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何錯之有(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1/11/05

希臘總理巴本德里歐在歐洲之外原是個少為人知的領袖。歐元區17個會員國中,就人口、土地、經濟規模而言,希臘從來不是重要國家。但是公投提議卻讓巴本德里歐一夕間舉世聞名,只不過罵聲居多,全世界都責備他是個不負責任的領袖、玩弄權謀的政客。在一向以民主傳統自豪的歐洲,主張直接民主居然惹來狂風暴雨的譴責,乍看令人費解;彷彿巴本德里歐變成了台灣過去的陳水扁,現在的馬英九,談公投就聲望重挫。

巴本德里歐是否搞權謀並不是問題。哪個國家的政治領袖不擅權謀?譴責他的法國總統沙柯吉和德國總理莫克都是權謀高手。問題是,希臘對是否接受歐盟和國際貨幣組織的紓困案舉辦公投,並不能解決困境。無論結果為何,實際上都不能舒緩人民幾年來所受的痛苦。如果接受紓困條件,希臘還要大幅削減公部門支出,大幅減薪,大幅加稅,失業率會繼續攀升,生活水準幾年內只會進一步下滑,而經濟未必能夠成長。如果拒絕紓困案,那麼希臘將無法獲得貸款,年底前就無法支應開銷,政府馬上破產。而且希臘將退出歐元區,破產對人民生活只會雪上加霜,貨幣要重建,穩定經濟將更為渺茫。而且希臘破產將牽動整個歐元區,其他債台高築的國家如西班牙、愛爾蘭、葡萄牙和義大利很可能會相繼離開歐元區,留下的債務及相關衍生性金融產品足以拖垮許多大型金融機構,對世界經濟可能造成的衝擊絕不下於2008年的金融風暴。

歐盟紓困條件嚴苛

兩年來希臘因債務問題已數度接受紓困,苛刻的紓困條件讓人民痛不欲生。希臘人發現政府只是歐盟的傀儡,財政政策由歐盟制定,福利政策聽命於布魯塞爾,因此民族主義聲浪漸高。巴本德里歐自2009年組閣以來,面對嚴酷的經濟現實幾乎無能為力。他多次坦承希臘的諸多問題:腐敗、朋黨政治、龐大又無效率的公部門、無所不在又根深柢固的逃稅傳統。但他遲遲未能成功推動實質改革。要擴大稅基,卻總是無法把許多灰色經濟攤在陽光下。愈是追稅,稅務人員就愈容易發財致富,政府賦稅收入始終未增,苦的卻是既被減薪又被增稅的受薪階級。公部門精簡,私營部門萎縮,失業者完全沒有出路,再加上原有的失業救濟又被大幅刪減。這樣的人上街抗議,委實情有可原。
歐元國家在意的是歐元區的完整和紓困條件的無可妥協。可是這樣嚴苛的紓困條件是否真能幫助希臘經濟走出谷底,不但一般百姓不確定,就連知名經濟學者也高度質疑。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曼、史蒂格里茲就都反對在經濟衰退時大幅增稅與削減支出,讓經濟總需求不升反降。但歐元區和國際貨幣基金的紓困條件一向如此嚴苛。這樣的紓困方案沒有考慮到一般人民生活的艱困,沒有考慮到經濟增長需要提高需求,讓人感覺到方案優先保護照顧的對象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借貸者、大銀行、大投資公司和大保險公司等金融巨獸。
巴本德里歐不是不了解希臘的困境,但在極端情況下,他寧可讓人民自己,而不是人民的代表做出選擇。雖然複雜的經濟永遠沒有簡單答案,但經反覆辯論,民眾會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苦或更苦,都不應該由人越俎代庖。公投怎麼可能有罪?希臘曾辦公投,決定不要皇室復辟,人民決定自己中意的體制。現在巴本德里歐從公投退縮了。但他提的公投將是未來考驗歐盟的利器。公投雖是兩面刃,但總是有一面對著不公不義的一方。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