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東地區的「模式」大戰(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1/11/12

國際社會最近時興冠上國家名義的發展模式,其中受到最多討論的當屬「中國模式」。許多歐洲人、美國人和非洲人大加讚賞,認為1978年鄧小平提倡改革開放後走的道路不但成功,還可為其他國家仿效,甚至可以對抗「華盛頓共識」。洋人歌頌中國,中國人陶醉之餘也加倍自我讚頌。直到中共中央下令理論界收斂之前,中國模式儼然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政治經濟發展道路。

不過阿拉伯之春發生後,大中東地區對中國模式興趣缺缺,就連曾多次派員考察的伊朗也對其失去興趣。如今伊朗更在意的是自己經驗是否足供阿拉伯世界借鑑;於是原本奄奄一息的伊朗革命模式突然在許多地區還魂。
阿拉伯之春年初爆發後,伊朗驚覺大中東似乎可能循1979年伊朗革命的道路演進,而世界各地患了伊斯蘭恐懼症的人,也認為伊朗革命會在大中東各國重演。伊朗朝野鬥爭了許多年,歧見之深難以化解。但對阿拉伯之春的動向倒難得有共識。兩方都認為,阿拉伯之春必然導致長期遭受西方和其代理人壓迫的伊斯蘭教重生。這個想法在歐美、以色列也得到呼應。對於大中東地區出現一群新的伊斯蘭共和國──也就是阿拉伯之春走上伊朗道路──有人驚喜,有人懼怕。而表面上的理由似乎都相當充分。

伊朗土國左右大局

就以最近舉行立憲國會大選的突尼西亞為例。儘管全世界都高度讚揚突尼西亞的非暴力革命,但了解突國歷史的人都會懷疑這個國家能否建立世俗主義的民主制度。10月大選,溫和的伊斯蘭復興黨以超過40%的得票率勝出,也開始與其他黨派共組聯合政府。但伊斯蘭復興黨正是伊朗發生伊斯蘭革命後,諸多受伊朗感召而冒出的伊斯蘭組織之一。
80年代,伊朗自認是伊斯蘭國家發展的範式,充滿了改造世界的使命感,因而向各地輸出革命。突尼西亞的伊斯蘭復興黨一度也夢想複製伊朗經驗。激進伊斯蘭奪權成功並非一步到位,伊朗在推翻親美的巴勒維王朝後,也經歷過伊斯蘭主義者、共產主義者和自由主義者的大聯合階段。如今突尼西亞的各黨聯合並不意味伊斯蘭政黨未來不會全面專政。當在英國流亡長達20年的伊斯蘭復興黨領袖Rachid Ghanouchi飛回突尼斯時,突尼西亞世俗派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突尼西亞的何梅尼回來了。世俗派的反應並不全然令人意外。
不過令伊朗不安的是強力競爭者土耳其。土耳其在正義發展黨9年執政期間經濟快速發展。正義發展黨是溫和伊斯蘭政黨,尊重兼容並蓄的民主制度,認為世俗的民主制和伊斯蘭可並行不悖。總理厄爾多根在阿拉伯之春波濤洶湧之際是大中東地區最活躍的政治人物,他到處訪問,飛到埃及、突尼西亞和利比亞,受到英雄式歡迎。厄爾多根除了確保在急劇政治社會變動中,土耳其在北非的商業利益不受傷害,並以土耳其經驗為例向3個國家宣揚世俗主義和議會民主的重要。這是所謂的「土耳其模式」。
土耳其走的是政教分離,而伊朗則是政教合一。雖然兩者都是共和國,都認真舉辦選舉,但是對飽受專制體制壓制的絕大多數突尼西亞人,相對開放的土耳其無疑比保守的伊朗來得有吸引力。大中東何去何從,全世界關心矚目,但可以確定的是,在反殖民、反帝、反猶太主義氣氛濃烈,伊斯蘭方興未艾的大中東,歐美經驗已經高度邊緣化,真正重要的是伊朗模式和土耳其模式。這兩個新興強權的影響力現在清楚可見。但他們本身的走向可能更值得關切。伊朗政體能否自由化,土耳其能否進入歐盟,都攸關未來大中東地區的命運和文明的走向。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