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魔力令人敬畏(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1/11/26

不出人意外,埃及革命進入了新的階段。在新的一波群眾抗議下,過渡軍政府集體去職,留下最高軍事委員會直接主宰埃及的走向。埃及自二月和平推翻穆巴拉克後給國內外帶來的幸福感,和順利踏上民主坦途的幻覺,至此算是告一段落。

埃及革命的初期發展的確令人雀躍。革命幾乎沒有流血,年輕人的理想充斥於臉書、推特和開羅解放廣場,軍方沒有力挺老邁腐敗的穆巴拉克,沒有鎮壓抗議者,反而成為人民的守護神,裝甲運兵車所到之處,人民歡聲雷動。這種景象對飽受政治壓迫的埃及人來說簡直像是神話,過於不真實,以致令人難以相信它可能持久。外頭看熱鬧的人,有的甚至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撰寫論文,探討社群媒體對茉莉花的貢獻,彷彿埃及革命已是個完成式。
近一周來的群眾運動粉碎各種神話,也動搖了毫無基礎的樂觀主義。臉書很重要嗎?恐怕不是。就算它重要,也止於革命動員期。軍人支持民主嗎?革命初期好像如此,但9個月下來,軍人再也無法掩藏真面目了。
2月間軍方把不得人心的穆巴拉克交給人民,做為軍事統治的替死鬼。但是穆巴拉克的去職到後來受審,絲毫未撼動軍方地位。穆巴拉克倒台實際上是一次被群眾運動煙幕遮掩住的政變。本周的抗議乍看之下,軍方似乎首當其衝。但是經濟每下愈況的埃及,社會愈失序,軍方愈容易被看成穩定社會不可或缺的支柱。
軍方道歉,並向全國保證國會選舉如期舉行,總統選舉也提前到明年上半年。但是軍方非常清楚,國會選舉不會產生佔絕對優勢的政黨,即使最具實力的穆斯林兄弟會所支持的自由正義黨,充其量也只能拿下三分之一席次。

埃及軍方資產龐大

未來政爭必然不斷,分裂的市民社會短期內對軍方不構成威脅。軍方只是在尋找一位願意妥協的總統,讓軍方得以維護龐大的利益,繼續「統而不治」的地位。
埃及軍方的利益非常具體。軍方掌控的經濟在國民產值始終佔很高比率。由於財務不受審計單位監督,軍方的經濟活動估計佔國民產值10%到30%不等。埃及軍方擁有的龐大資產,只有過去蘇聯紅軍和現在的中國解放軍可堪比擬。但中國經濟經歷30年快速增長,私有部門迅速擴大,解放軍擁有資產的比率逐年下降;相形之下,埃及軍方的經濟地位幾乎舉世無雙。
從納瑟1950年代革命以來,軍方就擁有龐大資產和軍工業。國防部和軍備部各據經濟要津。以阿對抗期,埃及養兵百萬,除了與軍事有關的生產全屬軍方外,軍方並擁有大批國有地。這些工業與土地逐漸變成牟利的工具;工廠變成軍民兩用,位置良好的土地則開發成高級別墅區和私人俱樂部。軍人待遇不高,但是從校級軍官到將官,無論現役退役,生活都受到終身保障。高級軍官退役後可外放為大使,或擔任軍營公營公司董事長,中級軍官也不愁出路。軍工業綜合體是無數家庭的生活支柱,是軍方無論如何也要維護的命脈。
促成埃及革命的因素很多,但以經濟問題為主,其中青年無業尤為嚴重。失業青年是革命的主力,但是革命開始之後,青年奪權的熱情反而讓他們以為吃政治就可活命。反觀長期攬權的軍方,一改兇狠的面目,變得和藹可親,笑臉迎人,主要目的是維護能吃飽飯的地位。
法國劇作家紀涅在《陽台》一劇中,說出革命時妓女想當貴婦,貴婦想當娼妓;警察想當小偷,小偷想當警察的種種荒謬性。如今,並非完全相同,但卻也類似的劇情在埃及上演,且可能長期持續。革命足以翻雲覆雨,變化人性,永遠令人著迷,這才是它讓人真正敬畏之處。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