起引發全球股災的「二次衰退」陰影,不會發生了。我們的苦日子尚未完全結束,但至少了不起的歐洲政治家沒有不負責任地再把世界推向更黑暗的深淵。
可以說些坦白話嗎?還好歐洲不是由台灣的政客執政。上天憐憫世人,只把若干政客留在一些對全球經濟無關緊要的地方。

<我的陳文茜>作者為電視節目主持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